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苏伦从“阿坤家的汤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

    在街边,他见到了神清气爽的卡伊。

    这家伙从进门之后就不知去向,大概是偷偷溜去另外的浴池享受泡汤的乐趣了。他看着苏伦出来,发动了机车,笑着问道:“兄弟,怎么样,这里的汤室还不错吧?”

    瞧他那副挤眉弄眼的神态,苏伦也猜到这家伙不是真好奇自己享受了什么尊贵服务,而是想问自己遇到的囧况。

    毕竟他上一次来的时候,可被那群得力干将们调戏得差点无地自容,那群老娘们的眼神太毒辣,言语恶趣了至今让他都留有心理阴影。

    苏伦猜到卡伊心里想什么,笑了笑,也没多解释:“还不错。”

    说话的时候,他脑中闪过了一瞬旖旎画面。

    嗯那位赌瘾少婦身材确实不错。

    虽然千条对于熟悉的帮众都没什么架子,交流的时候大家也都口舌花花,可除了好赌一点,还真没听说这位大佬有什么混乱的私生活。

    苏伦觉得,她好像根本对男人就没兴趣。

    “哦~”

    卡伊以为苏伦不好说自己的囧事儿,露出了“我懂的”的笑意。

    两人骑乘机车,回到了格林街

    回去的时间还不算太晚,苏伦去赌档赶上了最后一场职业者的压轴角斗赛,顺手收割一些灵魂碎片。

    这一晚也算没浪费了。

    然后他去了一趟“三把火枪酒馆”,一问,果然拿到了那个药剂摊主的留言。

    「明日正午十二点,银杏大街后街仓库。」

    便签上留下了见面的地址和时间,苏伦看了看,心中也有了数:“下午才交了定金,明早就约定见面,应该是真急缺钱。”

    看着又是银杏大街,苏伦也猜到,那个神秘摊主可能就活跃在这附近。毕竟,这种秘密交易一般不会在自己陌生的地域进行。之前选择了在银杏大街交定金,现在又选择了在那里见面,想着对方是对那边的环境很熟悉。

    苏伦也没多想,反正都是十字会的地盘,很多地下小势力或多或少都有联系。那个神秘摊主,或许还真和十字会有牵扯。

    离开酒馆原本已经清晨,苏伦去旅馆冥想休息,补充了一下精力。

    可还没到中午,房产经纪人那边却传来了消息,说是物色到了一处合适的房产。

    够大、够便宜、够安静

    想着也不会影响中午的交易,苏伦便索性没再休息,抽空去了一趟中介所。

    他已经受够了廉价旅馆的恶劣住宿环境。

    他想找一个合适住所,最好够宽敞,有靶场,能让他练习枪法、炼金术和制作诡偶

    苏伦也没想到,那个房产中介约他见面的地方,也是银杏大街。

    开娱乐场密集的地段,通常都不会太偏僻。距离格林街不远的银杏大街就属于外城的“中产区”。

    这里有相对完善的的社会配套资源,很多有稳定工作的外城人都居住在这片街区。

    “这以前有个内城的银行家打算选来当银行的地址,地下还打算建一个金库的后来就是因为掘地太深,大概是挖到了地脉,就涌出了浓浓的暗灵力。普通人住不得了,银行计划也就此搁浅,所以这房子就空了下来”

    “听说您要进阶职业者,打算找一处暗灵气浓郁的地方。我想,再没有比我这处房产更合的了。地下的金库足够宽敞,而且隔音效果极佳,甚至可以用来当射击的靶场。您就是半夜练习枪法,大概也不会有人来投诉您扰民”

    “而且,两千里索就能租到这样两层小楼还有地下室的独栋房产,这个价格我敢说整个旧灵敦都没有更便宜的了。”

    “”

    房东叫葛朗台,一个大腹便便看上去就很精明的中年人。

    他一路跟着苏伦,介绍着这栋银杏街88号的房子。

    这是一栋灰扑扑的小洋楼,在稍微偏僻的背街角落,并不起眼。屋子里有简单的家具,基础装修也基本完工,煤气和的自来水管道也都安装入户,拧包就能入住

    苏伦也没想到这次看房会有这么一个惊喜,前几次都是各种条件不符合。

    而眼前这栋房产,无论各方面都非常符合他的预期。

    不打眼,足够安静特别是那个坚固而空旷的地下室,让他觉得最为满意。

    房子本身是就是一栋古代建筑,足够结实,地下室厚厚的水泥墙能让枪声不散发出去。

    在这里,苏伦已经可以想象以后可以弄一个自己的工作间,制造符文诡偶,改装机械,还有当成靶场

    而且,这房子之所以这么便宜,就是因为这从底下渗透上来的浓浓“暗灵力”。

    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是足以导致畸变的致命“辐射”。

    旧灵敦城里的暗灵力比城外要薄弱很多,职业者的呼吸法修行也相应会慢很多,大概只有城外的五到十分之一。

    但不是绝对,城里也有一些局部“高畸变区域”,暗灵力会浓郁很多。

    比如,这栋小楼。

    不过,一般的职业者也不喜欢这种地方,因为在高畸变环境中,人类可能不知不觉中就发生了畸变。环境因素是最不好把控的畸变因素之一,暗灵力越是浓郁,越狂暴,越难以掌控。

    但苏伦却没有这个顾虑,他有全知之瞳,能清楚看到自己数据面上的数值变化,一旦发现畸变矛头,能及时离开。

    而且,他也正需要这样的高浓郁暗灵力。

    苏伦现在就职了一阶诡偶师,阶位上限打开了,身体需要吸收更多的暗灵力,为日后进阶二阶职业者打下基础。

    虽然十字会中绝大多数帮众都没想过自己这辈子能进阶二阶,但苏伦这个穿越者,可不仅仅是想满足底层的风景。

    所以,这栋小楼,非常合适。

    签合同,交租金,花掉了几千里索。

    苏伦拿到房子的钥匙。

    房东葛朗台似乎也很高兴,手里这么一栋棘手的房产终于租出去了

    苏伦的办事效率一向很高,从看房到签合同没超过一个小时。

    房东葛朗台说这两日会安排人过来打扫卫生,约定三日后交房。

    苏伦也没什么异议,正好这两天要准备一下接待那个“内城试炼团”的事儿。

    走出的小楼,还不到九点,早晨的银杏大街上已经人潮攒动。

    苏伦打算去找点东西当早餐,便想到了之前交定金的银杏街14号贝尔曼面包。

    因为这条街住的很多中产,面包店里除了能当棒球棍的坚硬黑面包,还有一些其他款式的可供挑选。

    苏伦随意挑了几个,塞在了油纸带里,准备结账。

    而这时候,两个戴着鸭舌帽,穿着背带裤的半大小子也跟在他身后,似乎做了一些小动作。

    其实苏伦进门之前就发现了他们,也知道这些孩子是外城最常见的小偷。

    但他们并不是冲着苏伦的钱包来的,而是柜台上那些面包。

    趁着苏伦挑选结账的时候,那些两个男孩已经悄然顺走了两块黑面包,手法很熟练。

    苏伦权当没看见,可面包店的店家似乎已经很熟悉这些惯犯的手段了。

    两个小孩刚进来的时候,店员的目光就变得很警惕。这时候,他们刚得手还没机会溜出去,那个金黄八字胡的面包师却拿着擀面杖气冲了出来,一把抓住其中一个的衣襟。

    这一拉扯,一块一尺长的面包就掉落在了地上。

    “嘿,该死的小混蛋,你们又来了!”

    面包师怒气冲冲地咆哮着,一把把那个小偷拧起来举在了空中。

    鸭舌帽掉落,露出了脏兮兮小脸蛋,看着眉清目秀,原来是个剪短头发的“假小子”。

    苏伦原本不打算多管闲事,这样的事情在外城再正常不过。

    贫民窟的孩子,绝大部分都是靠乞讨和盗窃为生,挨打和挨饿是他们成长的必经之路,最终能不能在这个残酷的世界活下来,还得看他们自己的命。

    小偷挨了一棒,疼得满眼饱含着泪水,却没哭出来。

    苏伦觉得自己仿佛像是看到了一只流落街头的幼猫,想了想,指了指低掉落地上的黑面包:“那些面包多少钱?”

    八字胡面包师猜到了苏伦的想法,劝说道:“噢,尊贵的客人,这些小偷不值得同情您没必要为他们破费。”

    顿了顿,他一副要痛揍小偷的样子,恶狠狠道:“不给这些家伙一个惨痛的教训,他们明天还会来的!”

    苏伦没多费口舌,递出了一张纸币:“这里是五十里索,应该足够买这些面包了。”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付了钱,就转身径直离开了面包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