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十字会高层会主动招揽「红魔」戈隆,倒也是苏伦意料之中的事情。

    毕竟,这么一个被内城驱逐出来的大高手,对于外城任何一个帮派来说都绝对是一大助力。

    可能不止十字会,乌鸦帮和蒸汽党估计也在接洽。否则会长查克也不会让千条这位十字会核心干部亲自登门了。

    现在苏伦也大概明白了内城职业者和外城职业者的差距究竟在哪儿。

    虽然不是内城职业者绝对就比外城的强,但集中了旧灵敦九成以上资源的内城,同阶职业者的平均战力,不可否认地要比外城高很多。

    像是外城难得一见的白银植装图纸、就职材料,却时常会出现在内城拍卖会上,甚至还有更稀有的古代诅咒物。

    毕竟,猎荒者们从遗迹中淘来的好东西,也只有那些财大气粗的大人物们,才能出得起好价钱。

    日积月累之下,各大财阀手里肯定也累积了不少稀有品质的炼金资源。

    而资源差距,才是内城外城职业者战斗力有差距的根本原因。

    就像是那个「红魔」戈隆,一个保镖都能拿到顶级的资源,这在外城是根本不能想象的事情

    大象酒馆里,重金属音乐震耳欲聋。

    苏伦跟着千条和卡伊,寻了个卡座坐下。

    千条大手一挥:“嘿,酒保~来三杯‘金麦’!”

    赢了钱的赌瘾少婦花钱毫不吝啬,她直接点了店里最贵的金麦酒。

    三人每人一大扎壶。

    这“金牌黑麦酒”因为是直接从内城酒厂里出来的好货,价格也不菲。一扎壶大概一千里索,抵得过普通工人半个月的工资。

    苏伦倒也没尝出这酒有什么特别,口感和前世普通的混饮威士忌差不多。

    但一看酒水配料,他也明白了,这酒贵,很大原因是贵在它的用水上。

    旧灵敦的水源其实并不匮乏,只是缺少干净水源。地下水源里夹杂着大量的暗能量物质,直接饮用,容易导致畸变。

    而要处理掉的这些污染物质,就需要大型的过滤水厂。听说过滤成本很高,也说是因为财阀垄断,反正只有内城的居民才有资格享用真正纯净的饮水。

    而外城,平民只能享用次等饮水,价格还都不便宜。生活饮水的费用,也是绝大多数普通人的生活开销大头

    苏伦毕竟才加入帮派,虽然他觉得队长卡伊和千条人都还对胃口,可也不算太熟。

    落座之后,他也就默不作声地喝着酒,听着两人聊天。

    “千条姐,您说那个逃走的家伙跑到我们格林街去附近消失了?”

    “嗯帮会里的追踪高手的一路追到隔壁街区,然后痕迹就消失了。但无论是那件物品还是【封禁物】都无法放入储物戒指,那家伙想逃走绝对不容易。我们猜测,他最大可能就是藏在了某个下水道里不敢冒头”

    “还有,小卡伊,你最近和兄弟们做事也小心一些。黑塔高层似乎出了什么变故,内城顶级财阀内部动荡不小。蒸汽党和乌鸦帮背后都有大财团支持,最近可能会有什么动作”

    “知道了,千条姐。”

    “”

    苏伦在一旁听着,两人说了半天也没说“那件东西”到底是什么。

    或许是默契,或许是他们自己都不清楚丢了什么。

    但苏伦却明白,应该就是那什么“手稿”。

    至于什么内城动荡的消息,好像更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儿,与他毫无相干。

    而让苏伦更感兴趣的是另外的东西,他们口中那种叫做“封禁物”的特殊物品。

    他也听明白了,那封禁物似乎是一把两米左右的大黑镰刀。而那帮闯入者,就是拿镰刀切开了帮会金库的大门。

    苏伦没好问到底什么是封禁物,听着大概像是【符文诡偶】那种拥有特殊功效的诅咒物。

    能让堂堂外城三大黑帮之一的十字会如此兴师动众地寻找,苏伦也越发好奇这些所谓的【封禁物】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

    现在唯一知道情报的就是,那把镰刀很大且锋利,能轻易切开金属大门。而那个携宝逃跑的家伙,疑似藏在格林街附近的下水道

    喝着酒,苏伦脑中突然念头一闪,“咦之前剥离「阴蝎」亚伯克记忆中,就说有一件封禁物藏在‘月亮旅馆’中,也不知道是什么。”

    想着,微微有些出神

    因为没能插口的余地,苏伦不是在喝酒,就是在百无聊赖地玩着手中的硬币。

    此时此刻,他手背上那枚铜币灵活地在五指间翻动着,从虎口到小指指缝,又从末尾翻回来。无论手怎么晃动,硬币都没有掉下来的迹象。

    这是他就职成功后,技巧暴涨的直接体现。

    他现在能精确控制手指上的几乎每一块肌肉,那枚硬币就像是黏在了皮肤上,灵巧翻滚,就是掉不下去。

    当然,这也不是纯粹无聊了在玩儿。

    苏伦这其实是在练习一个诡偶师的必修小技巧十指连纵术。

    牵线木偶中最基本的操作技法。

    就是需要操控者的手指灵活多变,用手指的细微抖动,去操控人偶四肢精准做出某些动作。

    现在技巧是会了,但肌肉记忆还有些生涩,需要不断地练习。

    而就这时候,身边的千条似乎也留意到苏伦有些无聊,她又举起了杯子,豪气道:“干杯!”

    “干杯。”

    苏伦碰杯,咕噜咕噜灌了一大口酒。

    千条喝酒很豪迈,大口灌酒,酒渍会顺着嘴角流下脖颈。

    她自然也留意到了苏伦玩硬币的举动,眉头一挑,问道:“你走的枪手职业线路?”

    苏伦点点头:“嗯。”

    这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甚至是他故意为之。

    虽然已经就职,但苏伦也没打算暴露自己诡偶师的特殊职业。

    不时展露一些职业抢手的特长,也会让人先入为主以为他是枪手。

    反而越是故作神秘,才越会引起人的好奇心。

    千条来了一些兴趣,语气随意地问道:“有没有兴趣跟我学刀?你的手很灵巧,学起来应该很快。”

    苏伦摇了摇头,婉拒道:“谢谢千条姐不过我觉醒的天赋是【鹰眼】,枪手可能更适合一些。”

    没有自保能力之前,他打算继续当自己的小透明。何况“刀手”也不是自己的职业规划。

    “噢,那可惜了”

    千条瘪了瘪嘴,也没多说。

    沉吟了一瞬,她又突然说出了一句听着略显伤感的话来,“小子,别那么容易死了。以后帮会里肯定有你一席之地的。”

    这位黑帮大佬似乎见惯了生离死别,用最平淡的语气,说出了最伤感的期许。

    别死了

    在黑帮,这就是最好的期许了。

    苏伦听着,微笑着点了点头:“嗯。”

    他觉得这位大佬脾性很对胃口,心中微微有些触动。

    但有时候,剧情转折得会让人猝不及防。

    严肃的气氛才刚烘托起来,就这时候,千条突然一把胳膊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神秘兮兮地凑了过来,“还有一件事儿”

    “???”

    苏伦神情一正,以为是什么正事儿。

    而下一瞬,这位大佬威严的画风突然就崩了。

    千条眼里突然又冒出了之前在赌场时候的那种绿光,兴奋地说道:“哈哈哈难得遇到你这么一个赌运这么好的家伙。我给你说,一般这种好运气会持续好几天,明天角斗场,咱们不见不散!”

    “”

    苏伦听着眼角猛抽。

    原来,叫我别那么容易死了,不是惜才,而是怕她的“幸运工具人”没了?

    “噗~”

    听着,一旁的卡伊队长没忍住,也是一口酒就喷出来了,随即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