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苏伦这时候解开殖装干嘛?

    方便逃走?

    卡伊脑子里前一秒还没反应过来,下一秒神色就变得很古怪了。

    此刻,他已经不是对苏伦的行为觉得不对劲了,而是看着那暗金色狰狞的八臂蛛矛,眼神不对劲了。

    这他麽什么玩意儿?

    看到这奇葩的炼金殖装,甚至比刚才看到车厢里突然窜出来一个怪物更让他吃惊。

    如果不是地面亮起的五芒星阵,你说我信不信这是炼金殖装?

    蜘蛛形的炼金殖装不说外城独一无二,恐怕内城也不见得有多少。

    转念间,卡伊似乎这才又意识到,自己好像还从来没见过苏伦的炼金殖装。

    曾经倒是问过,还想着能帮忙弄一套合适枪手的殖装。可苏伦说他已经弄好了一套“还行”的殖装,卡伊也就没再多问。

    可就这?

    你管这种殖装,叫“还行”?

    还有,这是一个正经枪手该弄的殖装么?

    那八根蛛矛什么情况啊,脚多跑的速度更快么,可你也要能操控得了啊!

    虽然没弄懂苏伦要干什么,但看着那张熟悉的死鱼脸,卡伊心中腾起了一股莫名的信任。

    战场上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这家伙说能反打,就一定能打

    解开了炼金殖装之后,还没完!

    苏伦很清楚,单纯的物理伤害,很难穿透那“憎恶战士”皮肤。即便蛛矛锋利无比,可刺穿深度不够,给这怪物带来的伤害也极其有限。

    就解开殖装一瞬,苏伦也没停下来,双手术士印再次飞速地变换了起来。

    炼金阵法再次亮起,他目光也越来越犀利,最后一个术士印掐止,一声轻吟:“炼金奥义·無侍!”

    就这一瞬,他整个人的身体表面都浮现了一层淡淡的幽蓝冷焰。八根蛛矛上附着了冷火,更犹如八柄火矛,画风诡异而凶残。

    这冷焰术式一出,远处的卡伊已经不能说是惊讶了,完全是震撼。

    炼金术的品阶,往往和它们施展出来时候的动静成正比。这溢散着冥寒之意的冷焰,一眼看上去就不简单,这绝对不是普通的炼金术!

    但越是高阶的炼金术需要耗费的学习时间就越长,而且关键的是,这种高品阶的炼金术知识,根本不是想买就能买到的。

    之前苏伦来了一手“融金术”,就已经让他觉得不可思议了,现在还来了这么一手看不懂的火焰护体法术。

    就这,你平日还管自己叫枪手?

    现在可不是犹豫的时候,一旦蒸汽党的增援赶来,他们要面对的就不仅仅是一头怪物那么简单了。

    苏伦殖装一解,便再没有任何犹豫,抬手双枪齐射,瞬间把那怪物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怪物猛冲而来,他八条蜘蛛臂齐动,八足皆可以支撑,身体便以一种诡异的角度躲开了去。

    而就是这擦肩而过的瞬间,苏伦双手五指凌空一抓,数根钢线牵扯出了一个铅灰色的诡偶。丝线一拉扯,那诡偶便像是像是磁铁一样,牢牢地抓住了怪物的右侧小腿上。

    几乎同一时间,苏伦口中一声轻喝:“解!”

    那娃娃身上的符文立刻就亮了起来,一瞬间,那怪物像是脚下灌铅,左右腿发力不平衡,一个踉跄就被绊倒在地。

    这赫然是中级诡偶里的【铅沉娃娃】,通体铭刻了土系“山岳符文”。娃娃脚踩地面,像是磁铁遇到铁砂,土元素就会源源不断地附加在娃娃上,越来越重,直到娃娃能承受的极限。原本轻飘飘的木偶娃娃,足够产生上千公斤的拉扯力。

    怪物猛地摔在了地上,苏伦知道这并不足以给它带来任何伤害。

    而几乎同一时间,八根蛛腿同时一拉扯,又是一黑一红两具诡偶发出“嘎嘎嘎”的木关节触碰脆响,朝着前方猛冲而去。

    待得靠近那憎恶战士,那个黑脸娃娃下颚一裂开,口中冒出一根黑管,朝着那怪物便喷吐出一股像是石油一般黑乎乎的液体;而它身边那个红脸娃娃同时一咧口,喷吐出了一股十多米,带着磷火般特殊幽光的火焰。

    燃油遇上了猛火,立刻就像是火焰喷枪一般,将那怪物浑身都点燃了。

    这两个娃娃,赫然也是苏伦最新掌握的两种符文诡偶,【油吞娃娃】和【磷火娃娃】!

    红脸娃娃内刻了炼金阵,吐的火其实是一阶炼金法术“不灭磷火”;

    黑脸娃娃喷吐的也不是普通燃油,而是特殊调配的助燃材料“精炼磷火油”。

    燃油粘性极强,一旦沾染,根本无法甩掉;

    而磷火遇水更然,除非燃尽,否则很难扑灭。

    防御力强,恢复力强又如何?

    如果会法术的炼金术士,或许还有其他手段灭掉火焰。

    可纯粹物理攻击手段,还智慧低下的“憎恶战士”,这一烧,够它喝一壶了

    怪物似乎没有痛觉,后背燃烧着熊熊火焰,却仿佛又全然不知。

    它站起身来,一巴掌拍碎了抱在小腿上的【铅沉娃娃】,扭头看向了苏伦。

    但这一次,这怪物做出了一个甩头的动作,仿佛是要晃开遮挡视线的磷火。

    就是这一甩头,耽搁愣了一秒,这才朝着苏伦狂奔了过来。

    苏伦捕捉到怪物这细微的摇头动作,心中立刻判断:“果然!这怪物也是靠视觉感知目标位置,火焰燃烧让它的感知受限了很多!”

    憎恶战士恶汹汹地冲撞而来,一路跑,一路滴落着流淌的磷火。

    裹挟着刺骨热浪的劲风擦肩而过,这一次苏伦同样用蛛矛支撑身体巧妙地避开了怪物的冲击。

    而且这一次,比上次容易了太多。

    感知受限的怪物,反应明显弱了一截。

    这对苏伦来说,危机瞬间就降低了太多。

    原本就这样看着怪物燃烧下去,虽然大概率烧不死它,但也能把它烧残。

    再要杀,会容易很多。

    但苏伦却知道不能等下去了。

    这怪物生命力非同寻常,不速战速决,恐怕会撑到蒸汽党的增援到来。

    所以,他必须要主动出击。

    而就和这火焰怪物擦肩而过的一瞬间,怪物因为冲撞在了钢丝上,这一拉扯,苏伦整个人也跟着“嗖”一声倒飞了出去。

    不过,这正是他想要的!

    苏伦的身体倒飞,就像是投射标枪的惯性冲刺,给他施加了一个额外的加速度。

    而此刻,他已经将八根蛛矛垂直立在了身前,“嚓嚓嚓”一声声锐响,蛛矛的的尖端弹射出了锋锐的黑色尖刺。

    没撞到目标,那怪物也发现了什么,猛地急停止步。

    这一瞬,苏伦被一股巨大的惯性拉扯弹射而出,八根包裹挟着幽兰冷焰的蛛矛无惧怪物身上的磷火,直直刺向了它身体的各个要害。

    四根蛛矛分别刺向了怪物的后脑、后胸和双腰。

    不知道是不是终于感受到了疼痛,怪物身体动作明显一滞。

    苏伦没有收手,拉扯钢线,整个人也固定在了空中。而蛛矛关节灵活,并不仅仅是直刺,还能攻击侧方位的攻击点。“呲呲”又是两声入肉的刺啦声,两根蛛矛刺入了怪物的双耳耳洞。

    这蛛矛甚至比炼金弹的穿透效果更好,六根尖刺入肉半尺。

    永固了【锋锐符文】的八臂蛛矛可不仅仅是锋锐,还有这诅咒材料本身就携带的毒素特性!

    “腐蚀毒素”让蛛矛拥有了不俗的破甲特效;而穿刺之后,又瞬间释放了减缓伤口愈合的“败血毒素”。

    無侍冷焰本就附带物魔双伤,双重毒素更是让蛛矛越插越深,瞬间就给怪物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苏伦整个人犹如一只大蚊子,八根蛛腿像是八根口器,牢牢地吸附在了怪物的后背。

    因为腿多,有足够的支撑点,他还能从容避开怪物挥动的手臂,反复抽插蛛矛穿刺,持续给怪物制造出新的伤口。顷刻间,怪物的身体像是被扎破的水袋,一股又一股的蓝色血箭飙射而出。

    “嗷~”

    这偏僻的荒野响彻了怪物的愤怒咆哮。

    那怪物本能地预感到了危机,想把背后的苏伦甩下来。

    几次无果之后,它咚咚咚加速狂奔,朝那防弹运输车猛地撞了过去。

    “咚”的一声闷响,巨大的冲撞力将沉重的车体都撞得横移了数米。

    苏伦却眼疾手快,手中钢索一扯,在整个人在被压扁之前从怪物身体上弹射分离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