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苏伦一人逃,身后六人紧追不舍。

    但眼见着他就要逃入极度危险的黎明遗迹中环区域,那几个追兵也有些慌了。

    现在他们七个二阶来追一个一阶,被人杀了一个不说,要是还让目标逃了,这传出去他们还有脸回去?

    诅咒空间崩裂了,所有人都明白,那“恸哭魔女”肯定是被苏伦杀掉了,发丝材料肯定也被人拿走了。

    他们辛辛苦苦制造了机会,还把魔女给刺激成二阶段领主,结果白白给人做了嫁衣?

    那位奥利弗家族那位大少岂会善罢甘休?

    而这时候不巧,通讯器里果然传来了那位丹泽大少的怒吼:“该死的!那家伙带走了魔女的头颅,你们必须要杀掉他,带回我的材料!”

    命令的语气,不容置疑。

    听着这话,几个追兵脸上神色都不好看。

    除了那个蒸汽党干部「机械暴龙」托因比,其他五人都是奥利弗家族的保镖又或者附庸人员。平日都是财团拿钱养着的高战,也就意味着,他们根本没有拒绝丹泽大少命令的资格。

    听到通讯器里传来的命令,几个二阶相视一看,眉头也皱了起来。

    「戏法师」劳埃德更是脸阴沉地都能滴出水来了。

    只有他知道丹泽对那魔女的发丝何等“志在必得”。

    别看他是丹泽的傀儡术老师,可那位丹泽大少的乖戾性格他如何不清楚?

    偷袭者跑了还算小事儿,真要材料丢了,这位大少必定会大发雷霆。

    他这老师的面子都不好使。

    这小老头只犹豫了一瞬,便急喝一声:“追!那家伙已经用黑镰斩了三刀,最多还有一刀,诅咒反噬立刻就会爆发。他那个隐身傀儡也必定会暴毙,到时候,也就没威胁了否则,我们也不用回去了!”

    他这言外之意也很明显了,最后那一刀,谁挨了,就算谁倒霉。

    “好!”

    其余几人相视一眼,也只能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只要他们没有叛逃出奥利弗家族觉悟,这命令就必须得执行!

    “咦又来了?”

    苏伦眉头一拧。

    刚才靠【巫毒娃娃】阴杀了一个二阶职业者,那几个家伙消停了没半会儿,没想那股被人瞄准的感觉又回来了。

    苏伦回头看着突然加速的几个二阶职业者,也猜到了什么:“这是得到那位大少下的死命令了?”

    想到这里,他也觉得事情不妙。

    那些家伙没有退路,苏伦自己也没退路。

    看了看前方,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扎入那迷雾更浓的遗迹深处。

    那「枪王」盖格虽然厉害,可毕竟枪手并不擅长奔袭追人。

    在这雾气弥漫和复杂建筑群的黎明遗迹中,只要距离拉的足够远,枪手的威胁会越来越小。

    可是,敌人显然也猜到了这点。

    那些家伙似乎也知道再追下去,哪怕是追到了人,深入遗迹的他们处境也会很危险。就这时候,他们准备一次分出胜负了!

    枪声再次响起。

    “嘭!”

    枪声比子弹要慢上半拍。

    听到声音之前,苏伦就很明显感受到了身体被击中,又是一个趔趄。

    而正巧,再次击中了一个挡箭牌,赫然是那个「戏法师」劳埃德血液当契媒的【巫毒娃娃】。

    几乎就是娃娃被打爆的一秒之后,苏伦的余光就看到那个操控者两具傀儡的侏儒身形一滞。

    虽然其他几股杀机越来越近,苏伦也决定先杀掉这家伙!

    他也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牵动隐形活尸手起刀落,朝着那侏儒斩了过去。

    不过,这一次可没之前那么顺利。

    挥刀的时候,那几个二阶一个个手段齐出,速度瞬间暴涨数倍,毫不顾忌冲了上来。

    一副势必要一举杀掉苏伦的决绝之举

    八臂蛛矛速度是快,可并不代表二阶职业者没有短距离爆发,追上来手段。

    之前没有施展出来,其实是他们各怀鬼胎,都想对方去触雷。

    毕竟苏伦手里有黑镰。

    可现在,他们猜测苏伦的镰刀只剩斩出最后一刀的机会。

    而看到中招的是劳埃德之后,剩下几个齐齐舒出了一口气。

    死道友不死贫道。

    终究不是自己是那个倒霉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