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好高明的伪装手法啊,看着也不像是仿生皮肤,应该是某种炼金物”

    苏伦扫了一眼喀秋莎伪装成的那个小胡子,心中琢磨了一句。

    没被这群海盗看穿,她的伪装自然很高明。

    不过苏伦确实也很好奇,一个应该是贵族家庭出来的小姐,来海盗酒馆干嘛。

    玩冒险猎奇游戏么?

    他看着那小胡子坐在了吧台,虽然外貌乔装成了海盗的样子,可大概是第一次来,神态显得有些细微的不自然。她朝酒保要了一杯酒,就坐在了那里喝了起来。

    旁人却没看到,她被酒杯遮掩的正脸,唇齿微动,似乎在和空气对话

    苏伦对这姑娘印象不错,但也没去多看。

    这种大家小姐敢来,大概是有高手保护来的,用不着自己一个外人去操心。

    毕竟是海盗光顾的风月酒馆,这里四处流露着涩情和迷幻药的气息。酒馆的侍应生清一色高挑靓丽的女郎,她们穿的热裤和吊带胸衣,毫不吝啬展露自己的身段,穿梭在酒馆里。时而有毛手毛脚的海盗扯掉她们的衣物,引来一片哄笑。酒客们似乎也喜欢这种即兴节目,毫不吝啬小费,皆大欢喜;舞台上的女郎们舞姿妖娆,衣服也渐渐褪去;到处都是刺激人荷尔蒙分泌的画面

    在这里,海盗们花钱就能享受到极致的乐趣。

    情报贩子的消息还没来,苏伦就耐着性子继续等着。

    随着时间推移,这地下酒馆的客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有些是从楼上下来的,有些是从密道进来的。看上去都是有头有脸的海盗,很多人进来之后,也大都能相互打招呼。

    “嘿!马丁船长,最近听说你们‘蓝狮子团’劫了一条宝石商人的船,大发了一笔财?”

    “哈哈哈都是些苦命钱,还死了好几个弟兄呢。哪里有你们‘三头鳗’挣钱,听说绑了一个男爵,要了五个亿的赎金?”

    “哟,这不是斐迪南船长么,好久不见了。听说你去了一趟南方,那些搞种植园的奴隶主可都是些大财主啊,收获怎么样”

    “”

    苏伦虽然知道这酒馆消费昂贵,来的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可也没想,居然会来这么多“船长级”的海盗。

    他喝着酒,随口就感慨了一句:“噢,今天好像来了很多大人物啊……”

    听着这话,身边郎替他揉捏肩膀的女郎也谄媚地笑道:“因为今天是周六呢,船长们的聚会日呀。”

    苏伦这才明白还有这说法。

    他不动声色随口接了一句:“噢,差点忘了。怪不得看到了这么多熟悉的家伙。”

    来酒馆的海盗们也没光喝酒,聊着聊着,就开起了牌局,金额很大,赌的热火朝天

    苏伦在角落默默地看着观察着这家伙。

    可看着看着,他居然看看又到了一个熟人!

    这时候,一个穿着西装,带着圆顶帽中年人走了进来。他的形象辨识度很高,肩膀上停着一只乌鸦,右眼有着像是白内障一样的假眼,整个人都流露着一股危险而邪恶的气息。

    苏伦立刻认出了这家伙,心中略感意外:“这不是旧灵敦外城乌鸦帮的老大「乌鸦教父」格温布·马里?他也出来了?”

    而且,感受了一下灵魂之火,看上去他也进阶了四阶。

    显然,酒馆里很多人对这个旧灵敦出来的人不熟悉,有人好奇,便窃窃私语起来。

    “那家伙是谁啊?”

    “最近出现的新人,外号「乌鸦」,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突然就闯出了名头。听说这家伙最近吞并了好几个小海贼团,势力扩张的很快”

    “一个刚出海的新人就这么能折腾,几阶啊?”

    “据说是四阶。”

    “四阶就这么狂了?”

    “别小看这家伙。听说是个诅咒术士,手段和能力邪门得很,‘秃鹰团’的阿尔卡德就栽在了他手里。前几天,还听说他们还抢了一艘鲁英的军舰”

    “”

    苏伦听着的这些窃窃私语,若有所思。

    旧灵敦出来的职业者,比外界同阶强也正常,何况是这位曾经的外城黑帮老大。

    可新人海盗?

    苏伦品味了一下这称呼。

    旧灵敦那情况,想出海根本不可能。当初有镜先生带着他们冲出来都,冒了很大的风险,旁人就更不可能。

    显然,这温格布八成是被「北海之王」招募了。

    他感知了一瞬,心中又嘀咕了一句:“不过话说回来,这家伙真的很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