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这些家伙,还真把我当成肥羊了啊”

    苏伦感受到了后背那几缕若有若无的窥视目光,心中觉得很没趣。

    来了黑市这么多次,每次都很小心。

    这是唯一一次在深夜,也是第一次被人盯上。

    不过转念一想,换做他是那些流浪者,也绝对不会放过今晚的机会。

    毕竟今天拍卖会入门门票就要五千,随便抢几个人,都不会空手而归。

    而那些真正有实力的大佬都有自己的机车,像是苏伦这样的落单者,就是最合适不过的“肥羊”

    黑市所在北城区的伯德街区本就是一个“三不管”地带。

    这里虽然没有成气候的黑帮,但犯罪率反而居高不下,比外城任何一个街区都高。

    抢劫、勒索、杀人、奸辱恶劣犯罪事件在这片街区时常有发生。某些幽暗的小巷里,清晨总会看到死的不明不白的外来人尸体。

    那些流浪者不像是黑帮,他们没有固定地盘,也没顾忌,谁的面子都不给。管你三大帮,还是治安处,有钱就是肥羊,遇到就是你倒霉。

    就比如,现在跟在苏伦身后的那三个贼眉鼠眼的家伙。

    拍卖会结束的时候已将近凌晨四点,虽然旧灵敦的城际蒸汽列车二十四小时运营,可只要不是工厂工人上下班的时间,候车站台上就没有几个人。

    苏伦裹着风衣,把脖子缩在了衣领下,拉低的帽檐遮掩了深邃双眼。

    他观察着四周的一切。

    因为是夜里,灯塔上的主灯光已经熄灭,煤气路灯的光线并不算太强,只照亮了灯罩下方不大的一片地方。

    站台上除了他,还有两个人。

    一个躺在椅子上打盹的醉鬼,还有一个不知道半夜为什么出来闲逛的老太太。

    而此时此刻,马路对面的灯光阴影中,苏伦的目力看到了几个快步疾行的人影。看上去,也是从黑市方向出来的

    那股如芒在背的敌意越来越浓,三个流浪者已经上了站台。

    苏伦面上毫无异色,仿若没发现任何异常。

    大概是对方也没料到一个会在公交站台等车的家伙,会是一个“枪械专家”。

    三个流浪者脸上挂着痞里痞气的轻蔑,品字形走了过来。

    两人从风衣中伸出了一根黑乎乎的枪管,封死了苏伦闪避的余地。而领头的那个则是一枪指着苏伦的脑袋,开门见山:“兄弟,借点钱花花”

    打劫的标准开场白。

    可没想“花”字的话音未落,一根枪管就闪电般塞到了这家伙的口中,把他后面的话硬生生咽在了嘴里。

    没有任何啰嗦,“嘭”的一枪,脑袋在眼前炸成了一团猩红。

    苏伦面无表情地扣动了扳机,心中嘀咕了一句:“我要是你,十米外就该开枪的。虽然打不中,但至少有开枪的机会”

    枪手的动作其实非常好预判,特别是非职业者。

    拔枪的动作,瞄准的间隙,还有扣动扳机的时机都有足够多的时间让人去捕捉。

    对于“枪械专家”的苏伦来说,这三人的拔枪举动,简直就跟小孩子闹着玩儿似得,到处都是漏洞。

    刚才那一瞬,哪怕是那个枪手把枪指着了他的脑袋,苏伦也没感受到任何死亡来临的紧迫。

    他现在的神经反应速度,足够让他清楚地捕捉到对方想要扣动扳机的肌肉抽动前兆,然后在对方扣动扳机之前从容闪避开。再有余地还击一枪。

    如同眼前一枪爆头这般场景

    不过,瞄准脑袋的一枪解决了,身边两支瞄着苏伦身体的枪口角度却不能完全避开。

    看着伙伴当着面被反杀,另外两个匪徒也蒙了一瞬,但也本能地扣动了扳机。

    “碰!”

    “碰!”

    两柄火枪同时喷吐火舌,苏伦侧身避开了一枪,另外一枪子弹擦身而过。

    而就在敌人开枪之后一瞬,他双手已经再开两枪,直接毙掉了这两个脸上还浮现着错愕的劫匪。

    苏伦小腹擦伤的部位冒着白烟,却没流出血。他看了一眼,便没在意:“还好穿了避弹衣”

    这也是刚才他面对三支枪口时候,半点不慌的原因之一。

    三个匪徒在短短一秒的时间就被爆头,站台上那个醉鬼吓得惊醒,而老太太抱着的纸袋惊得掉落了一地。

    苏伦没打算理会这两个路人,打算换个地方搭车。

    几个不长眼的毛贼,顺手就清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