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从黑市回来之后,日子就恢复了正常。

    有了钱,苏伦也能捣鼓一些自己需要的装备了。

    格林街附近有几间不起眼的机械铺,这是十字会众人改装机车最喜欢光顾的地方。

    “大胡子机械改装铺”的老板叫莱特。

    他手艺精湛,还是机械师工会有认证的的“中级机械师”,擅长改装蒸汽机车和火枪,在机械改装圈里小有名气。

    距离上班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苏伦来到了机械铺,看着那个满身油污的大胡子,笑着招呼道:“嘿,莱森,我要的东西到货了么?”

    “苏伦兄弟,你要的材料条件也太苛刻了。”

    大胡子莱特看着来人是苏伦,嘟嚷了一句。

    他放下了手中正在捣鼓的蒸汽哈雷减震器,拿起了一旁黑乎乎的抹布擦了擦手,突然又扬了扬眉道:“不过,这可难不倒我莱特。”

    说着,他从屋子里拿出了一卷线圈,用炫耀的语气介绍道:“这是格尔森军械生产的‘海瑞Ⅶ型合金丝’,我敢拍胸脯说,这是外城上能找到最细,韧性最好的合金丝线了。真正内城军工渠道流出来的顶级材料。就是太贵了,一尺就得三百里索。我帮你搞到了三百尺,全在这里了。”

    机械铺的这些老板都有自己固定的货源渠道,只要你能出得起钱,那些供货的材料商人总能找到让人满意的材料。

    哪怕是内城的违禁品,管制品。

    “喔,这材料我很满意!”

    苏伦看着那卷比发丝略粗的合金丝线,露出了善意的笑容。

    如莱特所说,这已经是市面上能找到,满足他条件最好的材料了。

    要性能再好的,那只能是某些诅咒材料了。

    不过,并不是所有丝线都能用来操纵傀儡,苏伦也觉得这丝线暂时够用,说道:“太感谢了。这是十万里索。最近在赌档手气不错,赢了不少。”

    所有人都知道苏伦好赌,每晚都会待在角斗场赌到天亮。

    那次和千条一夜赢了两百多万的战绩已经传遍了格林街各大场所,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苏伦也觉得正好他意,赌场暴富合情合理,这样也能解释他资金来源的问题。

    他毫不吝啬地掏出了一堆纸币,接过了线圈,又道:“莱特,我还要用一用你的工作间。”

    莱特耸了耸肩,仿佛对这个要求已经很耳熟,说道:“随便用。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苏伦已经来过很多次,熟门熟路地走进了铺子里的工作间。

    铺子里有两个操作间,一间屋是蒸汽机车的改装间。那里堆满了各种渠道拆卸来的旧零件,空气中总是弥漫着浓浓的铁锈味儿。

    而另外一间则是火枪改造间,墙上像是军火库一般,挂满了各种造型各异的枪械。

    喷子、手枪、冲锋枪、狙击步枪

    这个世界因为有炼金术的存在,材料性能可魔改的方向很多,也导致这个世界的枪械千奇百怪。弹容量夸张的各种魔改机枪,蒸汽动力的超压气弹枪,超大口径的附魔手枪,能当成近战武器的火药战锤

    虽然铺子里没有什么“名枪”,可这里出产的的那些改装枪械也给十字会帮众提供了足够的火力支援。

    苏伦走了进去,很熟络地拿出一些工具,开始捣鼓起刚得到那一卷“海瑞Ⅶ型的合金丝线”。

    这几天他花了一些时间,给自己设计了一双像是“袖箭”的半机械的皮革手套,为的是能更灵便地使用操控傀儡的钢丝。

    上次筒子楼一役后,他杀了蒸汽党很多人,也剥离了许多机械技术碎片,让他的机械知识变成【高级机械入门】。

    设计这样的简单机械装备,信手拈来。

    苏伦拿出了自己已经完工了大半的皮革手套,然后戴上了寸镜眼罩。

    虽然这机械手套看上去简单,但为了满足需求,上面也有像是手表内核一样密集的黄铜齿轮和发条。

    机械的手套核心部件是“H-33弹簧配适器”和“B15发条动力调制系统”,那是从黑市里淘来的内城军用机械臂上拆解下来的好东西,能让钢丝像是弹射器一样精准发射。

    这种东西是外城小作坊根本无法完成的高精机械部件,苏伦现在的机械知识只能让他灵活的使用它,而不是创造发明。

    不多时,苏伦的将机械手套的零件调整好,然后将那一卷丝线全都缠在了小臂的金属收容仓里。

    他捏了捏手指,半机械手套并不影响他开枪。

    尝试了一下发射装置,合金丝线会顺畅地从手背上的发射口弹出,他的手指也能灵巧地控制丝线,能辅助位移,也很适合用来操控傀儡。

    袖口拉下来,正好挡住了那些机械装置,也并不会太显眼。

    苏伦挺满意自己的手工品,大概还要几次微调,就能用在实战上

    不多时,苏伦离开了大胡子机械改装铺,然后去了一趟“三把火枪酒馆”。

    现在还不是酒馆营业的时候,吧台的酒保正百无聊赖地擦拭着玻璃杯。

    苏伦走了过去,问道:“嘿,伙计,今天有‘鸽子’的信么?”

    他原本已经抱着再次听到“没有”的消息,却不想酒保看了看记事本,说出了一个不一样的回答:“有。”

    “咦?”

    苏伦笑着走了过去,拿到了那张用报纸上文字剪下来拼凑的便签。

    这已经是距离当初黑市碰面的第三天了,他终于收到了那个神秘摊主的信息。

    便签上写着:「12号下午五点,将一万里索装在牛皮袋里,然后放在银杏街14号贝尔曼面包店门口的邮箱下。抱歉先生,我需要看到你购买药剂的诚意,所以需要您预付一些定金。如果您没及时看到这条消息,我会等到13号。但如果您没按约定缴纳定金,我会拒绝这次交易。」

    “呵,还挺谨慎的。”

    苏伦看着手里的便签,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信上用语预料中的有礼貌,如他猜想的那般,那个摊主家教很好,年纪不大。

    换做是他,大概也不会相信随便在黑市遇到的人,这交“定金”的建议也合情合理。

    当然,最重要的是现在苏伦有钱了,先交定金也不无不可。

    他也笃定这钱不会打水漂。

    直觉告诉他,那个神秘摊主会给他带来更多的惊喜。

    看了看时间,距离五点还有二十分钟,这足够他去一趟五条街区外的银杏大街。

    苏伦给了酒保两百里索,作为转交消息的小费。

    然后顺手拿了一个牛皮袋,塞了一叠纸币进去,叠好,放在了风衣的胸口内袋,走出了酒馆

    格林街是十字会的地盘,苏伦已经混的很熟悉。

    他随便一招手,便在街边借了一台蒸汽摩托。

    两分钟后,他抵达了银杏大街附近的一条小巷。

    停好车,拉低了帽檐遮挡了脸。

    苏伦看了看时间,还有三分钟到五点整。

    他算着时间走出了小巷,混入人群中,一路走上了银杏大街。

    14号店铺正是贝尔曼面包店,门口有一个绿色的邮筒。

    苏伦走到那里的时候,正好五点。

    他没有左顾右盼,直接将装有钱的油纸袋塞在了邮箱靠墙的缝隙中。

    然后也没回头直接就朝前走去,在黑帮,这种交易方式很常见。

    当然,苏伦心里也有些好奇到底会是谁去拿钱。

    想着这附近都是十字会的地盘,或许还是认识。

    路过拐角的时候,他已经走的足够远。这时候余光一撇,正好看到了一个半大小子麻利地拿出了邮筒后的油纸袋,飞速混入人群中消失不见了。

    接头手法很老练,像是职业小偷。

    “咦,看着像是筒子楼那边的小孩啊”

    苏伦瞥了一眼,也没去多想。

    转了个圈找到巷子里的机车,然后回到了格林街。

    交了定金,接下来就是等下一次消息。

    到时候,那个神秘人大概也会带着药剂来交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