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苏伦觉得花得钱还是值得,骑着他的小摩托来到了北城区的伯德街区,比搭乘城际列车节省了大半个小时。

    他把机车停在当地小帮派看管的停车场,然后去了地下的暗影巷。

    暗影巷的黑市不仅售卖各种见不得光的炼金材料,也是外城的情报聚散中心。

    这里能找到很多职业者的相关的情报,也能找到一些大有来头,却不敢露面的各职业高手。

    因为已经来过很多次,苏伦熟门熟路,直接去往了发布雇佣委托任务的情报铺子

    路过告示栏的时候,苏伦瞥了一眼。

    原主的“寻人启事”仍然挂在上面,金额还上涨了,提供线索都变成了二十万里索。

    自从他从蕾娜那里知道了内城没有原主的“雷加地”家族后,再看着这通缉令,就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到底是谁在通缉原主?

    苏伦看了看上面领取报酬的方式,指向的是一个职业消息商人的小酒馆。

    虽然顺着这条线顺藤摸瓜,他大概能知道是谁在悬赏,但却没必要。

    不用去想,这条藤蔓上摸上去,小鱼之后有大鱼,大鱼之后有鲨鱼,最终会触雷,查到一个庞大的组织(家族),反而会引起那幕后悬赏人的警觉。

    如果不是被通缉令牵连,苏伦对原主的过往没有任何兴趣。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越低调越好,让幕后人以为原主已经死掉了,这通缉令自己落灰了就好。

    苏伦没多看自己的通缉令,抬眼看了一眼榜首的那张熟悉的红色告示。

    依旧是之前那个悬赏百万的女人,不过现在她的赏金涨到了两百万。

    “居然还没被抓住,这女人还真厉害啊。到底是犯了什么事”

    苏伦看着目光稍有有异色,心中琢磨着什么。

    上个月的的拍卖会之后,正巧他就亲眼见证了这神秘女人被一群伞组织的人围捕追杀的一幕。

    那种情况下都还逃掉了,确实挺让人惊讶。

    毕竟内城“伞组织”在外城人,特别是黑帮分子眼里,就是一个根本无法力抗的神秘组织。传说这组织里拥有遍布整个旧灵敦的情报网,无数高阶职业者,拥有最顶级的科技装备甚至,可能你身边的某人,就是他们的外聘临时工。

    被他们盯上,只有死路一条。

    苏伦觉得这组织有点像是前世的CIA,克伯格什么的。

    以后没事儿,最好别沾染上关系

    不多时,苏伦从情报铺子里走了出来,眉头却微微拧川。

    能处理暗金材料的“大师级工匠”在外城不太好找。情报商人那边也是给了一个模糊答复,说是先打听着,真有消息了再联系。

    毕竟,那种人物凭手艺就能在内城混个不错的职位,不会缺钱的。除非特殊的情况,否则不会有大师来外城讨生活。

    不过,苏伦却等不及。

    在黑帮混迹,保不准意外和明天谁先来,他迫切地需要尽快炼制出【八臂蛛神矛】。

    “难道真要去内城找?”

    如果换做之前,苏伦除了等,确实没办法。他一个黑户,根本去不了内城。但现在不同了,认识了蕾娜,还有胖子查理也算有点小交情,牵牵线或许也能找到一个大师级工匠。

    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用这法子。

    不说【八臂蛛神矛】的适用职业本来就很挑剔,暗金材料制造的植装需要的身体收容值肯定极高,岂是一个外城普通黑帮成员能装备得了的?

    鼠有鼠路,黑帮分子还是最好走黑市渠道,虽然依旧有风险,但绝对比暴露在阳光下更好。

    想着想着,苏伦又来到来的“罗森的炼金小铺”,那个戴眼镜的小老头老板正在收拾他那逼仄拥挤的小铺子。

    炼制植装还需要一些其他材料,现在有了钱,正好先把其他材料筹齐。

    老头听到了门口的铜铃响,抬头招呼了进门的客人,“这位贵客,你需要些什么?”

    虽然苏伦拿出了材料清单,照着念了一遍:“我需要三十毫升‘千曼兰的汁液’,‘水鬼铜’三公斤,‘石心鬼的心脏粉末’两百克,‘无色溶剂’”

    小老头看了看清单,灰白的眉毛挑了挑,略显惊异道:“噢,都是很高级的材料啊。想一次筹齐可不容易我算算,这些材料的话,大概需要会三十万里索。需要要的很急,报价可能还会多两万。”

    顿了顿,他说道:“五万定金,最迟五天你就能拿到这些材料。”

    苏伦:“没问题。”

    工匠没找到,材料迟几天也无所谓。

    虽然已经把帽檐压得很低,但他也觉得老头肯定认出了自己这个熟客。毕竟已经来买过很多次材料,这些精明的老板看人一向很准。

    而这时候,苏伦想到了什么,随口问了一句:“请问,您知道哪里可以联系上大师级的工匠么?”

    黑市的老板们路子都很野,说不定能探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你要找大师级工匠?”

    老头似乎并不多意外,看了他一眼,沉吟了一瞬:“嗯在外城,这可是有点难办。”

    听到这话,苏伦神情一怔,回味出了老头这话语中语气不太对。

    “有点难”可不是没有可能!

    苏伦脸上异色一闪而没,再次问道:“如果你能提供有价值的消息的话,按照规矩,我可以为我的问题支付相应的报酬。”

    老头看了他一眼,没回答,先反问道:“你是有很高级的植装需要锻造么?”

    显然,不仅仅是钱的问题。

    “是的。”

    苏伦听到这话,就知道有戏,半点没有表现出让人不愉快的质疑。

    听到这话,老头这才说道:“我店里确实有一位经常光顾的客人,他至少精通‘专家级’的锻造技术。我可以帮你问问,但你得先告诉我你要锻造什么。我也好转告,看那位先生是否有兴趣接受锻造委托。”

    至少是“专家”?

    那就很可能是“大师”!

    黑市店铺老板很少会看走眼,能让他说出这话,绝对是靠谱的。

    苏伦听着心中一喜,没想到随口一问还真得到了有用的线索。

    他也没直接说委托,而是谨慎地问道:“您说的那位‘先生’可靠么?”

    老头语气肯定道:“当然。那位先生是和黑市的组织者有很深的关系。如果你们之间谈成了委托交易,我甚至可以为他担保。”

    “好!”

    听到老头这话,苏伦再没了后顾之忧。

    他直接说道:“我手里有黄金图纸【八臂蛛神矛】和一副暗金级的主材料,所以需要一个能保证炼制成功的大师工匠。”

    上次他拍下图纸就是在这里,老头认出了他,肯定也是知道图纸在他手里的,没必要藏着掖着。何况老头都敢说担保了,这事儿也妥了。一个固定铺子的黑市老板担保,分量可不低。

    “喔暗金材料?也难怪需要大师工匠”

    小老头听到这话,脸上这才露出了一抹惊讶。

    似乎并不是没见过好材料,而是很好奇一个需要锻造一阶植装的半职业者,到底从哪里弄到这么高级的诅咒材料。

    但他也很守规矩地没多问,又说道:“我帮你问问吧,那位先生一个月总会来几次铺里买材料,但我不确定什么时候会得到消息。”

    苏伦点点头:“谢谢,我近期会经常过来的。如果那位先生真有把握锻造这副植装,请务必让他开出委托条件。即便是比市场价略高,也是可以考虑的。”

    在外城找到一个大师工匠可不容易,哪怕挨宰了,也只认了。

    好在现在身上有钱了,这才有底气说出这话。

    小老头:“这我可不敢保证。那位先生的脾性很古怪,他只会锻造自己有兴趣的炼金物品”

    苏伦很识趣地拿出了一叠不厚不薄的钞票,推在了桌子上:“拜托你了。”

    小老头看着钱的份儿上,也没多说,“我尽力吧。”

    而苏伦从黑市离开后,却是不知不多时,一个穿着风衣的中年人就正巧光顾了“格森的炼金小铺”。

    老头看了中年人,认出了他,热情地招呼道:“黑先生,您今天需要些什么材料?”

    “清单上的材料都来一份。”

    风衣人递出了清单,淡淡地又说道:“对了,铺子里最近有收到什么稀有诅咒材料么?”

    “有收到一些。我这就拿您看一下。”

    每个月这位先生都会来买一些材料,老头也不啰嗦,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些从猎荒者和同行手里收来的稀有材料。这些材料都很高级,不是铺子里摆着的那些初级材料,有二阶,甚至三阶的高级货。

    “噢,差点忘了,黑先生。有一件您大概会感兴趣的事儿,一位顾客需要锻造一副暗金材料的植装,委托我寻找能炼制的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