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吉克沉稳了许多。

    虽然之前只见过一次,但苏伦对这个有热情开朗,有礼貌,聪明好学的小男孩印象不错。

    但现在吉克拄着拐棍默默的跟在了苏伦身后,沉默不语,呆呆的像是一个木偶。

    走了几步,离开了中央广场,吉克还是没忍住,开口了,“您是尼古拉斯先生么?”

    因为冻僵,声线也跟着打着寒颤。

    苏伦淡淡道:“嗯。”

    吉克听着心中百感交集啊。

    他在暴雪城无亲无故,现在自己父亲一死,商会的人也都成了那恶毒婆娘的手下,也不会有人来救自己。

    万万没想到,曾经在海上救下的那位先生,居然会来救自己。

    可转念,吉克却想到了什么,担忧道:“先生,您不该出面救我的。我没死,那对狗男女一定会派人来追杀我。您也会被牵连的。”

    “呵呵无妨。”

    苏伦笑了笑。

    他自然感知到身后跟着的两个的鬼鬼祟祟的家伙。

    跟踪的水平很业余,比昨晚的那几个查的太远,看着像是暴雪城的混子。

    吉克听到这话,眼中忧色不减。

    他虽然知道这位尼古拉斯先生是厉害的符文老师,

    但拉曼可是一位很强的三阶职业者啊!

    苏伦没多解释,随口问了一句:“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吉克听到这话,悲愤涌上心头,“那对狗男女在海上谋害了我的父亲。有老仆人拼死挡下,我跳海逃脱一劫,因为有先生您送的充气救生筏,这才侥幸活了一命后来我来到暴雪城,想要揭露那对狗男女的恶毒面目,没想那女人早有防备,我刚一露面,差点就被抓住幸亏有制造炸弹,这才断了一条腿,逃了性命”

    剧情和苏伦猜测的差不多。

    那个拉曼队长和吉克的后母玛丽安早就勾搭在了一起,甚至两人原本就是雌雄大盗,伪装身份,专门色诱有钱人,然后制造意外,谋夺家产。

    原本本森并不打算带吉克来远航,架不住玛丽安吹的枕边风,也就一并带来。

    杀干净,她作为遗孀,才可能继承本森家的家产……

    但现在,出了一点意外,吉克没死。

    也就意味着,不杀掉他,那对狗男女就拿不到本森的家产。

    那个拉曼也就是个普通三阶职业罢了,苏伦并没放在心上。他反而对吉克的事情更感兴趣,问道:“之前你在旅馆里用的那炸弹是你自己的做的?”

    吉克点了点头:“嗯。”

    苏伦想起了之前那比常规炸药威能大多了的液态砸蛋,问道:“炸弹用的特殊硝基化合物,也是你自己调配的?”

    吉克又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嗯。我在学院图书馆找到了一张残缺的古代地精炸药配方。后来试验过很多次,就弄出来了。”

    苏伦觉得很有意思,如此说来,这家伙在捣鼓炸药方面的天赋还真不低,又问道:“你不是想当一个设计师么?怎么喜欢捣鼓炸药?”

    “我”

    听到这话,吉克陷入了沉默。

    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眼里流露着悲伤,叹了一口气,这才道:“不,那其实是我父亲的期望。他想要我以后成为一个建筑设计师。您知道的,哪怕在帝国上流社会,设计师也是非常体面的职业了。父亲不希望我捣鼓那些危险的炸药,我”

    说道这里,吉克眼里已经饱含了泪水。

    自己最敬爱的父亲已经不在了。

    他悲从心来,脸上满是矛盾和狰狞:“但其实,我真正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弹药专家’。我的梦想是制造出世界上最厉害的炸弹,我喜欢火药燃烧绽放的那一瞬,我”

    说着说着,他神色一黯,话音突然就弱了下去,“如果我能制造出更厉害的炸弹,父亲也不会”

    苏伦面无表情地听着。

    仇恨往往会是驱使人进步的最大动力,吉克现在承受的,对他未来未必不是好事。

    说道这里,吉克又看了苏伦一眼,问道:“尼古拉斯先生,您知道那恶毒的女人被炸死了么?”

    “没有。她只被炸断了一条腿。”

    苏伦摇了摇头,感知到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不然,也不会派人来盯着你了。”

    闻言,吉克也明白了什么,脸上浮现了一抹惊色。

    而这时候,苏伦已经领着他拐入了一条红砖墙房屋间的小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