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苏伦听了尤塔诉说的达鲁族的隐秘,脑中思绪也飞转了起来。

    他曾经在古籍中看到过“夺心魔”的详尽资料。

    这种生物是地穴生物,惧光、独居,它们一般情况下不会走出地面。

    而且,因为神话血脉的缘故,这种生物出生就有高于同阶其它生物的血脉威压,相当于“黄金级”怪物。成年期高几率成为制霸一方的“领主怪”。

    对于炼金术士连说,它们产出的材料品质会非常高级。

    苏伦三阶想炼制的【精神触须】殖装,这“夺心魔的大脑”绝对是目前他已知最好的选择!

    而且,苏伦敢打它的注意,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种怪物攻击手段单一。

    单从本体战力来说,同阶的夺心魔甚至比噩梦蜘蛛更容易对付……

    这种地穴怪物和普通的傀儡师职业者很相似,都是控制“傀儡”战斗。本体战斗力、防御非常弱。顶多还有一些精神攻击技能,比如【心灵震爆】。

    但这种攻击对精神力薄弱的普通人来说,杀人无形,非常棘手。

    但对于苏伦,只要精神力不碾压他,威胁就不算太大。

    而他现在精神力畸变了,在数值上想碾压可不容易。

    苏伦估摸着,五阶夺心魔对他威胁都不算致命。至少要六阶,加上阶位压制,才可能达到“碾压”的程度。

    何况,苏伦自己也能操控傀儡。

    都是远程手段,不见得谁怕谁。

    如果只是精神控制的话,对别人是大麻烦,但对现在的苏伦来说,还大有可操控的空间。机械战甲和木头傀儡,可不怕精神控制。

    唯一要考虑的,就是看它控制的“活体傀儡”有没有特别棘手的存在

    篝火燃得正旺,烤架上的野猪肉香气浓郁到了极致,琥珀一样的油脂从肉上滴落,落在火堆里,发出了阵阵“呲呲”声。

    两人一边吃,一边聊。

    火光把尤塔那张俏脸映照成了橘红色,也在苏伦那沉思的瞳孔中也跳动着。

    尤塔心性纯良,没有人类那么多复杂的心思,但她也看出来了,苏伦对“夺心魔”很感兴趣。

    她看着苏伦半晌没说话,又给他切了一块肉,思虑了一瞬,这才又说道:“苏伦先生真想要去的话,到时候我偷偷带你去。”

    偷偷?

    听到这词汇,苏伦立刻会意。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

    毕竟是达鲁族的禁地,苏伦自然知道风险一定不小,威胁肯定还不止夺心魔。

    尤塔愿意冒险带他去,已经是极大的情谊了。

    他摇摇头,说道:“不急。等我了解得够多,再考虑这个问题。如果太危险,我也会放弃的。”

    “嗯。去了圣湖,族长他们知道得更多。”

    尤塔应了一声,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又有些底气不足道:“不过,可不能让狼婆婆知道我说要带你去。不然又要被唠叨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那一对毛茸茸的狼耳又俏皮地抖动了一下。这般神态,全然没有半点之前面对海盗时候那般狠厉。像极了想做坏事又怕被家长骂怯生生小姑娘的样子。

    苏伦听着哈哈一笑,“好!”

    烤肉吃的差不多了,苏伦继续在火堆旁捣鼓他的诡偶。

    火堆旁也扎了行军帐篷,但尤塔说她不习惯人类精致的纺织品,而更喜欢柔软清香的草地。

    她就在苏伦身边不远处的草地上休息。

    跑了一天,她已经疲惫极了。

    温暖的的篝火驱散了黑暗,两人就这这般安安静静的相处着。

    不知为何,苏伦反而在这荒无人烟的原始密林里,心底有种从未有过的心安。

    他不知道这股感觉来自何处,看了看天空,看了看大树,又看了一眼已经睡熟了的尤塔。

    似乎是感知到了目光,尤塔臀后那柔软的绒毛尾巴也呼应般摇了摇。也没醒,好像是在说,她知道了。

    苏伦看着,微微一笑,又继续给诡偶雕刻起符文来。

    时至午夜,四周已经一片漆黑。

    今晚的夜色很好。

    不过,在丛林底部却欣赏不到。

    抬头望去,能看到为数不多的几颗星辰,闪耀着光芒。

    苏伦的感知现在已经非常敏锐,他能清楚听到深夜出没的那些“猎食者”的动静,也发现了来了有好几拨魔兽在营地远处窥探。

    大概是忌惮火光,看看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