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暗影巷”黑市里有很多好东西,各种商铺里的宝贝让人眼花缭乱。

    不过苏伦也没打算多待。

    黑市有黑市的生存法则,自然也有生活在阴影处的“老鼠”。来之前,卡伊还特意给苏伦交代过。黑市附近时常晃荡着一些流浪团伙,他们很喜欢干这种杀人越货的勾当。哪怕是三大帮派的人,那些家伙也不挑食。

    刚买了几万块的材料,财已露白。

    这对于外城的人来说,已经是一笔足以让人动杀心的财富。

    离开了“罗森的炼金小铺”,路过一间书店,苏伦随手淘了几本入门的炼金术常识书籍一并带走,《秘密之书》《自然事物与秘密事物》《基础炼金常识》

    在外城,知识是昂贵的。除了猎荒来的古董,所有书籍都是来自内城,特别是有关炼金术的典籍,价格更是昂贵,属于真正的奢侈品范畴。

    虽然之前苏伦从尸体中剥离了一些炼金术知识,但零零散散,完全不成体系。

    他甚至缺少很多常识性的知识。

    他很清楚,日后想在炼金一途走的更远,对知识的需求会越来越大

    苏伦离开了黑市,搭乘蒸汽列车回到了格林街。

    他想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布置就职的炼金阵,这才发现,帮会并没有安排住处。

    大概是觉得没必要。

    毕竟对于绝大多数帮众来说,酒馆和风月场才是“家”。哪怕是安排了住所,那些家伙一个月也没几天会在。

    最终,苏伦找了一间旅馆。

    不隔音的墙,左右隔壁都传来一些奇怪的动静,钢丝床有节奏的嘎吱声,女郎的娇喘声,皮鞭的啪啪声

    苏伦自动屏蔽了这些入耳的靡靡之音,瘪了瘪嘴:“还真够脏的啊”

    再一看屋里,墙角受潮破破烂烂,简陋的铁床上有一床发灰的白色床褥。床单上还有些不知道是血还是什么的污迹。床下,陈年灰尘、烟头、毛发堆了厚厚一层。

    屋里总让人觉得一股挥之不去的霉腥味往鼻子里窜。

    不过也无所谓了,苏伦也没打算来睡觉。

    作为普通帮众,他只要不傻,还没高调到去找那种超豪华的旅馆过夜。他只想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布置转换仪式。

    他推开了床,把床底的用扫帚打扫干净,清理出了一个直径约莫三米的空地。

    然后拿出了之前在黑市里购买的炼金材料。

    以六块白水晶为支点,布置一个六芒星图案。然后用红铜粉末和蜥蜴粉按比例混合,以粉为墨,绘制成圆形图案,再用汞盐液体画下衔尾蛇和天平符号

    “就职”所需的炼金转换阵是最初级炼金阵,符文简单,需要的材料种类也不复杂。只要把特定材料和图案摆放的位置正确,就能产生奇妙的魔法反应。

    苏伦小心翼翼地布置着,然后再约莫大半个小时后,这才完整地绘制出了这个转换阵法。

    “呼一个稍微高级点的基础炼金阵法都要花费几万,怪不得‘旧派’的法系炼金术士很少,纯粹的烧钱的职业啊”

    苏伦略微有些感慨。

    他印象中,古法系的炼金术师,每一次施法都需要布置类似的炼金阵,用来转换元素。

    施法,实际就等于再烧钱。

    炼金术士界也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这个世界,没有炼金术办不到的事情;如果有,那就是烧钱不够。

    没多去想前的事儿,能变强,一切付出都值得。

    苏伦拿出了那个装有【符文诡偶】的木匣子,毫不犹豫地打开了。

    成为职业者需要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就职材料”

    “就职”的本质,其实就是让材料里的超凡特性,通过转换仪式,融合转移到人体之中。

    市场上也有各种就职材料售卖,也不算太贵,市价约莫十万里索左右。

    那种材料一般都是猎荒者去地窟中猎杀魔物,然后从魔物身上提取有诅咒特性的材料,再用特定的魔纹制造出的炼金物。

    苏伦现在也知道了,市面上售卖的都是黑铁材料。

    但实际上,还有更高品质的“白银材料”。

    但白银品质的就职材料属于“管制品”,几乎只有内城的大商行才能看见,而且也是难得一见的稀有物。那是被大家族和财阀们垄断的东西。

    这几乎已经旧灵敦炼金术士们能制造出来最好的就职材料了。

    但实际上,最好的就职材料还不是白银材料,而是来自于古代流传下来的“诅咒物”。

    那种可遇不可求的,被称为“黄金材料”。

    就像是苏伦得到的那黄金品质的【诅咒物·符文诡偶】。

    因为但凡能经过岁月侵蚀的就职材料,都是品质极高的东西。往往都是古代炼金术士中的佼佼者留下,能让人觉醒一些特殊能力的稀有职业。

    比如,神秘系诡偶师

    “让人久违的期待感呢”

    苏伦拿出了那个符文诡偶,脸上露出了一抹小兴奋。

    “就职”仪式不是完全没有风险,失败就意味着会被就职材料里的诅咒特性反噬畸变。

    但对苏伦来说,他却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全知之瞳坚鉴定了他绘制的魔法阵具能正常使用,就职物品和身体的契合度也很高,也就没有失败的理由。

    他站在了六芒星阵法中央,把诡偶放在了衔尾蛇图案的正中,然后口中念叨起了一段咒语:“遵循万物等价交换的法则,赞美原初造物主的荣光,用炼金见证造物奇迹”

    咒语内容很简单,不是魔法师那种对某位神祇的乞求赐予力量的咒语,仅仅是一段像是格言的短语。

    据说,其实不念也行。

    念叨这么一句,仅仅只是为了更有“仪式感”。

    因为炼金术士们不信仰任何神祇。在他们眼中,哪怕是所谓的神祇,也仅仅是掌握了某些高位法则的高等生命罢了,同样要遵循等价交换原则。

    如果真要说信仰什么,炼金术士们只信仰“原初造物主”,就是创造了宇宙一切的初始。

    苏伦没有大意,该有的程序还是该照着走。

    也如同预想中的程序那般,咒语落下的时候,阵法转换阵也亮起了耀眼的蓝色光芒。

    六块白水晶汇聚了整个的阵法的魔能,然后越来越亮,那股神秘的力量越来越浓。

    苏伦一脸从容,他看着地面上那个诡偶娃娃在光芒中像是融化了一般,然后一点点融入了六芒星阵法中。

    再然后,那易苏苏光芒就像是藤蔓一样萦绕在了他身上,一颗颗肉眼可见的的光粒子窜入了肌肤之中。

    那股神秘的力量,渐渐融入了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