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其实苏伦早在之前布局等刺客上门的时候,就已经找到了那柄在污水中躺着的黑镰。

    惊喜之余,用全知之瞳看了看这柄传说中的“封禁物”,突然就觉得有些

    嗯怎么说呢

    就是挺蛋疼的。

    听说过这封禁物大名的,只知道这镰刀杀伤极强,无物不破。

    却从未有外人知道它的诅咒特性更是强的一批。

    【修普诺斯的夜之黑镰】

    品质:传奇

    描述:它无坚不摧,无物不破,但也小心它会在睡梦中割掉你的头颅;

    诅咒特性:使用镰刀可制造割裂虚空的远程斩击,对任何法则层面不高于镰刀本身锋锐极限的物质造成‘一刀两断’特效;但一小时内,使用者的身体会受到该次斩击80%的伤害反噬,哪怕它已经不在你身边,刀刃也会割裂虚空悄然而至。短时间内使用频率越高,斩击威能越大,反噬时间越短;

    详解:古代炼金术士大能们用炼金法则创造出来的超阶诅咒物。这种物品一般具有神器的部分功效,但遵循等价交换法则,越是厉害的诅咒物,负面效果就越强;可作为高阶职业进阶材料。

    (备注:神器封禁物诅咒物普通炼金物)

    “封禁物”其实就是更强大的诅咒物。

    通常它们的诅咒特性不可控,所以绝大多数时候,那些超阶诅咒物都会被封禁起来,以免外溢的诅咒特性会影响到周围其他人或物。

    苏伦看到这镰刀的属性,脑子里第一时间就冒出了一句话:杀敌一千,自伤八百。

    明明一柄超级强兵器,有了这么一个诅咒特性,立刻就变成了和敌人同归于尽的“自爆炸弹”。

    现在他已经在这个世界生活时间不短了,对“诅咒特性”也有了一些了解。

    似乎是因为炼金术士们没有神祇的信仰,他们只依靠自己和自然物质的力量,所以某些超越了使用者当前领悟层次的高阶法则力量,并不能直接使用。

    故而古代那些炼金术师大能们,才想到用等价交换法则来取巧,强行催使这些强大的力量。

    炼金术士信奉“万物有价”,力量的使用也是如此,越阶使用,就得承受相应的反噬。

    后来想想,苏伦也觉得挺合理。

    不然你凭什么一个一阶职业者,就能随手斩出空间裂缝?

    哪怕是神器,也是领悟了高位法则的强者才能使用的。

    所以,这柄黑镰也是他给自己留的后路。

    不到万不得已,没打算用这东西来“赌命”

    现在突然遇到了这么“领主级”的蜘蛛女皇,连炼金弹都打不动,对苏伦来说已经是必死的局面。他没觉得除了黑镰,自己还有任何手段能对付得了它。

    但也没什么好后悔的。

    反正只要他还惦记这柄封禁物镰刀,迟早都会来这下水道。

    只要来,也迟早都会被这蜘蛛女皇阴一波。

    之前不知道这地窟的情况,苏伦以为自己二阶的时候或许就有能力来取镰刀。

    但现在一看,哪怕是等他二阶来了,恐怕也是来给蜘蛛女皇送人头。

    就像是之前那个二阶刺客一样。

    反而这次来,有人帮着踩雷,天时地利人和正好。

    让他拿到了镰刀,还有赌一把的机会

    此刻的苏伦明知不敌,果断又选择了赌命。

    嗯为什么说又呢?

    好像不是第一次了,他自己也没觉得不妥。

    手握黑镰,暗灵力一注入,刀刃上瞬间燃烧起了一层跳动鬼火。苏伦清晰地感受到了一股强大力量被掌控在了手里,一股俾睨天下的豪气油然心生的感觉。仿佛自己只要拿着镰刀轻轻一划,就能撕裂虚空。

    但即便他自己是这黑镰的持有者,可镰刀刃上那股锋锐感也逼的他背心一凉,仿佛这是一头会噬主的猛虎,一不小心就会反噬自己。

    大镰刀在手,赤眼苏伦整个人的气势陡然变得阴冷恐怖,犹若刚从地狱之门走出来的恶魔。他歪着脑袋看了看手里的镰刀,舔了舔嘴唇,似乎很享受这种掌控了超阶力量的感觉。

    手有利器,而恶从胆生。

    此时此刻,赤色双目的苏伦眼里再没有任何事物,抬头盯着不远处的蜘蛛女皇,咧嘴一笑,“嘿嘿”

    那原本统领一族的蜘蛛领主被这阴冷目光一瞪,本能地感受到了致命危机。

    而这时,苏伦脚下猛地蹬地,身形朝着那蜘蛛女皇猛冲而去!

    蛛皇眼中红光迸射,但却丝毫没有阻拦他的突进。那张绝美的俏脸上瞬间浮现出了疑惑,似乎很震惊为何自己的精神控制对眼前这人不管用了。明明他比刚才杀掉的那个人类还要弱小太多

    再看着那柄黑色镰刀,它脸上也渐渐露出了惊恐。

    毕竟是诡异,蛛皇感觉得到镰刀很危险,本能地不愿意触碰。但毕竟是诡异,它并不知道镰刀到底有什么危险。

    赤眼苏伦迅捷如猎豹,百米的距离数息便至。面对那些朝他围拢而来的鬼面蜘蛛,他毫无惧色,脸上只有杀杀杀的疯狂!

    他顶着铺天盖地的蛛网,身上熊熊冷焰比之前更甚三分,一手镰刀,一手火枪,冲入蜘蛛群,犹如无人之境。

    而就距离蛛皇还有二三十米距离的时候,这位畸变领主也感受到了危机,她喷吐蛛丝挡在身前,尖锐的蛛矛朝着前方刺出,只要那个人类冲上来,必定被被戳几个血窟窿。

    可它万万没想到,突然,赤眼苏伦停了下来。

    他脸上浮现了一抹狞笑,然后毫不犹豫地抬手一镰横斩!

    这一瞬,仿佛时间放慢了百倍。

    黑镰缓缓斩落,镰刀上的黑火烧的虚空都扭曲起了涟漪。刀刃高频震颤,竟然像是在上帝的画布上划出了一道裂口,出现了一道让人看见世界背后无尽虚无的口子。

    而下一秒,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数十米外,蛛皇感受到了危机,想要用蛛矛格挡。可蓦然间,它的脖颈附近却出现了一条虚空裂缝。根本没给它任何反应的时间,裂缝一闪而没,一颗满脸震惊的人头咕咚落地。

    绿色的血液从的蛛皇的无头尸身上喷涌而出,直喷数米之高。

    炼金弹都破不了防御的鬼面蛛皇,就这么轻易地被黑镰一刀斩下。

    一刀,仅仅是一刀。

    一旁的那些精英怪,小怪们,彻底慌了

    看到领主被干掉,这些智慧本就不高的鬼面蜘蛛没了组织,瞬间混乱成一团。求生的本能让它们觉得这里很危险,那个人类很危险,它们想要逃走。一阵乱串之后,便潮水般朝着地窟深处的那些甬道钻了进去

    不过数息后,偌大的空间里,出了那些被打断腿重伤的蜘蛛在尸体堆里挣扎,再没见到一只完好的鬼面蜘蛛

    初次使用了黑镰的力量,赤眼苏伦脸上浮现着意犹未尽的贪婪。

    他看着蜘蛛女皇的尸体,歪了歪脑袋,似乎没有尽兴。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扭头猛地看向了这空间里除了他以外唯一的那个活人,蕾娜。

    仿佛恶狼看到了猎物,他眼中的杀机越发浓郁。

    “还有一个啊”

    赤眼苏伦嘴里怪笑一声,刚想冲过去,可就这时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突然抱着脑袋露出了极其痛苦的表情,喉咙里发出像是野兽般的压抑嘶吼。

    那是一种仿佛好不容易获得自由,却被人强行拖回去锁起来的狂躁。

    狂躁,理智,他的脸色红白交替。

    随着药剂不断生效,一股股冰凉之意的冲刷着他的狂躁,理智渐渐占据上风。

    苏伦眼中的赤芒也迅速褪去,然后恢复了清明。

    “呼呼呼”

    苏伦喘着粗气,胸口剧烈起伏着。

    整个人仿佛从水里刚捞出来一样,汗水湿了一背。

    他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脸色恢复了正常,似乎刚才自己身上出现的那歇斯底里的挣扎并未发生过。

    “‘高级镇定剂’的作用好像也有点勉强了下次看来得问问那个神秘药剂师有没有更好的货。”

    心中自言自语叨叨了一句,苏伦转头看着不远处蜘蛛女皇的无头尸身。

    然后又看了看还活着的诱饵小姐。

    他这才松了一口,嘴里嘀咕了一句:“还不错,时间算得正好。诱饵也没被那家伙杀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