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苏伦跟着帕苏长老去穿过密林区,来到了一颗巨树前。

    这是一颗巨型灰榆,大概是苏伦见过最大的一颗树。树干的直径超过了三十米,树叶繁茂,华盖参天。一棵树,就像是一座绿色的小岛,鸟雀叽叽喳喳。

    正直花期,树枝上垂下了一条条像是柳条一样的枝条,上面挂满了一串串小朵小朵的白色小花。微风吹拂,漫天飘散着白色花瓣,像是落雪一般。

    树干底部有一个树洞,那里有三重层次感很强的“門”字形石头架子。

    满是青苔的石架上雕刻着古朴的纹路,让人看了心中一股神圣庄严感油然而生……

    帕苏和尤塔来到了巨树前,便神情肃穆地双手合十祷告了一句。

    祷告完,尤塔这才向苏伦介绍道:“这是我们达鲁族的神树,它的树龄和圣地一样久远。听祖辈们说,神树还曾经被伟大的自然之神亲自赐福过呢。”

    苏伦听着也微微侧目,这棵树确实和别的不一样,给人一种灵性十足的感觉。

    树枝招展,好像是在欢迎他这个客人。

    尤塔又道:“走吧,族长他们就在里面。”

    苏伦点点头,跟着走进了树洞。

    这一进去,发现别有洞天。

    树洞的空间比外面上去更大,空间也很高,螺旋楼梯沿着树洞墙壁墙上,约莫有三四层楼高。墙壁上满是密密麻麻的药柜,架子上摆满了各种草药。头顶也悬挂着很多晒干的药材。

    树洞屋里有一张大长方形木桌,魔法石灯把树屋照的明亮。

    苏伦来的时候,这里已经有七八个人坐在椅子上。

    看面容,年纪都很大。

    这是达鲁族的长老们。

    “只有两个五阶?”

    苏伦感知了一下这些人的灵魂之火,很清楚地就辨别出了其中有两个五阶。

    其中一个是在主位上,额下有长须的年老鹿族人。

    他头顶的鹿角很大,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智者,大概就是族长莫纳了。

    还有一个有灰色狼耳朵的老婆婆,应该就是尤塔口中每每提及都怯生生的“狼婆婆”。

    怪不得达鲁族如此势微,族中只有两个五阶,年级还都很大了。

    而让苏伦侧目的是,在这屋子里最显眼的位置,摆着一截的断矛。

    全知之瞳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大有来头。

    矛布里欧纳克矛

    详解:达鲁族四圣器之一,自然之神赐予的神兵;完整状态可超远距离投射,无视障碍物、无视防御,刺穿使用者感知范围中任何法则层面不高于该矛法则的物品,附加额外法则穿刺伤害;攻击后,神矛会回到抛矛者手中;只有自然神力者才能驱使;

    “这就是喀秋莎带回来的那件圣物?”

    苏伦看着心中念头一闪。

    功效看着和他的黑镰有些相似,无视不超过兵器法则的目标防御。

    甚至这神矛蕴含的法则层面可能更高。

    确实算得上大杀器,可惜残缺了。

    苏伦也没去多看。

    这矛虽然没有副作用,但却有使用限制。

    这是达鲁族的专属神器

    苏伦一进来,帕苏长老介绍道:“这位就是苏伦先生。”

    达鲁族的长老们显然已经知晓了的苏伦的来历和来意,不用多说,众人齐刷刷地站起来,护胸诚挚道:“感谢勇士拯救了我们达鲁族的族人们。”

    “诸位长老客气了。”

    苏伦很有礼貌地回应了一句。

    这时候,族长莫纳战了起来,轻咳了两声,直接进入主题:“听帕苏长老说,苏伦先生是艾萨克爵士的传承人?”

    这一说,满屋子的人都一脸期待的看着苏伦。

    没有人比这些长老更清楚那千年前的“誓约”对于他们达鲁族的意义。

    昨天来的那个“勇士”带回了圣器,那是一场大喜。

    但一番询问,却发现她却不是预言中“遵循誓约之人”。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提及了艾萨克爵士,才更有可能。

    苏伦点点头,说道:“是的。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是艾萨克爵士夫人塞雷娅的弟子。”

    现在已经见到了达鲁族的族长,他也没必要隐瞒自己的身份。

    听着他自告家门这身份,一屋子达鲁族智者们眼中无不露出了惊色。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