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再次回到了三楼,苏伦听着楼下的动静突然就消失了。

    没有血水声,没有枪声,也没有怪物发出的古怪声音。

    苏伦松了一口气,若有所思:“「盲探」比尔应该在这里待了几个月了,就他刚才那作死的脑补频率,肯定不可能活这么久。那么我刚才看到的八成也不是活人”

    他也确定了自己之前推断出的一个空间规则是正确的,那就是:人死掉后,恐怖具现的怪物,就会消失,空间也会恢复原状。

    否则他刚被卷入的时候,三楼和二楼一个怪物都没有,也没有战斗痕迹,这就明显不对。

    如他所料,这是一段触发式剧情!

    只有有外人进入的时候,才能发生。

    唯一他不确定的是,新出现的怪物是否会追来。

    现在看来,运气不错

    “看来还得下去一趟”

    心中还有一些疑惑没解决,虽然凶险,但苏伦依旧打算再下去一趟。

    毕竟他自己想要出去,就绕不开医院二楼。

    侧耳倾听了一阵,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苏伦小心翼翼地再次走了下去。

    然后,他又看到了之前一模一样的一幕。

    「盲探」比尔正坐在的一个诊室的门口,脚下流淌着鲜血。

    苏伦目光微微一凛:“剧情回档了?果然是那位盲探的临死残念么”

    老牛仔再次发现了苏伦,问出了同样的话:“你是人类?”

    “是的。”

    苏伦回应了同样的话。

    原本想用全知之瞳鉴定一下二楼到底有什么玄机,也看看瞎子现在是什么状态。可就目光注视过去的一瞬,那瞎子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突然就拔枪了!

    苏伦瞳孔猛地一缩。

    作为“枪械专家”的他,看着那位的细微肢体动作就知道他要拔枪,便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再次窜上了楼梯。

    几乎同一时间,枪声灌耳,子弹已经擦着他的大腿擦过。

    要是刚才没及时闪避,这一枪估计能要他半条命。

    回到了三楼走廊,二楼再次恢复了平静。

    苏伦呼出了一口大气,叹道:“枪械大师强的这么离谱。差距还有点大啊”

    比尔会开枪,也不算太出乎意料。

    换做苏伦自己也会这样做。如此诡异的医院里,遇到一个人类可能性不大,特别是还有莫名其妙的探视目光。

    刚才他才站得楼梯那么近,就是为了提防这点。

    不过,这一趟下去虽然受了一点伤,可也确定了一些事情。

    刚才鉴定的那一瞬,比尔的头上冒出的不是【人类】的字样,而是【灵魂具现体】。

    生物学上来说,他已经死了。

    但在这空间里,他又以一种类似NPC的方式活着

    “二楼发生的事情,应该就是瞎子临死前的场景再现”

    苏伦拿出了药水处理了一下自己大腿上的擦伤,心中也快速分析起来了。

    如果没有那个会补脑的瞎子,他现在应该很顺利地去二楼找档案了。

    现在有了这么一个家伙,他一下去,就要面对那家伙补脑出来的的高阶畸变怪。

    不让他胡思乱想?

    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杀了他。

    可是苏伦现在已经确定了那个比尔强的离谱。

    刚才仅仅是看了一眼,就挨了一枪。

    苏伦觉得但凡他起了一丝杀念,估计一下楼梯,迎接他的就是一梭子弹。

    击杀方案,直接PASS!

    “不过第一次对话了这么久才出现怪物,应该是他当时的注意力在我身上的缘故。只要分散他的注意力,及时给他说明情况,或许能阻止畸变怪出现”

    苏伦想到其中的关键,决定再下去一趟。

    他深吸了一口气,暗示自己不要表现出任何敌意和让人误会的举动。

    然后再次走下了楼梯,果然又看到了老牛仔在板凳上流血

    比尔同样第一时间发现了他,第三次说出了同样的话:“你是人类?”

    苏伦回应道:“是的。”

    接下来又是同样的对话展开,比尔想要试探苏伦的来路。

    这一次他没有隐瞒自己的方法,直接说道:“我发现了这诅咒空间的规则,这里的怪物其实是我们脑子里具象化的东西。只要控制不去想,怪物就不会出现。”

    既然对方已经死掉了,他也觉得这个消息也没必要隐瞒。

    何况,一个没有表露出恶意的枪械大师,在这个诡异的诅咒空间里,说不定不是敌人,还是一大助力。

    听到这话,比尔眉头瞬间皱了起来,似乎在思索。

    一瞬后,这个被誉为神探的瞎子很容易就想通了其中关键点,恍然道:“怪不得,我之前就觉得出现的畸变怪物很熟悉,原来是这样。”

    两人又聊了几句,苏伦看着没有怪物出现,也猜到了这位盲探大概已经控制了自己的一些恐怖想法。

    苏伦打算把他拉拢成临时队友,便说道:“比尔先生,我听过你的大名。我觉得,如果我们想从这个诅咒空间出去,最好是寻找一些能出去的方法。”

    比尔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嗯。我正好需要一个帮手。”

    苏伦也没想到,比尔自己其实已经想到了破解这诅咒空间的方法。

    这老牛仔直接说出了他的看法:“常规破解诅咒空间的方法有三种。第一、干掉制造空间里场景的诅咒源;第二、找到那件诅咒物;第三、制造空间无法承受的能量波动强行破开。但这一处空间有些特别,它会吸入‘意识到它存在的人’。而你发现的那个‘恶念具象化’的规则也让我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形成这处空间的诅咒源极有可能是一股非常强大的‘怨念’!”

    非常强大?

    能让这位枪械大师说出这话,苏伦眉头也皱了起来。

    事情比预想的还要麻烦很多。

    他对诅咒空间的了解远不如这个比尔,很多东西都是他的认知盲区,也没想到破解诅咒空间还有这么多讲究。

    现在一听,那个去和BOSS直面硬刚的选项立刻排除了。

    不用去赌概率,极大可能是连鉴定都来不及,见面即死。

    剩下活命几率最高的方案,似乎也只有找到那个“怨念主”的名字诵读出来。

    苏伦也没想,这个比尔居然和他想到一块去了。

    比尔继续说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处诅咒空间的危险评级已经达到了‘S级’。那‘诅咒源’的能力恐怕已经超出了我们能承受的范畴。所以,贸然去找,会很危险。”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而我从一些途径了解过破解这一类‘怨念类空间’的特殊方法。或许我们试一试。”

    苏伦虽然已经知道了破局之法,却也好奇地问道:“什么方法?”

    比尔道:“某些特殊怨念主只要念诵其名就能破解。我们可以先尝试这个方法。在这空间找到‘怨念主’的名字,然后念诵,或许运气好能直接出去”

    一语中的,苏伦听着暗赞着这位心思缜密的盲探果然名不虚传

    商量好对策,苏伦就和比尔开始在各个诊室里收寻线索。

    苏伦全程都在提防突然会出现的怪物,却发现自己的担心多余了。他也很惊讶,这个盲探比尔居然也能完美控制自己不胡思乱想。

    没了怪物的干扰,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一间特殊的房间:院长办公室。

    根本没耽搁多少时间,比尔的侦探技能,让他们很快就在墙上的壁画后找到了一个保险柜。

    苏伦原以为这保险柜会很麻烦,却不想这老牛仔拿着听诊器和万能钥匙一阵捣鼓,竟然很轻松就打开了。

    侦探果然是一个什么都懂,什么都精通的大杂烩职业。

    保险柜里没有什么贵重物品,就只有厚厚的一堆笔记本。

    苏伦随手拿起一看,立刻就意识到,他们找到正确的线索了!

    这笔记本中记录的都是一项叫做《活尸研究》的实验日记,大概有二三十本。他很容易就看找了落款人的名字,几乎每一本的日记后都写着:提尔米多·M·契科夫。

    苏伦随手翻了几页,就看到了笔记上写满了各种密密麻麻的数据,符文知识,炼金知识内容太过高端,甚至绝大部分,他连看都看不懂。

    一瞬间,苏伦就意识到这些古代炼金日记价值不可估量。

    然后也没细看,全都收入了储物戒指中。

    按照恐怖剧情的尿性,直觉告诉苏伦,他们发现了这种关键线索,八成会触发什么连锁反应。

    果不然,就在打开保险柜数秒后,院长室的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异常动静,听着像是从医院更底层传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