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PS.初稿,二十分钟后看。

    戴眼镜的中年人一步一步,不急不缓地从监狱阴暗里走了出来。

    他摘下了半脸防毒面具,那是一张很普通长相的中年人脸庞,苍白的脸色略有些病态。

    可就是这么一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中年人,走出来的时候,却给人一种无法忽视的感觉。

    他的神情实在太平静,仿佛一切都不入眼,与这战场格格不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伞组织的首领,「法医」瑟维斯·杰拉德。

    这个名字鲜有人知。

    而他的样子,哪怕是伞组织的高层,也少有真正见过。

    他走出来的时候,奥利弗两大家族的众人立刻心生了警觉。

    这家伙和那个SS通缉犯苏伦,给人的感觉太相似了。他们的目光中,都有一种看人仿佛像是看尸体的冷漠。

    而且,听着两人的对话,似乎还认识?

    废物?

    这语气,听得这狂妄的语气,显然不是“友军”。

    而且,这家伙突然在队伍后方出现,让两大家族的人不得不晶体

    杰拉德完全无视了那些朝着自己指来的枪口。

    就一步步朝着的前方走去,他一边走着,一边将外套脱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中规中矩的衬衣。似乎是觉得打架衣服会影响他的行动,便又开始卷起了袖子。

    整个过程,视旁人如无物,他眼里只有苏伦。

    杰拉德一边卷着袖子,一边问道:“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语气听不出半点波澜,仿佛两个重逢老友的寒暄。

    “猜的啊。”

    苏伦眯眼盯着远处的中年人,只有他自己才能感受到那平静的表情下澎湃的杀意。

    不过他自己眼中的红芒却没有惧意,反而有种跃跃欲试的腾腾战意,“我觉得如果我是你,一定也会跟着雷伊斯长房来的毕竟,这是最合理的线索。你也不也猜到我会出现么?”

    “是啊。”

    杰拉德笑了笑,满脸无所谓的表情:“能知道我要来,看样子,你也有很可靠的情报来源了。”

    他早就看出了,两人是同一类人,一个眼神足以。

    “你猜呢?”

    苏伦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这种人根本瞒不住,一点蛛丝马迹,很多事情真相就都敞开了。

    杰拉德显然是猜到了什么,用手推了推鼻梁上滑落的眼镜。

    他却也没多说,又笑了笑,淡淡道:“既然你露面了,就一定是有把握杀掉我的。但这些,还不够。我也很好奇,你还有什么手段。”

    “没把握。但也想试试。”

    像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平静,苏伦满面邪魅的狞笑,仿佛理智已经不在,却说出了无比平静的话:“无论是杀掉杰拉德先生,又或者万一被杰拉德先生你杀掉,想想都让人觉得兴奋啊”

    两人谈论生死的语气都很平静,仿佛谈论的是别人的生死。

    杰拉德脸上难得露出了一抹惺惺相惜的微笑,“你的惊艳手段确实让人,空间能力、诡偶师、超阶位的法则理解取其一,无不可称天才。旧灵敦里人才辈出,但我所见之人中,无一人能及你。”

    顿了顿,他又道:“可惜了,如果不是敌人,我们还可以好好聊聊的。”

    苏伦咧口白牙,“是啊,可惜了。”

    这话一落,两人蓄积的气势都越拔越高

    两人就这么若无旁人地聊了起来,听得旁人有些莫名其妙。

    那种诡异的气氛,没人敢插口,

    他们似乎也想从两人中的交谈中听出什么。

    两大家族现在的处境很奇怪,前面被苏伦一人堵着,后面又来一个。

    两个人身上仿佛都散发出了一股无形推力,硬是将这几百人挤压得节节后退。

    杰拉德完全无视了两大家族的人,可毕竟他是从人群后面走出,要走出去,自然就的靠近的大部队。

    那位还活着的艾利大少已经被逼到了墙角。

    那指挥官看着杰拉德走来,也绝对哪里不对。

    但听着这人似乎不是那苏伦一伙儿的,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出面,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

    微妙的气氛均衡被打破,杰拉德看了他一眼,仿佛进食中的猛虎被人打断,目光陡然一凛。

    那股原本锁定苏伦一人的杀气,突然就转向了这位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