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喀秋莎是一个很常见的名字,在鲁英帝国北方,很多年轻姑娘的小名都叫这个。

    苏伦没从她身上感受到任何恶意,也就耐心地讨价还价起来。

    可是,这姑娘看上去并不缺钱,反而她对两枚戒指更感兴趣。

    “我可以为赎回这两枚戒指支付你更多的赎金”

    “抱歉尼古拉斯先生,并不是钱的问题。我是一名‘占星术士’,虽然是见习的。但需要学习很多很多让人枯燥的知识,这戒指能给我带来很多的助力。失去它,我想会很苦恼的……您知道的,东西我是在黑市淘来的所以,我并不确定戒指的主人是谁。抱歉,我没有质疑您的意思。只是仅仅是这样的话,会让我很为难。”

    “我可以用其它东西交换么?我这里有一些‘阿纳尔德大师’大师的手稿,关于占星术的,你应该听说过”

    “是《星象录》么?我家里也长典藏了一套印刷本,抱歉”

    “”

    苏伦自己也觉得,这姑娘说的也在理。

    那枚地精通讯器还好,有血媒契约,苏伦没死,别人拿去也没用。

    但那枚【塞雷娅的祝福】对于炼金术士们来说用处就很大了。特别是对需要大量学习阅读职业者来说,算得上“小神器”。

    虽然两人也是第一次见面,但简单交流中,苏伦就看出了,这个雀斑姑娘的学识很广博。显然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家教也非常好,显得很有礼貌。

    而且她是“占星术士”,确实对知识的需求量也非常大,不愿意割舍,也在情理之中。

    而且,拿东西换也不可行,这姑娘家底很殷实,听着好像还典藏了不少好东西。

    或许是个微服出巡的高等贵族?

    但这么有礼貌,愿意耐心和一个陌生平民讨价还价的小贵族,苏伦也觉得很意外。

    除了那些不能拿出来的封禁物,他觉得自己好像并不能拿出什么让她感兴趣的东西。

    这就很让人为难了。

    不过,苏伦有耐心慢慢谈,他心底那些负面情绪却没有

    就是谈着谈着谈着的时候,突然,苏伦耳旁听到了一瞬低语!

    眼中红芒一瞬闪过,一股难以压制的狂躁就从心底冒了出来。

    仿佛有个恶魔在耳旁不停地催促:杀了她!杀了她就能把东西拿回来!

    苏伦意识到了什么,猛地闭上了眼,想要靠意志强行压制住那股溃堤般的欲望。

    闭眼这一瞬,他仿佛看到了眼前一片滔天血海,要把他内心整个世界吞噬掉。

    旁人看着他依旧端坐在那里,却不知,苏伦那张小丑面具下已经满是狰狞。

    他绝对不会成为情绪的奴隶。

    他抽出了一支镇定剂给自己注射了下去。

    每个人心底其实都藏着一些邪念恶魔,那是一些近乎兽性的本能,杀戮、占有、交配、贪婪、嫉妒只是因为理智压制住了,这就是人性。

    苏伦现在精神力畸变了,那些原始欲望变得异常强大,远超理智。

    药剂灌入之后,他才感受到了一丝清明。强行压制那些负面情绪,就像是把野兽关入铁笼。使劲全身力气,整个人身体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咔嚓”一声,木质座椅的一角被他生生捏碎开来。

    强忍着那股杀意,苏伦从喉咙里吐出了一个咬牙切齿的字,“滚!”

    这是拒绝欲望的咆哮

    就是这像是瘾君子毒瘾犯了的诡异一幕,吓得对面那个叫喀秋莎的小姑娘明显身体一颤。

    她看着苏伦,好像看出了什么,没有逃离,而是略显关切问道:“尼古拉斯先生,您看上去不太好?”

    苏伦听到外界的声音,心内躁动也渐渐被压制住,这才回过神来自己还在谈判。

    仿佛经历了一场恶战,不觉冷汗湿了一背。

    他也大概猜到了,这是之前杀那个「毒蛙」波恩用了死神虚影的后遗症。

    大大地送了一口气,苏伦终于缓过了神来,语气带着歉意:“抱歉,吓着你了。”

    顿了顿,他又说道:“如你所见,我的身体确实出了一点问题,所以我才必须需要拿回我的两枚戒指。”

    听到这话,喀秋莎脸上立刻就浮现了一抹犹豫,“哦”

    想想,她拿出一个银色的小球放在了桌子上,说道:“我懂一些治愈术。我看出,先生您好像是精神方面有些小问题。这个【星星护符】是我做的,能安神静心。您可以放在身边,或许能给会带来一些微不足道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