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苏伦做出了决定,便一脸淡然地走上了祭坛。

    犹豫从来不是他的性格。

    从他之前打算找跟着线路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有了打算。

    来到这么一个有意思的奇幻世界,还畏首畏尾,那才真的无趣

    苏伦站在祭坛上,脚下踩着阴刻的繁杂符文,仔细观察了一下。

    他之前见过光头使用过这种“炼金阵法”,那家伙就是用一个六芒星魔法阵,便弄出了一身金属鳞甲。

    但显然,这祭坛上铭刻的阵法要复杂得多。

    「鲜血浸染衔尾蛇,阵法开启」

    他按照视网膜上信息的提示,扯掉了之前手掌上简单包扎的伤口。然后微微用力一捏,伤口扯裂后,鲜血就顺着指间留了下来,滴在了魔法阵的“衔尾蛇”雕刻上。

    血液浸染了衔尾蛇,血色便自动漫延开来。

    石刻蛇身,渐渐变成得像是红宝石一样赤红发亮。

    转眼,这祭坛就的符文就都亮了起来,金光大盛,刺得人险些睁不开眼。

    “阵法运转正常”

    苏伦嘴里自语了一句,略带喜色。

    这是一个好现象。

    阵法是能运转,也就意味着那什么【艾萨克炼金手稿】中破译的方法有很大几率是正确的。毕竟,大概也没人会弄这么复杂的恶作剧。

    阵法亮起,接下来就是“祭献”环节。

    视网膜上的信息叙述,这个世界的一切炼金术都遵守“等价交换原则”,要得到那种天赋,就得祭献上等价的代价。

    他现在要付出的,就是自己的一颗眼球。

    “呼”

    苏伦缓缓呼出了一口气,缓缓抬起了右手,抠向自己自己的左眼,心中自嘲似的吐槽了一句:“果然啊,身体对受痛楚这种事情很兴奋呢。哪怕是挖自己的眼”

    挖眼对别人来说有点血腥,但对苏伦倒不算陌生。

    他进少管所的第一年,发病的时候,就这么干过。对象是一个欺负他的狱霸。那之后,狱友都叫他“疯子”。

    再后来,在少管所熟读《人体解剖学》的他,知道了如何准确精准杀人、伤人、打人

    恐惧源于未知,苏伦很清楚自己挖眼会面对什么,所以心中倒也很淡定。

    他毫不犹豫地下手了,冷漠得仿佛承受痛苦的不是自己

    刺痛,钻心的刺痛

    还有单眼失明带来的恐惧。

    鲜血从眼眶中滴滴下落,落在了祭坛上。

    剧痛让苏伦额头冷汗密布,脸色白得吓人。

    喘息了几口大气,他才拿着那团猩红物体,将它放在了“天平”石刻的左边吊篮中。

    这一瞬,仿佛某种特定条件被激活,祭坛中央的天平突然冒出了耀眼的红色光芒,吞噬了那枚眼球。而就这时候,祭坛旁五尊石雕中那具雕刻有“”符号的石雕也萦绕了一层灵光,一缕绿色气息像是一条小蛇,悄然灌入了苏伦流血的左眼之中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炼金转换仪式。

    这座尘封了千百年规格极高的祭坛,在这一刻,在媒介的催动下似乎连通了不同时空一股古老而威严的气息降临了这个密室之中。

    苏伦毫无察觉,但有限的感知也让他触摸到了这神奇炼金术的些许玄奥。仿佛遨游无尽星空,然后顺手从星空中摘下了一颗璀璨的星辰,融入了身体之中。

    过程比预想还顺利,没有发生任何可以称作意外的事情。

    苏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眼里一片血色。

    很快,他就很清楚地感受到了眼睛的痛楚正在消失,左眼的光明正重新恢复。

    “成功了”

    苏伦大概猜到了什么,猛地松了一口气。

    那种酥酥痒痒的感觉是肌肉组织再生的现象,快得有些难以置信。

    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三分钟,祭坛上魔法阵的红光这才完全暗淡了下去。

    而红光散去那一瞬,那尊有“”符号雕像也“咔嚓”裂开了一条缝隙。

    苏伦的左眼缓缓聚焦,清澈璀璨,灵光熠熠,像是初生的婴儿。仔细一看,金色的瞳孔中,还有一轮银色“月亮”。光泽一闪,月影便隐没在了瞳孔深处。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眼前明明还是之前那个祭坛,可此刻看上去仿佛是一个陌生的“新世界”。所有物体都变得极其清晰,就像是把滤镜关了的高清原照片,毫厘可见。甚至雕像上那些蛛网般密集的缝隙,也清晰可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