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筒子楼伏击事件之后,格林街的地盘争斗也暂时消停了。

    不仅仅是蒸汽党这次认理亏签了停战协议,更重要的是「红魔」戈隆成了十字会的干部,负责罩着格林街附近几个小队。有这么一尊战力超强的二阶职业者存在,对方想要再下黑手,付出的代价就高了很多。

    至于那柄“镰刀”,怪物记忆碎片留下的信息和人类的记忆有差别,模糊而简单,只有岔路转弯的概念,而没有上下左右的空间概念。所以,苏伦知道从地窟入口进去,怎么走能找到它,但却不知道它的精确位置。

    也就意味着,他要去找,就得从筒子楼那个地窟再下去一次。

    再没自保之力之前,苏伦没傻倒再下去一次。

    所以,他的目标是尽快找到自己的合适的炼金殖装。

    他打算去黑市碰碰运气,看能不能买高级一点的图纸。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愿意去帮会总部兑换那【千杀羽翼】的白银图纸。

    毕竟那样的话,兑换那图纸就会暴露他身体收容值很高的事实,或许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正常人都知道,没有特殊情况,收容值越高,就意味着呼吸法品阶越高。

    而高品阶呼吸法,绝大多数都掌握在内城的顶级财阀,甚至是某些大家族的专属功法。

    苏伦越发觉得原主学的那个【海格姆呼吸法】品阶极高,肯定是不能见光。

    短时间内,他还是打算当他的小透明

    “暗影巷”黑市每个月都有一场时间不固定的拍卖会。

    拍卖会的时候,猎荒者、佣兵和职业盗贼们集中销货,黑市的店铺主也会把从各种渠道收来的好东西和藏品拿出来拍卖,因此也会出现很多好东西。

    这一日,苏伦在旅馆里拿到了新送来的《旧灵敦报》。

    在不起眼的广角角落,他看到了一条消息。

    【招聘信息:格林哈姆印刷厂招聘工人12人,月薪2180里索,日夜轮班】

    翻译出来就是,周日、夜12点。2180是一半的邀请码,经常逛黑市的人手里还有另外一个码,加一起就是邀请码。

    据说每个势力得到暗码的来源不一样,不仅仅是报纸上的同一条消息。真要出了问题,黑市背后的组织者能顺着这个码,找到问题出在哪儿。

    值得一提的是,“密码学”对于炼金术士来说,是入门能力。

    报纸上的暗码也是最简单的应用。

    在炼金术璀璨发达的上个纪元(一千年前),为了不让自己的研究成果被他人窃取,也为了掩饰某些惊人研究的秘密,炼金术士们会将知识切碎,分散到很多地方。

    现流传下来几乎所有古炼金术卷轴的内容都是有掩藏在暗码下的,必须要破译才能得知内容,目的是务必使接触的人真正配得上它。

    所以被誉为“炼金半神”的艾萨克爵士时常在笔记中提及的“一本书打开了另一本书”这句短语,也成了后世炼金术士们的座右铭

    苏伦向卡伊请了个假,说是要去黑市逛逛。

    因为筒子楼同患难的经历,他现在和卡伊关系非凡,请假也很顺利。

    他打算去拍卖会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殖装图纸,也顺便看看能不能另外换一把符文火枪。

    毕竟【三头鬼】的辨识度太高,黑帮里是个人就认得这是杀手「铁头」伊万的配枪。

    搭乘电车来到了北城的伯德街区十字路口,苏伦提前了两个小时到这里。

    再观察了四周没有可疑的情况后,他才走向了“暗影巷”。

    今晚有拍卖会,所以安装有门禁。

    铁门后开了一个小窗口,收费员是一个满手纹身的壮汉。

    每一位进入的需要报邀请码,还有缴纳五千里索的入门费。

    还没买任何东西就花了五千,这让苏伦也略微有些心疼。但这也是为了杜绝了绝大多数纯粹来看热闹的家伙。

    苏伦不是第一次来黑市,已经熟路。

    但今天来的时候,这里确实比平日多了很多人,大都是大风衣+鸭舌帽帽遮住了脸,又或者兜帽面具,神秘兮兮的装束。

    戴着猎鹿帽的苏伦混迹在人群中并不起眼。

    黑市拍卖会没有什么特定的大厅,有点像是前世的菜市场“赶集”,所有人都各自找地方,等待拍卖会开始。

    时间尚早,苏伦在钢架搭建的狭窄街道上逛了逛。他发现告示栏上原主的“寻人启事”依旧挂在那里。

    不过今天,在最显眼的位置,多出了一张红色寻人启事。

    “提供消息,就可以得到百万里索?”

    苏伦看到那一长窜赏金,来了兴趣,便驻足看了片刻。

    黑白照片上是一个五官精致,气质很干练的女人,看上去就像是办公室白领的工作照。从照片上看,就能看出她与外城平民截然不同气质,应该是个内城人。

    “这可是堪比S通缉犯的悬赏金额了啊这照片上的女人到底犯了什么事儿?”

    苏伦心有疑惑,也没多久留。

    虽然百万悬赏很吸引人,但高额悬赏也就意味着高风险。

    堪比S级通缉犯的悬赏人模,他可没想去当什么赏金猎人,哪怕是真的碰到了正主。

    苏伦离开了告示栏,而这时候,正巧和两个穿着黑风衣人擦肩而过。

    从体型上看,两人好像是一男一女。

    苏伦刚走过,那个男的就侧目看了一眼,跟身边的同伴嘀咕道:“咦我觉得刚才那家伙给我的感觉有点眼熟。虽然遮着脸,但我确定应该是看到过他”

    那个风衣女淡然地说道:“黑市里有一半都是通缉犯,或者在组织里有案底的。你的看的眼熟也正常。但这里不是我们的地盘,最好不要多事儿。”

    风衣男眉收回了目光,也没再细想:“嗯!”

    于此同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苏伦继续往前走着,脸色却变得凝重,心中呢喃道:“被人注意到了么”

    刚才和那两个人擦肩而过,他也感受到了一股无形压力。那是只有面对干部那种高阶职业者的时候,才会有的阶位威压。

    他现在的超高的精神力让他的感知能力变得很敏锐,也让他能感知到一些微妙东西:比如别人的视线。

    他很确定,刚才擦肩而过的时候,那个男人用余光看了自己一眼。

    “那家伙应该是有什么特殊的识别能力认出了什么,也或许单纯是好奇”

    苏伦不觉得光头无眉的自己现在这样子和原主还有多少相似,但这个有超凡能力的世界,想辨别人肯定不会单纯靠眼睛识别。

    刚生警觉,但片刻后,那种被人注视的感觉消失了,苏伦也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大概真的是随意瞥了一眼。

    他没在街上多耽搁,看了看路边“罗森的炼金小铺”招牌,便一头扎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