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剥离了一个二阶职业者,苏伦觉得战斗技巧提升很明显。

    回过头来一看,他还发现那个亚伯克的记忆中,还有一个“月亮旅馆”的关键词。

    “那家伙把什么东西藏在了那个旅馆?”

    苏伦被勾起了好奇心。

    「阴蝎」亚伯克本就是一个刺客系的职业者,作为臭名昭著的A级通缉犯,这家伙最做喜欢干的事情就是盗宝和杀人。

    这么多年屡犯大案,盗的的宝物钱财数量不少。

    从有限的记忆片段中,苏伦也知道了这家伙之前被“伞组织”抓到了,然后交代了自己的几处藏宝地,但似乎有一件很重要的【封禁物】被他藏了起来。

    “‘封禁物’又是什么东西?”

    苏伦觉得能让这位二阶职业者都觉得能让他保命的东西,肯定不简单。

    不过他也没多惦记。

    现在亚伯克才被抓不久,说不定这家伙自以为没暴露的行踪,正被某些人密切关注着。比如内城的“伞组织”,一个由职业者组成的特殊执法部门。

    就像是前世,警察为寻找线索,会对罪犯的历史行踪追根溯源。

    他现在要是去找“脏物”,极有可能被顺藤摸瓜的人盯上。

    东西越贵重,被盯上的可能性越大。

    苏伦想着,以后等事情热度冷却得差不多了,有机会再打听一下那个“月亮旅馆”到底在哪里

    今晚的角斗赛已经全部结束,喧嚣过后,赌客们也都纷纷散场。

    普通赌客也不知道,因为今晚这最后一场压轴赛,“猩红地堡”赌档来了很多大人物。

    二楼的一个包间里,烟气缭绕,空气中有浓郁的微甜的烟草味儿。

    这是“巴格姆烟草公司”出产的顶级雪茄,一盒价格抵得过普通工人一个月的薪资。

    包间里就有着几个改造了机械义肢的男女,虽然穿着很绅士的黑西服,但也掩盖不住身上浓浓的凶戾气息。

    这是些黑帮分子。

    如果有旁人在这里,必然会认出那个抽着雪茄的大胡子阴鹫男子,就是外城鼎鼎大名的“蒸汽兄弟会”会长,「屠夫」班纳!

    外城最具实权的大人物之一。

    班纳全程观摩了整场战斗,虽然输了一点小钱,却好像心情还不错:“啧啧,这能力有点意思派人去接触一下这个「红魔」戈隆,如果他愿意加入我们帮派,给他个干部的身份。”

    一个被巴塔洛夫家族驱逐出来的二阶职业者,内城其他家族也不会再聘用。

    这家伙只能留在外城讨生活。

    对于他们黑帮来说,这种人是最好的“新人”。

    听到这话,包房里那个站在门边的男子回应道:“是,老大。”

    而这时候,那个依偎在班纳怀中的妖艳女郎也开口了,娇媚道:“老头子,格林街这边我们要怎么办,这些赌档夜场可是块肥肉‘十字会’那边派了个毛头小子过来罩场子,搞得我们都不好下场了。”

    班纳用他那支还没有改造成机械义肢的大手毫不客气地在女人胸口游走摩挲,嘴里说道:“呵呵,一个才晋升职业者的菜鸟罢了。他们既然不让干部下场,我们也别自己丢了身份。过两天派几个人把这队人做了就好了,也试探一下‘十字会’高层的态度”

    妖媚女人似乎知道些内幕,听到这话,她猜到了什么,好奇道:“老头子,难道‘十字会’的老大真的出事儿了?”

    “这个嘛”

    班纳不置可否,想了想,这才说道:“查克那家伙确实两三个月没在十字会露面了。有消息说他上次去城外处理一个‘诅咒空间’,似乎出了意外。”

    顿了顿,他眼里露出了一抹狐疑,又改口道:“不过,就我对那老阴逼的了解,即便是真出事儿了,他也会安排一些后手。现在嘛,那家伙保不准再搞什么大动作,准备阴人呢。所以,才要试探啊不然就这几条街,我‘蒸汽会’早就吞了。”

    班纳说着,大手也越来越不客气。

    妖艳女人本来就是穿的长裙,这一撩,大片春光外露。

    但屋里其他人仿佛对这香艳一幕视若无睹,也没人敢正视。

    妖艳女人有些娇喘吁吁,嗔怪道:“老头子,你今晚去我那儿?”

    却不想,班纳摇了摇头:“今晚就算了。”

    听到这话,那女人嘴角一努,“嗯?”

    就是这看上去不经意的一瘪嘴,竟然给人一种风情万种的小女儿媚态,仿佛有种莫名魔力,惹人爱怜。

    班纳看着女人的吃味儿目光,笑了笑,不自觉解释了一句:“我得到消息,今晚有个热闹要看,所以还得出去一趟。”

    “热闹?”

    女人听到这话,晶眸里也有些好奇。

    班纳想想,也没多隐瞒,说道:“据说‘十字会’从上次发现的古代遗迹中带回了一件神秘古董。而正巧,那东西内城的很多大人物都感兴趣。所以,有一伙儿人今晚大概会动手去袭击十字会的宝库。”

    这话说的很模糊,隐匿了很多关键信息,但女人也听出了事情劲爆。

    她略显兴奋,道:“我们会要和‘十字会’开战了?”

    班纳摇摇头,纠正道:“不是我们。大概是‘乌鸦帮’和它背后内城大人物想动手。算不上开战,只是一场奇袭。我们也只是去看看热闹。当然,万一有机可乘,也不妨捡捡漏。”

    今天的角斗场的再没有尸体可以剥离魂魄,苏伦也没有继续待下去。

    至于楼上的其他赌局,他也没什么兴趣参与。

    进城的第一天,苏伦打算先熟悉一下环境,至少把格林街三条街区弄清楚。毕竟“十字会”是地头蛇,帮会成员不熟悉自己的地盘,也说不过去。

    越是混乱的秩序,娱乐业就越发达。

    出了赌档,格林街一片灯红酒绿。

    大街上的,行人如织。

    街上也随处可见带着带着兵器家伙,火枪、刀剑、蒸汽机械臂,皮甲、牛仔帽、马克靴,这是猎荒者的标配。

    外城普通人的薪资不过两三千里索一个月,而格林街的酒馆随便坐一坐就要好几百。所以,能在这里消费的,绝大多数都是猎荒者。他们会拿命去城外猎荒,然后暴富后,便在城里享受醉生梦死时光。

    苏伦走上街道,穿梭在人群之中。

    街道的墙壁上到处都是彩绘涂鸦,图案也带着浓浓黑暗风格,抽象、讽刺、还有涩情广告

    阴暗小巷里,总能听到持续不绝的“嘶嘶”声,那是墙壁上的蒸汽管道破裂外泄蒸汽的声音。

    城市的随处可见喷着白烟的高耸烟囱,那是地底运转蒸汽锅炉的排烟筒。这些大型蒸汽机,也为城市的工厂提供能源和热水。

    酒馆附近的阴湿小巷里总能看到一两个酒鬼躺在垃圾桶旁,呕吐昏睡。觅食的老鼠似乎也见惯不怪,偶尔还嗅一嗅醉鬼,大概是看能不能当成食物。

    苏伦想到了之前“大象酒馆”后巷的半截尸体,目光落在了那潺潺流水的黝黑下水道深处。那里漆黑的地洞里,似乎藏着一双双赤红的眼睛

    走了一段儿,肚子里空落落的,苏伦找了一家看上去还算干净的餐馆。

    主食是蘑菇浓汤配黑面包。

    黑麦和蘑菇是地下城的特产。

    而肉食则是价格昂贵的奢侈菜品。

    当然,甚至餐厅老板也不知道今日供应的什么动物的肉。

    苏伦也不在意,只要无毒,在他眼里便都是优质蛋白质。

    味道虽然有点怪,但比之前一直的啃黑面包干粮强太多

    黑帮的工作时间每天只有半小时。

    苏伦本以为这种悠闲至少会持续一段时间。

    却不想,这第一天,就遇到了突发事件。

    就在他在餐馆用餐的时候,那个挂在腰间的通讯器突然响起了急促的呼叫声:“所有人,速度“帝王浴场”后巷集合!”

    通讯器里卡伊没交代什么事情,但听着那语气,应该很急。

    聚集点不远,苏伦也没耽搁,一路快步走了过去。

    等他到的时候,在那条漆黑的后巷里已经聚集了数十个“十字会”的帮众。蒸汽摩托轰鸣,机车和装甲运兵车也都已经就位

    黑帮摇旗的效率一向很高,有紧急集合,也就意味着要火并。

    绝大多数帮众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脸上都挂着嬉皮笑脸的笑意。

    苏伦看着那一堆正在分发的武器弹药,眉头微微一皱,意识到似乎事情不小。

    卡伊言简意赅,严肃道:“帮会总部仓库被人袭击了,我们要立刻过去!虽然暂时不知道敌人是谁,但各位准备开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