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不够,再送二十个奴隶进来!”

    “很好,魔女狂化完成了!”

    “准备斩杀”

    “”

    苏伦听清楚了,奥利弗家族这些人想让“恸哭魔女”狂暴的方式是送奴隶团进来。

    魔女人梦杀人,也需要分神。一次性送入更多的人进来,超负荷运转,魔女不得不被动进入二阶段狂暴状态,以此杀更多的人。

    而不巧,他苏伦本应该就是催熟魔女狂暴的“肥料”。

    但现在,他清醒了过来。

    他也很清楚,真要让奥利弗家族这些家伙杀掉了魔女,诅咒空间一破除,你说那些家伙会如何处理这些活口?

    之前只有“尖刀团”团长布卢姆一个二阶职业者,苏伦无论是战是逃,都有把握。

    可现在仅仅是眼前就有五个二阶职业者,还有两个一阶都是非常棘手的控场术士。正常情况下被发现了,这几人合围,苏伦连逃都没有资格逃。

    何况,除了这七个,诅咒空间外肯定还有敌人。

    看上苏伦暂时无碍,但实际已经是非常危急了。

    但也不全是坏消息。

    好消息是,苏伦现在在修道院外的雾气中,那些正在围杀魔女的家伙并没有发现他已经清醒了过来。

    而他身边的浓雾中,还隐隐约约看到一些人影呆呆地站在那里,这些都是“肥料”。就是他余光瞥过去的这一瞬功夫,就又有几个人影消失了,应该是找梦境中被杀掉,然后被诅咒空间排斥了出去。

    苏伦看到这里,瞬间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原本那五米多高的银发修女就已经充满了压迫感,现在她进入了狂暴状态,浑身冒着腾腾血气,逼的人不敢直视。

    她那头银色发丝随风飘舞,像是一柄柄锋利的刀刃,就是那看上去轻飘飘的掠过,发丝便轻易地割断了修道院的原石墙柱。

    发丝分散成针,能像是雨点一样戳得坚硬的地板满是蜂窝空洞;

    集结成束,又能像是兵器一样重击目标。

    而因为它现在已经进入了狂暴装填,银色发丝无论数量还是长度,都变得不再受限,一时间,整个修道院像是被银发编织成笼,将那七人牢牢困在里面。

    看到这里,苏伦双目微微一眯。

    他知道这也是这些人的目的,刺激魔女进入二阶,就是想要取这些能无限变长的银发。

    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时候。

    怪物没受伤,场中七人也明显还没有被完全牵制。

    毕竟是有备而来,哪怕是面对领主级的诡异,几人也完全部落下风。

    蒸汽党的「机械暴龙」托因比化身人形暴龙的,依靠他那一身武装到牙齿的机械义肢,一个人就纠缠了大量发丝;

    战刀团团长布卢姆一手裹挟着风元素双手剑挥舞的像大风车一样,和一束束银色发丝汇聚的“尖矛”砍的铿铿作响,火光四溅。

    而那乌鸦帮的干部「血鸦」朗费罗一手诅咒术更是诡异。他脚下墨绿色六芒星光芒大盛,手中捏着一只带毛乌鸦,一口咬掉乌鸦的脑袋,发出了渗人的骨裂咀嚼声。而就是这声音响起后,那魔女浑身震颤,仿佛她自己的骨头也在被啃食

    即便是不远处的苏伦,听到这恐怖的声响,也觉得头皮发麻。

    不过,最夸张的还是那个作为围攻主力的「戏法师」劳埃德。

    苏伦还是第一次看到正统的傀儡师的战斗。

    看着的魔女已经完全狂化进入了二阶段,那劳埃德一声大喝:“准备,我控制住它,你们按计划动手击杀!”

    他这话音刚落,他双手便急速掐起了一套术士印,目光如炬:“殖装·解!”

    殖装一解,这个傀儡大师的身体立刻发生了异变。

    给人的感觉他整个人突然就失去了生气,仿若不再是活人,而变成了一具傀儡。

    更加诡异的是,他身体裸露在外的肌肤都炸裂开来了。像是黑色毛线扎成的布偶娃娃被割开了表皮,里面的黑线丝絮暴露在了空气中。

    而就他手最后一个中术士印落下的时候,布偶身体里的那些“线头”突然疯涨,一条条黑线像是活物一样暴涨出去

    劳埃德结印解开殖装之后,几乎没有停歇,再次结印,口中念念有词。

    赫然施展的是他的成名秘术【傀儡奥义·木偶剧场】。

    一套三十六种玄奥的术士印看得人眼花缭乱,他这术士印刚一结好,天空中突然亮起了一个覆盖整个修道院的巨大蓝色六芒星炼金阵。光芒亮起之后,一个巨大的十字虚影架缓缓从炼金阵中凝聚出了实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