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苏伦刚窜出地下室刚来到客厅,立刻就感受到了一股陌生的视线落在了他身上。

    换做之前,苏伦或许还感知不到那微弱的视线。可现在,收割了比尔感知能力的他却很清楚地确定那窥视之人正站在他身后飘窗的位置!

    “屋里进人了!”

    苏伦心中一凛。

    他也是果断之极,判断有人之后,便单手五指作抓,瞬间将两具符文诡偶从风衣中牵扯了出来,护在了身边。而他另外一只手已经握在了黑箱子的把手处,只要一挥动,立刻就能斩出一道空间裂缝。

    有人闯入,也就证实他之前的猜想是正确的。

    这屋子就是个陷阱!

    猎人亲自来查看猎物了!

    如果是他猜测的那位叛逃的黑塔学院副院长,苏伦很清楚自己只有一次动手的机会。

    所以他第一时间连枪都没拔,一旦看到人,必须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动手。哪怕是赌着被反噬暴毙的可能,也必须把那暗中窥视的家伙斩于刀下。

    这一系列动作只在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苏伦觉得自己发反应已经够迅速了,可没想,对方的反应更快!

    他正在扭动身体,回身想要捕捉到那闯入者的位置,握着黑箱的手也顺势横切了过去。只要看到人,胜负就在一瞬间。

    但突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苏伦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动不了!

    不是被精神控制,而是那种四周的空气仿佛变成了固体,让他无法挣脱的禁锢感:“高阶控制系法术?”

    而这时候,他身后那闯入者也发出了一声明显大感意外的轻咦:“你居然活着出来了?”

    “顶级职业者啊”

    苏伦听着背后传来的声音,心中呢喃了一句。

    不过转瞬,他就放松下来了。

    实力的差距,已经大到了根本不是拼命能弥补的程度了。

    何况,即便自己做出了攻击的举动,他依旧没从背后那人身上感受到“恶意”。

    对方显然没有动杀意,又或者暂时没有。

    而说话的时候,那个人也缓缓走到了苏伦正面,他首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你不要误会,我对你并没有恶意。困住你,也是为了你的安全,免得你做出一些无意义的举动”

    苏伦听着这话,也知道对方看出了他的打算,装着糊涂道:“阁下既然是高阶职业者,私闯我的住宅,恐怕不太好吧。”

    眼前这人身穿着一身黑色斗篷,遮住了脸,让人看得五官是一团模糊的轮廓。

    他似夸非夸地说道:“你还真够警觉的。如果换做别人,哪怕是高阶职业者。此刻恐怕已经是你刀下亡魂了”

    苏伦听着双眼微微一眯,不置可否。

    他觉得对方是看出了自己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心中也觉得不妙。

    想着今天哪怕是死不了,恐怕镰刀也保不住了。

    可那斗篷人似乎完全猜到了他的想法,直接就说道:“你手里是【修普诺斯的夜之黑镰】吧?啧啧,没想到居然落到你手里了。不过你也放心,那种封禁物对别人来说是宝物,我来说却并没多大吸引力。能逼得我用到这种兵器的人不多,真要拼命的时候,它也没什么用了。”

    苏伦听到这话,目光中异色一闪而没。

    但随即也品味出了这斗篷人话中的潜台词:整个旧灵敦能逼得我用这镰刀的不多!

    能说出这话来,这家伙得多强?

    苏伦觉得看着这斗篷人,仿佛是比看到他们十字会的老大「仲裁者」查克的更深不可测的感觉。

    再一想会被比尔那个“伞组织”的少校追踪的人,肯定不简单。

    不过,既然不是来谋财,也不害命。

    这斗篷人来这里干嘛?

    咦对了!

    为了那个诅咒空间!

    苏伦没有多说话,他是被动的一方,默默听着就好,对方总会道出目的。

    而这时候,他万万没想到这斗篷人居然没提来意,而是淡淡地问了一句:“你之前是去了黑市,要找一个大师级工匠帮你锻造一副特殊殖装?”

    苏伦一听,目光微缩,“阁下跟踪我?”

    他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被跟踪了。

    但脑子里急速回想,却如何也没发现自己到底什么时候露出了破绽。也想不通,对方一个高阶职业者跟踪自己的目的。

    “不,你误会了,我也只是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