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苏伦清点了这一波战利品,总得来说还是大赚了一笔。

    打仗对于强势的一方来说,从来都是暴富的捷径。

    有百具傀儡帮忙清理战场,速度很快,不多时,他差不多把战利品都收了起来。

    而正在处理战场痕迹的时候,就听着的远处山坡的寨子里来了一大波人。

    看过去,却是尤塔领着白鹿部落的一群人走了过来。

    领头的是一个额头有白色鹿角的老者,灵魂之火也是最强的,这自然就是那个四阶德鲁伊嗒古。

    老头看上去很虚弱,被人搀扶着,伤口还敷有刚碾碎的草药。人走过来的时候,空气中还飘逸着一股浓浓的药味。看上去在之前的战斗中伤的不轻。

    这一群人走了过来,尤塔朝着他们很正式地介绍道:“这位是苏伦先生,刚才就是他击退了敌人。”

    用的是通用语,达鲁族中也只有德鲁伊能听懂。

    那白鹿老者看着苏伦,脸上的挂着激动而诚挚的感激:“老朽嗒古代表整个白鹿部落感谢的勇士的救命之恩”

    说着,他单手护胸,朝着苏伦躬身行了一个大礼。身后的那几十人,也跟他齐刷刷躬身。

    长者面前,苏伦自然不敢托大,也客气回应。

    哪怕部落刚遭大难,苏伦作为拯救部落的勇士,也受到了白鹿部落达鲁族人们的热情款待。

    原本是打算在森林里过夜,现在就在寨子里。

    大概是因为需要人口,这次部落里的老幼并没有被捕奴团的人屠杀一尽。但即便如此,尸体也堆积成山,寨子里满目疮痍。

    作为客人,苏伦自然用不着去帮忙,部落里有足够的人手。鹿族人青壮们正在砍伐树木修补村寨被炸毁的围墙,有了厚实围墙,老幼们才能放心收拾亲人们的尸体,以免尸体和血腥味会吸引来森林里的猎食者

    部落里的被焚烧殆尽,但苏伦还是被安排在了最好的那间棚屋里,有烤肉和水果。

    今晚的月色很好,月光如银……

    苏伦看着眼前的山寨,雕刻着手里的傀儡,思绪偶尔会跳脱想一些其他的东西。

    尤塔就在他身边。

    许久,两人都没说话。

    这位德鲁伊在短时间内历经了两次这样的绝望场景,情绪很不稳定。

    她没敢去看族人们,月光倾洒在那双碧蓝晶眸里,波光闪烁。

    终究是没忍住那溃堤般的情绪,她看着苏伦,眼里饱含着泪水,问道:“苏伦先生,为什么人类会这么残忍呢,明明大家可以和平相处的”

    苏伦不知道怎么回答。

    想想,他伸手摸了摸尤塔的脑袋,安抚了一下这个哭成泪人的白狼族小姐。

    尤塔扑在了他的怀里,淘淘大哭。

    次日一大早,苏伦和和尤塔继续上路。

    白鹿部落派了一队青壮队伍护送他们走了很远,直到夕阳落下,才返回。

    达鲁族现在个大小部落的处境非常不好。

    被捕奴团发现了位置,下次一定会再有其他捕奴团来。

    白鹿部落也必须迁徙。

    寂静森林很大,但他们能选择的地方不多了。

    这里已经是森林的深处,再退,就是圣湖了。

    达鲁族信奉的是自然之神,生活也几乎处于最接近原始的状态。他们的食物来源是狩猎和采摘。这种生活方式也导致他们不可能像是人类一样聚集在一座城市里。

    一片猎区,只能养活一定数量的人口。部落人口突破一片区域能养活的上限,还要分出去一部分,去开拓新的猎区,成立新的部落。

    但现在生存空间不断被压缩,人口骤减,再继续下去,族群的存亡也是个大问题。

    苏伦也问过尤塔,为什么他们不迁徙更远。

    有她说,圣湖有他们达鲁族一族必须守护的东西。

    后来几天的路程都很顺利。

    尤塔作为德鲁伊,听得懂一些鸟兽之语。有她带路,两人避开了一些高阶魔兽出没和危险的区域。

    虽然也遇到了几次袭击,但也有惊无险地抵达了寂静森林最深处。

    寂静森林里有着像是叶脉一般丰富的水资源,虽然在严寒的北地,也有常年不结冰的大河。

    这一日,两人在一处山地落下后,弄一艘小舟,顺着一条被达鲁族称作“鲁纳斯河”的河上漂流向东。

    泛舟在清澈的河水上,两人显得很悠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