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这是一个大雪的夜。

    雪花落在的白色修道院的屋顶上,像是让建筑都变得臃肿了。

    巡警的身份很好用,苏伦顺利敲开了修道院的大门。

    庭院里也有厚厚的积雪,鸽子在高处咕咕睡觉。

    一个棕发修女接待了他。

    “乔尼警官,您是有什么事情么?”

    “街上又出现凶杀案,我担心凶手藏入了修道院里。我能进去看看么?”

    “当然。”

    那个棕发修女领着苏伦进了修道院。

    主殿里也没有供奉神像,而是炼金术士信仰的“衔尾蛇”图腾。

    苏伦想从这群修女嘴里套出一些有用的炼金知识,但显然并没如愿。

    “能了解一下修道院现在有几个修女么?”

    “六个。”

    “我需要问问其他几个人的问题。”

    “”

    “对了,爱丽丝修女呢?”

    “抱歉,她在完成的每周的功课,维护地下室的封印。”

    “封印?”

    “”

    话题谈到一半,又没了下文。

    至少苏伦知道了,这座发,这些修女在这里是为了维护封印

    不多时,苏伦走出了修道院。

    他虽然没见到那个爱丽丝,却听到了一个悲凉的爱情故事。

    故事线也补全了最后一块拼图。

    走出街道,没走几步,就听见了脚步踩碎了路面积雪的声音。

    有人在他身后。

    但那股注视的目光暂时并没有显露恶意。

    苏伦便淡定地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看到了一个浑身罩着黑色斗篷的人。

    斗篷人开口道:“你觉得我的样子丑陋么?”

    沙哑的声音听得像是发自被洛铁烫过的嗓子。

    然后他抬起头来,让人看到一张畸变怪物的脸。

    苏伦早就猜到了“它”是谁,神色完全没有任何波动,淡淡道:“外貌,从来都不是衡量美丑的关键。在我眼里,善良,无关乎皮囊。”

    之前全知之瞳鉴定的出的提示已经很明显了。

    回答“丑”与“不丑”都不是答案,

    不回答也不是答案。

    情绪才是正确答案。

    厌恶的情绪,会刺激“它”。

    这也是为什么对于苏伦来说,这个诅咒空间的难度是“D级”。

    苏伦能很好控制自己的情绪。

    顿了顿,他又看着眼前的斗篷人,叹息一声道:“布鲁克先生,我听说了你的故事,很遗憾”

    那斗篷人听了,突然就陷入了沉默。

    许久之后,他才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先生,能麻烦你来钟楼见我一面么?今晚我就要死了,我有一个请求拜托你”

    苏伦想都没想,果断答应:“好。”

    眼前斗篷人鉴定出来结果是【即将完全畸变的阿巴斯肉山分身】。

    苏伦知道他不是钟楼怪人。

    听着苏伦答应了下来,斗篷人如释重负,消失在了雪夜里。

    苏伦没去理会那斗篷人,

    他径直来到了最初就知道是破局关键的红砖钟楼。

    钟楼地步有一扇厚厚的铁门,现在已经打开。

    苏伦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没有电梯,他就一步步顺着楼梯往上爬。

    渐渐的,四周的墙壁出现了奇怪的纹路,那像是秋天的爬山虎,爬满了整座墙壁,越往上,越密集。

    后来才发现,那是些密密麻麻的活体血管。

    再往上走,墙壁上出现一些蠕动的人体器官,肠子,淡黄色的脂肪层

    即便是脚下的台阶,也变成了有滑滑黏膜的血肉,踩着湿湿滑滑的。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鲜活脏器组织的特殊腥味。

    苏伦觉得自己像是进入了一只巨大怪物的体内,还在快要到顶的时候,看到了一颗跳动的巨大心脏。

    这才是这个诅咒空间破局真正的难点。

    正常人进入这钟楼,第一反应大概是丢个手雷毁灭一切。

    刺激了楼上的“它”,后果会很严重。

    苏伦看了看鉴定出的信息,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异色,沿着血肉阶梯一步步上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