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ps.初稿,二十分钟后无字阅读。

    看到特蕾莎公主胸口那枚黑色的蝴蝶胸针,苏伦目光一滞。

    他立刻意识到,事情可能比预想的要复杂了。

    甚至越想,越有种汗毛倒竖的感觉。

    穿越来的第一天,他曾经就在这个庄园,就在这个宴会厅里,遇到过一个叫“佩斯托娅”的幽灵种小姑娘。

    那小姑娘就送过他一枚这样的蝴蝶胸针。

    苏伦曾经因为用全知之瞳看出了那胸针里有“???”信息,为了保险起见,便藏在了地窟的某个角落。

    现在回想起来,他依旧觉得当初藏胸针的举动非常必要。

    这是个有神秘力量的世界。

    全知之瞳鉴定出几次“???”信息时,都牵扯了非常高端的东西。

    虽然苏伦不知道那具体是什么,但八成是一些不可描述的存在。

    而且,现在的苏伦已经不是穿越来的第一天的认知小白了。

    他现在也知道了,诅咒空间里的人,再真实,也是残念或者幻象。

    通常来说,哪怕是幽灵种,也是智慧不那么高的nP。

    但苏伦现在经历了这么多诅咒空间,遇到的怪物都不少,可和曾经遇到的“佩斯托娅”一比,智慧完全就不在一个层面上。

    情感,对话,逻辑思维能力

    “佩斯托娅”跟真人一模一样!

    这就让苏伦越发肯定,当初这个暴风庄园诅咒空间的层次,会高的让人难以想象。

    又或者,非常特殊。

    毕竟,佩斯托娅还有一个身份,她是艾萨克爵士的亲闺女!

    这当初就觉得有古怪的故事,苏伦现在了解了部分黎明城的背景后,就越发觉这其中必定牵扯了一千年前的某些秘辛。

    那么那枚胸针出现在这里

    就越发诡异!

    看到这特蕾莎公主的一瞬间,苏伦就收敛了目光,然后悄然挪了一下身位,尽量避开了被她看到的可能。

    他看到这这枚胸针,条件反射地就冒出了两个念头。

    1、自己埋的胸针被人发现挖出来了,它只是一件普通的诅咒物;

    2、这胸针有大问题;

    苏伦的思维方式从来都是往坏处去想。

    他选择了2.

    而且现在一看,这胸针有问题的可能性很大。

    之前他就在怀疑,这黎明遗迹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吸引堂堂大公爵家的公主会亲身犯险。

    现在看来,要么是她从这胸针里发现了什么秘密,比如藏宝图。

    但即便是藏宝图,也用不着她亲自前来。

    毕竟,整个地底世界都是她家的矿坑,派人来就好。

    要么就是她有某种她不得不来的原因。

    还很迫切。

    无论是哪一种,苏伦都觉得最好不要牵扯关系。

    看着那位特蕾莎的孤傲气场,他也隐约明白之前那股熟悉感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

    特蕾莎一出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了过去。

    其实即便是内城,那些大财阀见过这位公主的人都极少。

    毕竟,谁家矿老板的千金小姐,没事儿就往自家矿坑里钻?

    在场绝大部分人都会觉得特蕾莎脸上的孤傲是高等贵族该有的气质。

    可谁能想,内城的公爵府或许都是个摆设。

    人家偶尔下下矿来视察一下情况,就被这些人当成了恩赐。

    特蕾莎进入宴会厅后,一句话没说。

    可就是这漠视一切的态度,反而让台下这群内城这帮子人兴奋了。

    啊这才是真正的贵族。

    一个个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听着像是窃窃私语,但那声音,巴不得他们的赞美被那位公主听去。

    “噢,特蕾莎公主简直太美了,像是天使一样”

    “这一趟能亲眼见到公主,不说来这遗迹,哪怕是去赴死,我也会毫不犹豫”

    “是啊。要是能允许我亲吻她的脚尖,那会是我毕生的荣幸”

    “啊!我瓦伦家族永远是公爵大人和特蕾莎公主最忠实的仆人”

    “”

    苏伦听着,总觉得心里很奇怪。

    第一次参加这种上流社会的酒会,这吹捧领主的风气,让人他有点不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