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因为之前在暴风庄园有亲身经历过一次,所以苏伦这次再看着四周突然变幻的光景,也没了多少惊讶。

    “这房子的地下室居然是一处‘诅咒空间’?”

    苏伦眉头皱了起来。

    突然从银杏街88号的地下室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场景中,他突然就明白了前一任租客的那个瞎子尸体为何消失不见了。

    不出意外,就是被吸入这处特殊空间中。

    “诅咒空间”通常的解释是古代强大诅咒物能量外溢,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形成的特殊空间(是,却不完全是)。因为也有例外,具体成因至今没有被完全破解。

    这是一种像是储物戒指那种折叠空间一类的次等空间,像是空气中的气泡,蕴含某些特殊法则。也可以理解像是“游戏副本”一样的存在,有剧情,有怪物,肉身进入,真实死亡。

    空间里的场景,大都是诅咒物原主的某个记忆执念片段,一场噩梦,一段生死经历通常都很诡异,且危机四伏。

    而且一旦进来,就意味着只能找到正确的通关方法,才能活着出去,否则会永远困在这里。

    当然,成功破开之后,或许就能看到那制造特殊空间的“强大诅咒物”了

    “一个念头就触发条件的诅咒空间么有点邪乎啊。”

    虽然莫名其妙被卷入了一个诅咒空间,苏伦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一般的“诅咒空间”入口都很容易辨识,通常是有一团黑乎乎的扭曲光门,又或者什么蜃景。靠近一定距离才会被吸入。

    而这一个,显然有些特殊。

    靠想的。

    如果之前苏伦没有去细想房子的异常,当个普通的租客,大概也不会出现问题。

    就是因为想到了,才触发了这特殊的进入条件。

    如同全知之瞳鉴定出来的解释那样:「你意识到它存在的时候,它才会存在」。

    不过,苏伦的性格,让他瞬间冷静下来了。

    如果这空间必死,慌张那种情绪纯粹是多余的。

    如果有破局的方法,冷静反而会让他活下去的几率更大。

    如同昔日无数场恐怖游戏的开场,苏伦瞬间进入了思考状态。脑中冷静地仔细回想着一切有用线索,观察着眼前的一切。

    上次在暴风庄园那个诅咒空间里,最大BOSS是“幽灵种”佩斯托娅小姐,因为嘴遁,他成功通关被送了出来。

    有了通关经验,苏伦觉得,总能找到破局的方法。

    要么靠智慧,要么靠枪。

    这是一个看上去像是医院的地方,四周的墙面都刷着白漆,诊室门口有铁椅子椅子。没有窗户,两边都是一间间房间。光线时明时暗,灌入的夜风呼呼如鬼嚎,和恐怖片里场景一模一样。

    他摸了摸腰间的枪还在,身上的储物戒指也跟着带进来了,这是个好消息。

    他又用“全知之瞳”看了一下四周的东西,也能正常鉴定出来,就和真实世界完全一样。

    什么:【破损的墙砖】、【六角煤气灯】、【生锈的铁椅】、【一团发霉的狗屎】

    原地观察了一会,苏伦并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信息。

    但无论从哪里看,这个走廊都安静的有些诡异。

    苏伦没有随意走动。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心道:“如果我现在是置身一个特殊空间,这样的话,全知之瞳也应该能出一些东西的”

    想到这里,苏伦将瞳孔散开,再将视野中的所有东西当成“一件物品”来鉴定。

    下一秒,果然就看到了不一样的鉴定结果。

    【一股执念凝聚的特殊场景】

    描述:这是一千年前旧灵敦城里的哈维尔医院住院部的场景;

    破解方法:找到这股怨念的主人,念诵出它的全名,你就能从这股执念中挣脱出去

    “好像这就找到通关的方法了?”

    苏伦看着的眼前的提示,眉角微微一扬。

    全知之瞳果然没让人失望,直接就告诉了他如何离开这诅咒空间。

    但仔细一想,他又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要念诵执念主人的‘全名’?这似乎才是重点。”

    苏伦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些华点。

    鉴定是找出了通关的方法,可因为没看到,全知之瞳也不知道那位怨念主叫什么。

    当然,他也可以赌一把,见着那大BOSS之后,当面来一手鉴定。看它先杀了自己,还是自己先念诵出的它的名字。

    而且,万一鉴定出个【人类】又或者【怨念】类别介绍而不是名字,苏伦觉得自己怕不是要当场去世。

    “我记得之前看到的场景不是叫什么‘哈尔维的怨念停尸房’么?那大BOSS现在在停尸房里?”

    苏伦思索了片刻,在原地站了二十秒,然后大概就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了。

    这开局,他挺熟。

    现在知道了破局之法,最好的选择是能在医院其他地方找到线索,知道那位“怨念主”的全名,然后念诵出来,出去。

    最坏的情况是,他必须是去停尸房,和大BOSS面对面。

    比最坏更坏的情况是,大BOSS会出来满世界游荡,来个突然见面

    “如果这空间的怨念主像是佩斯托娅那样有智慧的话,通关或许就没那么麻烦。如果是只懂杀人的怪物就全看运气了。”

    苏伦没敢大意。

    停尸房是个很关键的词,通常那种地方都是在医院的最底层。

    苏伦没打算直接去那里。

    他的目标也很明确,打算去找档案室又或者什么值班室看一眼。虽然这个医院是一千年的,但从医院规模来看,从业人员应该不少,大概率有一些排班管理制度。找到今天的值班表,大概就知道医院里有些什么人,或许能直接找到那位“怨念主”的情报。

    长长的走廊空无一人,煤气灯忽明忽暗,视野中仿佛有种被黑纱蒙眼的模糊感。

    苏伦拔出了枪,压低了呼吸,尽量不制造出动静。

    他悄然走到了了一间病房门口,透过房门上的小玻璃朝里面忘了去。病房里排着七八张铺着白床单的病床,但空无一人。

    门上挂着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值班护士珍妮丝·乔治。

    医院安静的有些异常了。

    “不对啊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

    苏伦看了一眼病房,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护士站,一个人都没有,“哪怕是恐怖场景,僵尸、鬼影什么的也该来一个吧?”

    脑中这念头刚一闪过,他突然目光一凛,敏锐地发现了什么。

    根本没有任何犹豫,抽枪就朝着身后扣动了扳机。

    “啪!”

    “啪!”

    两声急促而轻微的枪响打破了诡异的寂静。

    【青鬼】因为加装了方盒枪口抑制器,声音并不炸耳,在这幽闭的走廊里也没有传的多远。

    “咦”

    苏伦连开两枪之后,视线聚焦,看到两枚子弹镶嵌在了墙壁上,脸上露出了一抹惊疑:“居然没打中?”

    境况就变得有些诡异了。

    他瞳孔微微一缩,后背靠墙,目光凛冽地扫视着眼前空荡荡的走廊。

    苏伦记得很清楚,刚才在病房门的玻璃的倒影上看到了一个人影,一个青面黑眼浑身血迹的女护士正拿着刀正站在他斜后方

    他这才本能地开枪,却不想居然没击中目标。

    而且,不仅没击中,那个持刀女护士居然不见了?

    “难道是‘幽灵种’?”

    苏伦脸色微微有些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