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吉克像是在跟踪什么人。

    走走停停,不时借助障碍物躲避,跟踪技实在巧算不得怎么高明。

    他把风衣的衣领拉的很高,还带着一个造型独特的防风镜,遮住了大半张脸。苏伦认出这是之前自己送给他的充气救生艇上的防风服,这才确定了身份。

    苏伦看了看他一瘸一拐走路姿势,这才发现这家伙断了一条腿。地面的脚印痕迹痕迹,一步是脚印,一步是一个圆孔。注目一看,这才留意到他左腿正是用一阶木棍替代的假肢。

    苏伦看到这里,略微有些疑惑……

    一个富商家的少爷怎么会突然断了一条腿?

    反正也顺路,苏伦就跟着走了几步,扫了一眼前方的行走的那些人,稍微一辨别,立刻就识别出了他在跟踪什么人。

    那是一个穿着奢华狐裘大氅的年轻女人。哪怕是风雪刮得呼呼作响,这女人也很在意自己的仪容。浓妆艳抹,也没裹得那么严实,露出了血脉的脖颈和深邃的事业线。苏伦认出了这好像是吉克的后母玛丽安?

    这女人身边还亲昵的挽着一个男人,却不是本森,而是一个背着大剑的男子。

    苏伦记得,这好像是本森家的护卫队长拉曼。

    一看两人暧昧的样子,苏伦大致就猜到了什么。

    大致是续弦娇妻勾结情人谋夺富豪家产的戏码。

    这么肆无忌惮,也就是说,本森大概率是没活着了。

    苏伦对那个和善的中年商人印象不错。毕竟,那次在海上,本森也算是“救了”他和镜先生一次。

    不过,也就扫了一眼罢了。

    别人的家事再狗血,他也没打算多去了解。

    他更意外的是,吉克跟踪一个三阶职业者,居然没被发现?

    再一看吉克脸上的防风镜,苏伦鉴定了一下,来了一点兴趣:“居然通过多次镜像折射减弱目标感知,创意不错啊。”

    他之前就发现吉克在机械方面有非常好的天赋,再一看这明显是手工打造的炼金防风镜,明显是那小子自己弄的。

    暴雪城城区面积不大,走了没多久,苏伦就看那对男女进入了一间四层楼的豪华旅馆。

    而吉克却是在门口停下了,佯装过客。

    苏伦也没着急走,也想看看他到底想干嘛。

    这时候,他发现吉克走到了一个窗户下,然后好像是丈量了一下位置,然后在一根电线杆处停了下来。他鬼鬼祟祟地四顾了一番,又借着衣服掩饰,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连接着机械闹钟的定时炸弹?

    吉克飞速把炸弹埋在了雪堆里,然后就躲在了不远处的邮局门口的邮筒后。

    苏伦来了兴致,停下了脚步,依靠在了不远处的墙边:“液体炼金炸弹?延时引爆,还有定向爆破的装置?”

    自制炸弹很粗糙,没有外皮包裹,几乎所有的装置都裸露在外面。

    但就是这么一颗炸弹,给却让苏伦眼前一亮的感觉。他自己本就精通各种机械,刚才那一瞥,他几乎一眼就看清了这炸弹的各种结构原理。

    谈不上多精妙,但设计思路却非常独特。

    “居然用的不是常规的粉末炸药,而是更不稳定的液态。特制的硝基化合物,市面上没见过的配方,难道是他自己配置出来的?这到是威能倒是对三阶职业者有致命威胁。不过单靠炸弹想杀掉那拉曼,还不够啊。”

    苏伦看到这里,也明白吉克这是打算要炸死那对狗男女。

    看了看炸弹的埋藏位置,他心中也有一些疑惑:“精准定向爆破?他是预判有人肯定会从窗户跳下来?呵呵,有点意思了”

    芦苇一想,苏伦立刻就明白了,吉克可能在旅馆的房间内也有布置

    因为灵魂感知的能力,苏伦感知到玛丽安和那个护卫队长拉曼走到了旅馆三楼,然后进了一间房,就迫不及待地脱衣服缠绵了起来。

    可就是两人兴致正浓,刚躺在床上要更进一步的时候的,突然,“轰”的一声,引发了剧烈的爆炸。

    入耳哗啦一片玻璃碎响,气浪和火焰从三楼左侧第二间房里冲出来,冒出了十数米远。

    两个狼狈的人影坠楼而下。

    毕竟那个拉曼队长是三阶近战系职业者,反应也是快极。爆炸机关触发的瞬间他就察觉了危险,护着女人借着爆炸的冲击波撞出了窗户。

    苏伦看到这一幕,心中一声轻咦,“哟,原来是这样。”

    房间里的爆炸并没有造成更多的破坏,也就意味着那个吉克严格计算过爆炸的药量,并不想伤及无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