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搞定!”

    苏伦看着眼前被干掉的两人,眉头微微舒缓。

    杀两人也在意料之中。

    动手之前,他就猜到抬手举枪的动作太明显,瞒不住高阶职业者。

    对方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杀控那个场术士,所以必定会有人要救援。

    而举枪同时挥砍的镰刀才是真正隐藏杀机所在,就是为了杀掉控场法师的时候,顺便阴一个救援的二阶职业者。

    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苏伦很有自知之明。

    毕竟自己只有一个人,再强也是一阶。

    哪怕有镰刀在手,被发现后敌人有了防备,想再杀人就很不容易。

    二阶职业者可不会站在那里等他去杀。

    所以,苏伦还需要一个帮手。

    人少的情况下如何抢敌人boss,还能干掉数倍于己的敌人?

    最好的方式自然是偷袭干掉敌方的控场,让怪物暴走。

    这也是他选择第一时间干掉那蓝袍术士的原因。

    就如眼前,没有了“迟缓光线”覆盖的恸哭魔女,喉咙里发出一声如释重负的刺耳尖啸。顷刻间,她操控发丝的攻击速度肉眼可见地暴涨五成!

    之前场中几个二阶职业者还能从容在发丝的围剿下应付的游刃有余,现在瞬间就被打的狼狈不堪。

    一时间疲于应付发丝,也根本抽不出手来应付苏伦这个偷袭者。

    看着那几缕惊愕又杀气腾腾的目光朝自己看了过来,苏伦全然不惧。他也没停下手中的动作,再次屈指牵动身边的隐形活尸,朝着不远处另一个目标斩了下去。

    见状,那「戏法师」劳埃德脸色猛变,显然意识到了什么,一声急喝:“快阻止他!”

    银黑丝线交错,像是拔河角力的双方选手,他用丝线控制住了魔女,但同时自己也动弹不得。

    劳埃德心里很清楚,自己的控制的关键点。要是他出了问题,这狂暴中的魔女就会完全摆脱束缚,等待他们必定是功亏一篑,甚至是绝境!

    可是,场中几个二阶看着那一招斩杀了布卢姆的空间裂缝,他们又如何没猜到这是那柄大名鼎鼎的封禁物【修普诺斯的夜之黑镰】斩出的动静?

    既然知道了,谁还敢拿肉身去挡?

    何况,想挡也挡不住!

    下一瞬,又是一道空间裂缝斩出,精准出现在了「戏法师」劳埃德的脖颈上。

    悄无声息,人头坠落。

    苏伦本以为自己这一刀必定能斩杀这个不能动弹的傀儡大师,可没想,人头落地了,他却没有看到“灰雾”。

    “咦没死?!”

    苏伦瞳孔猛地一缩,本能地危机反应让他闪身躲在了隐形活尸身后。

    下一瞬,他就听着一阵破风声入耳,几根毒针从那断裂的头颅口中喷出,“突突突”击中了眼前的隐形活尸,落在了地上。

    再一看去,那劳埃德的无头尸衣袍撕裂,竟然窜出来了一个一米高的丑陋侏儒。

    “这才是劳埃德的本体?”

    苏伦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傀儡大师,居然是个其貌不扬的丑脸侏儒。

    魔女虽然是诡异,智慧不高,可她也知道威胁最大的就是这个控制她的家伙!

    劳埃德躲开了苏伦的杀机,可却躲不开修道院里无处不在的银发。

    断头之后,术式中断。

    现在他被迫放弃傀儡之躯,也失去了对绝大部分黑线的掌控能力。

    没了黑线束缚,魔女满头银发都解脱了出来,刺耳尖啸响彻了整个诅咒空间。

    霎时间,天空密密麻麻满是潮水般疯狂漫延的银发,一丝丝一团团,快速将修道院包成了一个银色蚕茧。

    之前他们一直想要魔女狂暴获取的“无限发丝”,现在成了催命符。

    而那侏儒刚一落地,一束像是尖矛的银发就戳了过来,“铿”的一声就在石板地面戳出了一个拳头大洞。

    傀儡师的肉身敏捷,可远比不得其他职业者。侏儒虽然竭力避让,可还像被利刃滑过,戳穿了大腿,鲜血流了一地

    而且,更让人绝望的是,空中的银发转眼又凝聚了十多柄长矛,“嗖嗖嗖”又破空刺了下来。

    劳埃德面如死灰。

    这危机时刻,隔得侏儒最近那个「机械暴龙」托因比眼疾手快,原本蒸汽锅炉蓄力要攻击魔女本体的机械臂瞬间调转方向,弹射而出,摧毁了银矛,这才救下了侏儒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