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苏伦也没料到,在窗外会看到屋里是这场景,一个拿刀的女人正在审讯他要找的人口贩子达姆。

    有蜘蛛腿固定,他本能地拔出了枪,想瞄准,却瞬间又压低了枪口。他可是很清楚,眼前这女人的实力强的离谱,哪怕是开枪也绝对伤不了她。最关键的是,他发现那女人哪怕是发现了自己,也没有显露半点攻击的举动和恶意。

    女人一头齐肩紫发,贴身穿着兔女郎的性感紧身衣,上身套了一身左边开叉到髋骨的哥特风齐臀超短裙,腿上有黑色长筒丝袜,还带着毛茸茸的兔耳朵配上那提刀冷漠的神情,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冷血的性感。

    看这装束,应该是为了潜入做的伪装。

    苏伦也是第一次看到这女人的身材,心中闪过一瞬念头:“我记得通缉令上头发颜色是银白色的而且,不是说她是‘机械战士’么?不像啊”

    因为比基尼似的连体衣让她的婀娜身段一览无余,臀线很高,这是臀腿肌肉爆发力强的表现。脚下再踩着黑色高跟皮靴,让她的腿看上去非常修长。就是因为这比例完美的让人觉得反而有些不真实了,仿佛是按照黄金比例人为打造的一般。

    紫发的女人似乎也没料到窗户外会突然出现一个家伙,神情闪过一抹错愕。

    两人四目一瞬相对

    一个正拿着刀架在那人口贩子的的脖子上,一个是从窗户准备爬墙进来,显然双方都看出了对方都不应该是蒸汽党的人。

    可这“行走的三百万”不找地方躲着,来这里干嘛来着?

    而且,让苏伦觉得很奇怪的是,刚才那女人看到自己的一瞬,眼里明显有发现敌人的警觉,想要举刀,可一瞬后就消失了,又收起了攻击的念头。

    那种眼神,仿佛是认出了熟人?

    双方就这么默契地都没异动。

    紫发女人似乎已经得到了自己需要的情报,她根本没在意窗还外有旁人看着,手中的白色缠绳太刀一抹,直接了结了达姆的性命。

    血贱了在了地毯上,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了空气中。

    苏伦在窗户外挂着,见证了这女人轻描淡写地杀了人,突然就不知道自己要干嘛了。

    对方没表现出半点恶意,可他也没拿到钥匙,进去也不是,离开也觉得不妥了。

    而这时候,紫发女人灭了口,把刀收入了刀鞘,这才偏头问了苏伦一句:“你来干什么?”

    苏伦道:“拿钥匙,救地下室的奴隶。”

    女人听到这话,多看了他一眼。

    她想了一瞬,弯下腰,面无表情地从尸体的腰间扯下了一窜钥匙,抛给了苏伦,又补充了一句:“我会在屋里多待五分钟。”

    话虽然简短,但苏伦也挺明白了,他只有五分钟的时间救人。

    又或者五分钟后,她准备搞出什么大动静?

    “多谢。”

    但苏伦也没管闲事,他是来救人的,这女人想干嘛,他没兴趣知道。

    他掉头就准备离开,可临行前,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你认识我?”

    “”

    女人很冷漠,根本没搭理他的意思。

    苏伦等了一秒,没得到答案,顺着墙壁就爬了下去。

    但他读懂了刚才那女人的表情。

    她一定认识自己。

    不,确切地说是认识“原主”!

    这世界的超凡能力千奇百怪,未必没有那种高精度人脸识别的能力,比如眼睛、头骨轮廓、牙齿这些外貌特征是靠易容也不易改变的。

    这女人显然认识原主,但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交情。

    她是什么人,原主又是什么人?

    苏伦没去多想,拿着钥匙下了墙壁。

    收起了植装,然后直接走到那地下室。

    打开了厚重铁门,一股恶臭气息铺面而来。里面关着约莫五六十个衣衫褴褛的人,有老有小,一眼就看出是底层讨生活的贫苦人。他们蹲在牢房各个角落,看着蒙面的苏伦瑟瑟发抖。

    苏伦没啰嗦,直接说道:“你们走吧,出去后上二楼,记得不要发出声音。从二楼窗户跳下围墙就能去外面的大街上,能不能逃走,看你们自己运气了。”

    如果能帮,他不介意顺手帮一把,但他很清楚自己一个人根本无法带走这么多人。

    牢里的人先还有些恐惧,可看着地上守卫的尸体,也知道眼前的蒙面人应该不是人口贩子。

    有一人尝试着门口走去,发现苏伦并没有阻止他后,便快速往外逃去。见状,屋里的人这才一窝蜂就涌了出去。

    苏伦眼疾手快,在门口抓住了三个半大小子。

    其他人看着他抓人,并没有多管闲事,一瞬间偌大的地下室就跑的一干二净。

    南希三个人被抓住,满脸惊恐,以为这蒙面人要为难他们。

    苏伦却没有废话,直接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三套新衣服装和皮靴,说道:“丹尼委托我来救你们,跳出围墙后立刻换上衣服,记得把脏衣服丢入下水道。然后也不要乱跑,沿着街道往南边慢慢走,别东张西望!”

    骑士街区的孤儿小偷已经被抓干净了,这几个家伙要是就这样逃到上街,很容易就会被蒸汽党的人认出抓回来。苏伦可不想麻烦再救一次。

    三人一听到丹尼的名字,满脸兴奋。

    贝塔:“啊,丹尼大哥来救我们了!”

    布朗:“我就说嘛,丹尼大哥一定会想办法救我们的。”

    那个叫南希的小姑娘看着苏伦,怯生生地说一句:“谢谢你,先生。”

    苏伦打断了这几个小屁孩的兴奋,冷喝一声:“赶紧走!”

    三个半大小子被一吓,没敢耽搁,上了二楼。

    苏伦却径直从小楼大门走了出去。

    现在人已经救出来了,他要做的就是给他们多拖延一些时间。

    等了几秒,苏伦侧耳一听,似乎有两个蒸汽党的家伙听到了动静朝小楼走了过来。

    然后黑暗中又是“噗噗”两声低沉的枪响,尸体直接倒在了路上。

    苏伦走出了小楼,站在了空地里。二楼铁楼梯上那两个喝酒的暗哨也发现了他,可还没来得及发出预警,头颅就炸裂开来,尸体从铁楼梯上哐当掉了下来。

    而杀人的同时,苏伦也留意到三楼窗户有一股注视他的目光,抬头看去,那个紫发女人正在冷漠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苏伦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杀掉了小楼附近的所有蒸汽党成员,然后他才不慌不忙地走向了厕所的窗户,又翻了进去。

    穿上了外套,去掉了蒙面的骷髅头巾,就像是一个正常上厕所的酒客,再次回到了会所大厅。

    整个救人过程花了不到八分钟。

    卡座里,迎接他的是兔女郎娇媚的微笑

    苏伦没着急离开,而是和女郎喝着酒。

    之前他还有些担心自己被怀疑,现在正好,这位“行走的三百万”大概会为今晚的一切事情背锅。

    不过黑帮死掉几个人原本就不算什么大事儿,复仇、火并、冲突哪天不死几个。

    他更在意的是,这女人来这里干嘛?

    还有,她为什么会认识原主?

    “达姆是奴隶商人,那女人来找他干嘛?她现在是S级通缉犯,不好好藏着,冒这么大风险来作案目的肯定不简单”

    苏伦脑子里刚冒出了这个念头,心中估摸着那紫发女人说的五分钟时间应该快到了。

    就这时候,突然整个会所灯光一暗,天花板上冒出了浓浓的烟雾。

    有人大喊道:“不好了,着火了!”

    楼上大概是点燃了什么易燃液体,火势蔓延得非常快,浓烟转眼就弥漫了整个“黑爵士会所”。

    苏伦看着天花板着火,眉角微微一扬,心道原来是放火灭迹。

    这一喊,楼上咚咚咚传来了混乱的脚步声,一楼舞池的上千人就开始慌乱朝门外涌。

    苏伦也搂着兔女郎从容往外撤。

    出门的时候,正看着一群蒸汽党的家伙正在门口一一排查,似乎也猜到可能有图谋不轨的人混在人群里逃走。

    兔女郎一脸惊慌失措地地挽着苏伦的手,“熟客”自然没被怀疑,他们顺利出了门。

    “天啊,太吓人了,怎么会突然着火”

    “噢,茉伊拉,今天太扫兴了,只能改天再来找你了。”

    “尼古拉斯先生,下次见咯”

    苏伦没多留,招了一辆蒸汽出租车,上了车。

    机车沿着街道往南,正好遇到了南希三个半大小子正沿着路边在走,倒是装的有模有样。

    苏伦招呼他们上了车,然后又在街角接上了丹尼,一行人朝着南城区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