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芭芭拉上去之后,果不然,四具诡异暴毙的频率更高了。

    苏伦一次次地收割,阵法已经再崩溃的边缘。

    但现在越是看着胜利在望,越是不能大意。

    BOSS临死放大招是常规操作。

    四具诡偶完全没了威胁,苏伦非但不觉得半点庆幸,反而心中的不安却越发浓郁。

    他看了看鬼雾越来越浓的饭店,突然觉得不妙。

    反正诅咒空间里已经被了什么别的敌人,也用不着隐藏。苏伦想想,便把缠在憎恶活尸上的【奥兹冰人的裹尸布】取了下来,然后缠在了自己的身上。

    虽然会消耗一点寿命,但他总感觉这样才会更保险。

    然而,事实证明,苏伦的谨慎确实为他避免了一次巨大危机。

    就在最后一收割了灵魂碎片之后,那幽灵种【吊死之尸】再没有足够多的灵魂凝聚成功,祭献阵法也彻底崩溃掉了。

    几乎同一时间,走廊尽头突然就传来了一声刺透耳膜的尖啸。

    像是指甲划过黑板的声音,听得人浑身鸡皮疙瘩顿起。

    在一注目,一个两米多高的诡修女,杀气腾腾地从二楼楼梯口窜了下来!

    它的速度极快,宛若瞬移。

    苏伦刚看着那青面诡修女还在百米外的楼梯口,再一眨眼,她就已经出现在了眼前。

    现在偌大的宴会厅中,唯一站着的就是憎恶活尸。

    老修女的目标也很明确,就是要杀掉那个毁掉它阵法的“罪魁祸首”。

    它一巴掌就轮了过去,三米多高的活尸直接被这一巴掌掀飞,骨裂和肌肉组织崩断的声音响起之后,庞大的身躯倒飞而出,“轰隆”撞断了一根承重柱,又砸裂了一面墙,摔在了废墟之中。

    “这什么力量!”

    苏伦赶紧把目光压低了,根本没敢多注视就在几米外的恐怖怪物。

    甚至没敢去鉴定它到底是几阶。

    就这恐怖力量,憎恶活尸挨了都听到了骨裂声,苏伦觉得自己的身板怕是挨不了两下。

    而且,那近乎瞬移的速度,躲都躲不掉

    也辛亏裹尸布是“封禁物”,隔绝了一切能量波动。

    贴着承重柱站立的苏伦,这才躲过了一劫。

    但那诡修女仿佛知道还有人就在附近,虽然看不到,但它却伸着手,不停地在空气中摸索着

    苏伦看着越来越近的诡修女,哪怕再冷静,也被它身上那股让人灵魂战栗的压迫感压得冷汗袭背。这修女已经彻底魔化,这根本就不是正常气息,而是那“超阶生物”的气息。

    苏伦满目凝重,脑子里飞速思考着该如何应对眼前的危局。

    他自己最强手段就是黑镰。

    但这老修女速度之快,根本不可能给他拿刀挥斩的机会。

    他甚至没敢牵动活尸,试探它是否还活着。

    就这时候,楼梯口又听到了动静。

    苏伦看了过去,看到了两个狼狈的身影走了下来。

    一个腹部有一个大洞,一个断了一条手臂。

    只有两个?

    腹部的大洞的赫然是「魔术师」爱德华。那伤口像是被一抓掏空了,却又因为有一股黑色空间力量维持着,血液暂时没流出来。

    而芭芭拉断了一条手臂,脸上全无血色,看上去状态也差极了

    苏伦看着他们的伤势,心中咯噔一声。

    就靠这重伤的两位,能干掉这诡修女?

    “BOSS果然狂暴了”

    苏伦没敢鉴定,但也大概猜得到。

    如果没有狂化,之前僵直了这么久战斗,也不会突然就分出了胜负。

    而这时候,爱德华两人下来的动静不小,诡修女的注意力也立刻被吸引了过去。

    它没再寻找苏伦,暴怒着就冲了过去,像是卡频一样,一步一闪一瞬移。

    芭芭拉的俏脸上掠过一抹决绝,浑身粉红气息大盛,迎头而上!

    “唰!”

    老修女一抓探出,芭芭拉的胸口被洞穿,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但与此同时,她身后的爱德华双手术士印正在飞速变幻,脚下已经亮起了一个玄奥的八芒星阵法。

    他面上露出了苍白,看上去是超负荷施展了什么禁术。

    就是芭芭拉这争取的一瞬时间,他的凝结术式已然成型,双手啪一声合十,低沉地轻喝一声:“空间奥义·漆夜封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