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塔外?”

    苏伦听着这才词汇,脑子里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十九号说了什么。

    不是,所有人都告诉我,地底世界就旧灵敦一个城市,现在她口中“塔外”又是什么意思?

    作为穿越者的苏伦,思维还没形成某些固化印象,瞬间想到了什么。

    怪不得他到处询问,收割了无数记忆碎片,也从来没人听说过旧灵敦城里又原主的“雷加地家族”。

    原来,根本就不是原住民,是外面送来的?

    “你如果想问你缺失的记忆,抱歉,我并不知道。”

    九号继续说道:“我只是负责把那些从黑塔外送来的‘流放者’押运放逐出内城的负责人之一,碰巧当时你被送下来的时候,就是我押运的。”

    那些?

    苏伦敏锐捕捉到了这个量词,眉头微微一皱,问道:“你的意思是,从黑塔外来的不止我一个人?”

    “是的。你只是其中之一。”

    十九号确认道:“这是黑塔的最高机密。”

    她继续说道:“黑塔连通了上层,除了拉斐尔大公和少数几个高层,没人知道黑塔之上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但肯定有别人的人类居住。因为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有一批陌生人从黑塔上被送下来。他们被清除了外面的一切记忆,让后丢到外城自生自灭”

    说道这里,十九号又解释了苏伦的另外一个疑惑,道:“这也是上次在黑爵士,我没有动手的原因。因为我知道你是从塔外来的,就一定不可能和伞组织有任何关系。”

    “”

    听到这话,苏伦陷入了沉思。

    仿佛补全了最重要的一块拼图,他突然觉得心中豁然开朗了。

    之前困扰他的很多问题,因为这番话突然就解释得通了。

    他心中嘀咕了一句:“我说这么一个世界,不应该就只有一座地下城池的,原来黑塔是连接上层的通道?”

    旧灵敦城里的人没有“地面”的概念,苏伦觉得,即便不是地面,也绝对是一个更广阔的的世界。

    放逐、押运、消除记忆

    这些关键词联系在一起,给苏伦的感觉,这旧灵敦怎么像是一所地下监狱?

    塔外的罪犯,流放到了这里,自生自灭。

    这情况,和苏伦的前世的某些剧情很熟啊十九世纪日不落帝国流放犯人的悉尼?

    苏伦想到这里,心中非但不惊,反而莫名期待。

    这世界,还真的越来越来越让人着迷了啊

    原以为他穿越来这么久,已经揭开了这个神秘世界的面纱。

    可没想,自己仅仅是解开了冰山一角的面纱。

    苏伦终于弄明白了原主的身份问题。

    虽然对那个雷加地家族还是一头雾水。

    可是,他却知道了这个世界的大致情况了。

    怪不得黑塔拥有旧灵敦绝对的统治力,怪不得要封锁高阶炼金知识,怪不得那位拉斐尔大公享有一切

    监狱长会让囚犯拥有强大的武力么?

    他想起了之前离开旧灵敦的时候,千条给他说的那句话:“变得够强,才能看到高处的风景”。

    原来是一语双关。

    高处?

    不仅仅是指高阶职业领域,还有黑塔上层!

    甚至,他也猜到了黑先生那个“第三方势力”存在的意义了。

    这一想,苏伦非但没觉得有种身为“囚徒”的绝望感,反而心中那种迫切想变强的欲望腾腾就冒了起来。

    啧啧,原来世界那么大啊

    无尽的未知出现在了的面前,苏伦眼底闪过了一抹的浓浓的探索欲

    “我想,你应该明白了什么。”

    十九号看着苏伦停滞了一瞬的符笔,又说道:“还有一个信息可以告诉你,大概你听了就不会有这么多顾虑了。”

    “哦?”

    苏伦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他也知道自己想到的,这个女人也能想到。

    从开始,交易筹码什么都是次要的。

    最重要的还是信任。

    苏伦不愿意把自己的安危,完全暴露在一个可能对她有威胁的人面前。

    哪怕十九号现在并没有表现出恶意。

    现在她断了双臂,看上能量也消耗得差不多了。

    但真要接好手臂,弱势处境的就是苏伦了。

    十九号沉吟了一瞬,又说出了一句让苏伦侧目的话来:“你应该认识那个‘罗刹女’吧?”

    苏伦抬头看了她一眼,却没回应。

    罗刹女,应该就是说的千条。

    十九号没等到苏伦的回答也无所谓,因为她确信自己的判断,继续道:“因为我曾经是黑塔保密机构的高层,所以我熟悉他们的几乎所有的情报系统。伞组织体系很庞大,想要改变一时半会儿根本不可能。也因此我这段时间截获了很多机密情报,其中就包括你的情报”

    苏伦手中的符笔没停,眸光却有了一些好奇。

    顿了顿,她直接就说出了情报,道:“我知道你现在叫苏伦,是‘钢铁十字会’的人。在内城闹腾了一出,被追杀了出来。也知道你手里有【修普诺斯的夜之黑镰】和【奥兹冰人的裹尸布】两件封禁物。之前还在外城杀掉了三个二阶职业者然后遭遇了伞组织在十字会的内线桑布的截杀,‘罗刹女’把你救了出去”

    “”

    听到这里,苏伦眉角微微一抬,原来十九号什么都知道。

    不过,一想到之前她被伞组织围困,“第三方势力”参与了救她的行动。

    不会这十九号也是那个组织的人吧?

    “你猜的没错。”

    十九号似乎看出了苏伦已经猜到了她的隐藏身份,很果断地承认了。

    她说道:“罗刹女冒那么大的风险露面救了你,我觉得你们的关系应该不简单。他们之前在城里帮我解围,然后我和黑先生接触了一下,就决定加入了那个组织。所以,我觉得我们没有敌对关系,甚至某种程度上,应该是盟友。”

    顿了顿,她看着苏伦,语气终于不那么冰冷,“不然,我也不会给你说这么多。”

    死亡,还不足以让她这样的战士委曲求全。

    苏伦一听,如果十九号真是黑先生那个组织的人,还真算“是友非敌”。

    十九号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需求,又道:“我还有一些事情没需要处理完,有几个人没杀掉,所以我现在不能死,所以才想要购买那副机械肢体。”

    顿了顿,她又道:“而且,我现在手臂断了,也需要一个人帮助我连接一下机械肢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也想请你帮这个忙。”

    苏伦听着,又确认了一下:“你加入了黑先生的组织?”

    十九号:“是的。如果你觉得需要一些必要的证明,我的储物戒指里还有组织的信物。你看到应该就会认识。”

    苏伦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储物戒,刚才顺手就当战利品戴上了,还没来得及清点里面有些什么。

    这一看,角落里赫然放着一件有“§”符号的金纹斗篷。

    虽然花纹略有不同,但无论做工和材质和那种感觉,都和千条那件一模一样。

    苏伦有了判断:“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