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就职成功后,苏伦这才准清晰地感受到了“职业者”与“非职业者”之间的差距。

    而且,这还仅仅是就职后身体属性和技能的增幅差距。而真正提升“职业者”战斗力提升的重点,还在“炼金殖装”上。

    虽然苏伦看不到别人的属性面板,但他也猜得到,自己用黄金材料进阶稀有职业“诡偶师”,属性绝对会碾压同类型职业者一大截。

    这也让他对自己未来将炼金殖装的选择方向越发“忧虑”了。

    这么好的天赋属性,感觉用普通的殖装图纸就太浪费了。哪怕是帮会里那个干部「夜天使」歌德的白银殖装【千杀羽翼】,苏伦也总觉得有些差强人意。

    高敏捷属性倒是匹配了,可高技巧和高精神力就有些浪费了。

    没多想,就职成功后,苏伦在旅馆里冥想了一整天。

    他需要时间去好好适应就职后暴涨的属性。

    【符文诡偶】给他的身体素质带来了一个跳跃式的提升。而且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这个增长还会以递减形式持续下去,直到材料里的诅咒特性完全消化为止。

    整个“消化”的过程,他会听到耳旁时常会响起冥冥之中的低语。那是当初那个炼制“诡偶师”传承材料的炼金术想要给他的启迪,这个过程,或许会领悟到更多的职业能力

    入夜,笼罩整个城市的雾气又渐渐浓郁。

    又到了上班集会的时间。

    苏伦提前从冥想中惊醒了过来。

    思绪回归现实,隔壁房间那些不堪入耳的噪音又窜了过来。

    他扫视了一眼房间的恶劣环境,眉头紧皱,嘴里嘀咕了一句:“看样子,得去找个长期住所了。”

    退房,走出旅馆。

    苏伦比预定的时间提前了一刻钟来到了集合地。

    格林街旁那座废弃大楼前,铁桶里点着篝火,摇曳的火光在墙上照出来一个个怪物般的人影。

    不过,今天的气氛有点不对劲。

    队长卡伊冷着脸坐在一旁的台阶上,脸上看不到半点笑容。老鸟们今天也没人嬉笑打闹,仿佛知道会发生什么,一个个安安静静地呆着。

    苏伦走到马路沿边上,找了个位置,学着老鸟们的痞气姿势,蹲在了那里。

    陆陆续续又有人来,也有人看着这气氛不对,便小声地交头接耳。

    “出什么事儿了?我看队长的脸色不太好”

    “哎,昨天袭击我们的狙击手调查出来了,是帮会里的一个老人米勒。那个人和卡伊队长的关系还很好,可惜”

    “啊你是说,红番街的米勒队长是内鬼?”

    “嘘,队长心情差着呢,别提这茬儿。”

    “”

    苏伦在一旁听着,也大致弄清了卡伊黑脸的原因。

    却并没有太多的意外。

    他早就猜到,能在那种距离精准狙杀目标的枪手肯定不多。如果是十字会内部的人,大概很容易被找出来。

    朋友变成了内鬼,卡伊的脸色自然不会好。

    不过,当苏伦听着枪手畏罪自杀后,他心中也觉得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

    但也没去多想,那是帮会高层要头疼的事情。

    不多时,人员到齐。

    卡伊根本没有废话,黑着脸直接就说道:“昨天帮会行动没有到的人,自己站出来!”

    话音虽然不大,可谁都听出了语气中毫无情面的凉意。

    众人面面相觑,就这时候,两个帮会老鸟脸色惨白地站了出来。

    “队长,我不是不想昨天我喝多了,真没听到集结”

    那个大胡子刚想解释什么,卡伊就打断了他,面无表情道:“乔,你也是帮会里的老人了,帮规你应该很清楚。自己动手吧”

    “我”

    听到这话,那个叫乔的大胡子脸色一阵难看。

    可他也知道帮规没有情面可讲,牙一咬,便没再啰嗦。他捡起了不远处的斧头,然后毫不犹豫地砍向了自己的左手手腕。

    “夸嚓”一声骨裂脆响。

    锋利的斧头一下就砍断了手腕,断掌落地,鲜血喷溅而出。

    乔满头的冷汗,看着卡伊,低下了头:“队长,我错了。”

    卡伊依旧没说话,又朝着另外一个人看了一眼,“多恩,你呢?”

    “我”

    另外那个干瘦的鸡冠头虽然吓得脸色惨白,可也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

    不是谁都能眼睛不眨地砍掉自己的手,这家伙依旧吓得说话都结巴,“队长,我我下不了手”

    话音刚落,寒光一闪,又是一只断掌落地。

    一阵鬼哭狼嚎的大叫声响彻破楼

    苏伦和一干帮众见证了一场血淋淋的帮会处刑现场,但这也是黑帮生活中习以为常的小插曲。

    十字会的纪律很松散,但触碰帮规,就没情面可讲。

    好在这个世界断臂还不算太麻烦,毕竟有机械义肢技术,最基础款的机械假手也就一两万块钱。但那两个倒霉蛋没有参与昨天的任务,奖金也没拿到,大概很长一段时间都得吊着一只断手了。

    晚上七点,卡伊准时带着众人在格林街的三条街区巡逻了一圈。

    半小时后,收工。

    老鸟们喝酒的喝酒,该找女人的找女人,一哄而散。

    苏伦又坐在在了猩红地堡八角笼的旁,开始了他的赌博一夜。

    大概是不在乎输赢的赌客运气总不会错,苏伦接连压中了两场。

    不过赌注都不大,一千一注。

    原本他又想像是昨天一样,把今晚所有场次的比赛都平均下注红蓝某一方,也省每次投注的麻烦。

    这种下注方式肯定不能暴富,但按照概率来说,输也不会输太多。

    苏伦本来就不是冲着赌钱来的,倒也无所谓。

    可就他打算这样下注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豪迈的女声,似乎是再问他。

    “下一把,你看好哪一方?”

    回头一看,赫然是一个腰间别的四把长刀,英气十足的青发女人。

    她径直走到了苏伦身边,大咧咧地趴在围栏边上。瞧她那认真的样子,似乎是因为这里靠近八角笼能看得更清楚,妥妥的一副“赌瘾女”的样子。

    “千条老大?!”

    苏伦看着这人很面熟,再一看她漏出的一条胳膊上的凶煞刺青,立刻就认出了,这不就是十字会的干部「四臂罗刹」千条么?

    虽然她没穿着昨天那身性感外露的红色皮革战甲,可今天这一身像是和服的宽松裙子,同样难以遮掩她的巍峨身段。

    千条听着苏伦的称呼略显诧异,抬眼看了他一眼,“哟新人?”

    苏伦点点头,“嗯。”

    想着大概她是因为自己衣服上的“十字标”,这才没有见外。

    千条似乎对称呼并不在意,道:“你跟卡伊他们一样,叫我千条姐就好。”

    苏伦点了点头,“好的,千条姐。”

    他心中却在想,这位干部,来角斗场干嘛来了?

    千条的目光又落回了八角笼,她似乎对赌博有种狂热的痴迷。

    看上去,她真是专程来赌钱的。

    她再次问道:“我看你好像手气不错你觉得下一局谁会赢?”

    “我也看不准”

    苏伦也知道是自己手里的两张红色彩票暴露自己已经连赢两场的事实。

    但他押注纯粹是掩饰,自己来就只是为了【收割】尸体记忆碎片的,哪有什么看好的一方。

    千条觉得他这个扭扭捏捏的回答很让人不满意,挑眉问道:“那你准备买哪一方?”

    “红蓝色方吧。”

    苏伦觉得自己如果再买红色,会给人一种很敷衍的感觉,所以改口了蓝色。

    却不想,千条一听,立刻挥手招呼下注的女郎,大声道:“来,押一万,蓝色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