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两人在黑暗中走着,越走越深入地底。

    蕾娜看着这条甬道深入地底,不是出去的路,心中的惶恐不安越发浓郁。

    她觉得自己仿佛是一步步再跨向深渊

    终于,蕾娜忍受不住这诡异的冷漠气氛,开口小心翼翼地问道:“苏伦先生,我们现在要去哪儿?不回地面么?”

    瞧那怯生生左顾右盼的样子,大概是的觉得在这种环境下万一发生个什么,自己喊破喉咙也没人知道。

    “”

    听到这话,苏伦回头看了她一眼。沉吟了一瞬,这才说出了一句话:“你不会以为你现在就安全了吧?”

    “啊?”

    蕾娜被看得有些心虚,仿佛她从那眼神中看出了自己脑门上刻着一个字:蠢。

    苏伦想了想,还是解释了一句:“爆炸的动静会传很远,足够吸引杀手过来查看。畸变怪只是谋杀手段,而幕后黑手可是人。让人发现你没死,你觉得他们会不会来找你?现在出去,我敢保证有杀手在外面等你送上门。”

    如果救人就是对付几只畸变怪那么简单,之前他也不会几番犹豫抉择是否要出手。

    那幕后黑手,才是他真正忌惮的

    “啊?我我”

    蕾娜一听,脑子里仿佛瞬间闪过了很多矛盾的信息,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刚才一路怪物被追,没来得及细想。然后第一次在陌生环境,在陌生人的注视下赤身裸体换衣服,脑袋直到现在还嗡嗡空白一片。

    听着一席话,她也瞬间就想明白了。

    现在,她才知道眼前那个男人果然如小姨所说,任何情况下都会有种近乎非人的冷静。(原话好像是说赌桌上押注怎么滴,反正大概就是这意思,也不重要了。)

    想到这里,蕾娜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真的问出了一个很蠢的问题。

    这么聪明的先生,肯定也猜到了自己刚才愚蠢而天真的想法。

    她红着脸,弱弱地表示了自己胡乱猜测的歉意:“对不起”

    “”

    苏伦没多理会她,似乎也根本不在意,继续前行。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蕾娜想了想,又主动说道:“苏伦先生,你不好奇为什么试炼会出意外?还有幕后凶手是谁吗?”

    苏伦眉头一皱,似乎觉得有点啰嗦。

    大概是因为幽闭的环境让这位大小姐感到不安,让她想说说话寻求些慰藉。可眼下这境况,是该闲聊的时候?

    呵,果然,女人只会影响拔枪的速度。

    他淡淡道:“不好奇。”

    “”

    蕾娜神情一阵尴尬。

    苏伦看着她还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样子,便觉得该把这种毫无意义的闲聊聊死。

    他想了想,便一口气说道:“如果没猜错的话,你父亲应该是病危又或者要退休了,然后你是财团第一顺位继承人,要顺理成章继承财团。而不巧,你又有一些功利心很重的叔伯堂兄,然后这次动手的幕后黑手,大概也是你死了,就最可能继承财团的某位直系亲戚?”

    听到这话,蕾娜晶眸里的震惊越来越浓,不觉惊呼道:“啊你你怎么知道的?”

    “”

    苏伦嘴角不觉一瘪,略觉无趣。

    到底是因为这个世界的文娱产业和通讯不够发达,底层人吃瓜也吃不到上流社会里。

    但这种豪门内斗,在苏伦前世小说中,现实中的各大财团中都已经演烂了。什么赌王强行续命,几房姨太争权夺位;什么棒子国某财阀儿子逼老爹退位夺权;什么土豪王子追杀给他戴绿帽子的保镖和情人

    现实比小说更狗血。

    越是有钱,对亲人下手越狠。

    哪有什么新故事。

    苏伦觉得自己废话的够多了,没再开口。

    不过,说了这么长一段话,好处就是,蕾娜果然识趣了,戳着手指,老老实实地跟在了他身后。

    她觉得,这个男人好像什么都猜得到。

    冷静的像是个怪物

    随着两人越来越深入,下水道的恶臭气味越来越浓。

    走着走着,苏伦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回头看着憋得俏脸通红的蕾娜,眼里露出了一抹哭笑不得的无奈。

    刚才想其他事情去了,忘了这丫头还只穿了件单薄的衬衣,连防毒面具都没有。

    可大概是刚才说话连连吃瘪,蕾娜也不好意思没开口索求。

    苏伦微微摇摇头,然后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衣物,火枪、匕首还有子弹。

    “外城的避弹衣技术落后,很重,你穿着会很大程度影响你的敏捷。看你自己选择。不穿避弹衣就没有容错机会,你就必须全程的保持高度警惕。地窟里很危险,稍有不慎都可能是致命危机。但如果穿了,万一遇到危险,你逃都逃不掉”

    蕾娜接过了那沉甸甸的防弹衣,这比学院战斗服重了数十倍,正要穿上,但又听到了苏伦的分析,她想到了什么,又退了回去,弱弱地回答道:“我我还是不穿吧。”

    苏伦收起了避弹衣,然后又指着她往挂腰间挂的火枪,又提醒道:“火枪你先试试手感,但别开枪。外城的枪械没你们学院的精良,后坐力会很大,万一遇到情况,你有个心理准备。另外一把是符文火枪,是之前查理给我的,应该趁手。但炼金子弹有限,不到必要情况,请不要随意开枪”

    “哦。”

    蕾娜觉得自己明明什么都懂,可在这个男人面前,仿佛什么都又不懂。

    她就像是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偶人,苏伦说干什么,她都只能说“好”,没有拒绝的余地。

    这个男人开口之前,已经考虑到了一切。

    衣服是苏伦的男装,蕾娜穿着很大,最后也还是只穿了那件薄薄的衬衫,连裤子也没穿,就露着白花花的大腿。也幸亏黑暗掩饰了她俏脸上的局促,苏伦也没多看一眼的意思,这才没让她觉羞涩难堪。

    还有鞋子也不合脚,便光着脚丫。不过猫女天赋有脚掌肌肉组织的韧性增强,赤脚也到没什么,就是踩在湿漉漉的下水道里,有点觉得恶心。

    发配完装备,苏伦这时候又开口了,宣布道:“好了,从现在开始,你和我保持一个足够安全的距离。不要和我说话,不要随意制造出动静保持绝对安静。”

    “啊?”

    蕾娜一听,露出了不解。

    苏伦也不藏着掖着,很直接地解释道:“现在开始,你是诱饵。我会根据可能会出现敌人的实力,看能不能再救你一次。你也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跟我一起,敌人只会选择一次把我们两个都干掉。我只是个平平无奇的黑帮抢手,只有我活下来了,你才能活”

    苏伦还有一句话没说,万一敌人不可力敌,他会毫不犹豫地抛弃“诱饵”。

    顿了顿,他又道:“当然,最理想的情况是,那些敌人以为你被畸变怪杀了,没人追来。”

    “”

    蕾娜听着一愣一愣的,俏脸上满是不明觉厉。

    对啊,还有杀手呢。

    这样一听,好像他的话很有道理的样子?

    可有道理归有道理,这话她听着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上流社会的绅士,哪怕面对死亡,不是也会首先保全女伴的性命么?

    苏伦先生怎么会让我去当诱饵啊?

    虽然没经历过这种突发事件,可蕾娜还是觉得,好像剧情展开的方式不太对。

    她想问,又不知道开口能说什么,道理都被他都说完了。

    苏伦感受到了身后那委屈巴巴偷瞄的眼神,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他还快步拉开了距离,还边走边说道:“我只是个普通向导冒险救你,还是看着千条姐是你小姨的份儿上。”

    没把功劳扯在自己身上,会少很多麻烦。

    顺便给千条大佬卖个人情,后面也好说话。

    而且苏伦这番举动也不是故作冷酷,而是最理智的选择。

    因为他很清楚人性。

    面对这种傲娇贵族小姐,你对她好,她觉得理所应当,因为她平日生活中都是这种待遇;然而当她发现你的好是有代价的,那么她才会真正重视起来。

    诱饵比拖油瓶更有价值。

    要当好诱饵,就得有当诱饵的觉悟。

    总之一句话,舔狗一无所有,等价交换才是永恒真理。

    想要被救,就得付出代价。

    何况话虽无情,但这也是苏伦能想到,最大可能保住这蕾娜性命的方法。

    他很清楚,敢对这位大小姐下手的杀手,可不简单啊。

    PS.更新晚了,抱歉。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