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至少是四系术士,黑先生果然强的离谱啊”

    苏伦看着那个结束施法浑身气势一收就和普通人一般无二的黑袍人,神情复杂地微微一叹。

    虽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苏伦就有猜测,这个前黑塔学院的副院长会很厉害。

    但看着眼前这超阶法术随便一掐就来的黑先生,他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不过话说回来,震惊都是次要的。

    苏伦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他觉得自己现在该好好想想如何操作,才不会被这几个来遗迹进货的大佬当成从旁觊觎的小贼,给随手误杀了。

    而这年头冒起时候,收拾完那个霸主级的【墓园提灯者】,几个黑袍人也空出手来。那五人中没有出手的两人,其中一人像是发现了什么,把头也偏过来看向了地堡。

    两人的目光,正好在通风口触碰。

    苏伦看不清他斗篷遮掩的脸,可就是目光对视这一瞬,他恍惚觉得看到了那斗篷人的目光里似乎有一抹窃笑。

    就是那种猫发现老鼠的玩味笑意。

    不过还好的是,还不是“杀意”。

    而就是这目光触碰的一瞬,那斗篷人斗篷下的手臂突然一抬,突然做出了一个飞弹卡牌的动作。

    就在苏伦还没来得反应的时候,那张金色卡牌脱手而出,旋转破空,像是子弹一样精准地从通风口射了进来。

    “铿~”

    一声锐响。

    卡牌嵌入了墙壁,然后轰然炸成一股白烟。

    白烟还未散尽,让人不可思议了的一幕出现了。

    数百米外那个飞卡牌的斗篷人,凭空就出现在了地堡里。

    苏伦一声看着这瞬移过来的家伙,自己没有做出让人误会的动作,也没等对方有任何动作,果断开口:“我是黑先生的朋友。”

    事实证明,人以群分。

    黑先生自己是个真正的绅士,他那个组织的人,也不是嗜杀之辈。

    苏伦报出了黑先生的名号后,那卡牌能力的斗篷人嘴里发出了一声轻咦,然后打量了他一眼。但也没有多说一句话,身形直接又炸成一团白烟,回到了数百米之外。

    来的突然,去得也突然。

    然后那家伙大概是说了什么,五个斗篷人,齐齐把目光看向了地堡。

    但也仅仅是一眼,就没兴趣理会了。

    他们正在忙着收拾士兵诡异尸体,还有那盏非常危险的六角铜灯,似乎也没空搭理这个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地方的“迷路的猎荒者”。

    苏伦觉得继续藏着也没意义,索性就打开了自制的机械门,终于一个月来第一次走出了地堡。

    而这时候,之前那个施法的黑袍人放下了手里的活儿,朝着他走了过来。

    他一边走,一边掀开了自己罩着头的斗篷,露出了一张温文尔雅的中年人脸庞,自然就是那位神秘的黑先生。

    看着长了头发的苏伦,黑先生先目光微微有些疑惑,大概也没和印象中任何熟人对上号。

    可他似乎也发现了什么,又看了看苏伦身后的的位置,露出了一抹恍然。

    那里正好是隐形活尸站立的位置。

    那细微的动静,没有瞒过他的感知。

    隐形的物件?

    【奥兹冰人的裹尸布】现在在谁手里也不是什么秘密。

    他也瞬间认出了这个说是自己“朋友”的人是谁了。

    黑先生笑了笑,主动打招呼道:“苏伦小友,好久不见啊。”

    苏伦也迎了上去,点点头回应道:“黑先生,好久不见。”

    黑先生总会给人一种很平易近人的感觉。

    没等苏伦开口,他便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最近有频频听到你的消息,你可是在旧灵敦和黎明营地都闹出了大动静啊。”

    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现在不仅官方,黑市那边,奥利弗家族,乌鸦帮,还有蒸汽党,都给你追加了重磅赏金,等着要拿你人头呢”

    苏伦干笑了一声。

    听着这消息也没任何意外。

    他抢了那位丹泽大少的机缘,还杀了那么几个二阶职业者,被通缉也在情理之中。

    黑先生说着,再次看了长头发的苏伦一眼,又调笑道:“不过现在来看,苏伦小友似乎也用不着担心通缉令的事情了。”

    苏伦耸了耸肩,谦虚道:“让您见笑了。”

    寒暄之后,黑先生进入了正题,问道:“对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毕竟是黎明城中环,何况‘雾潮’刚结束,这附近有很多的极强的畸变怪和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