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告别了一个只认识了几个小时,却以后大概永远不会再见的朋友。

    苏伦觉得心情有些低沉。

    四周的光景突然一变,从那座奢华的庄园府邸,变成了一座废墟。

    “这是之前那座庄园的遗迹?”

    虽然屋内的一切装潢都已经腐朽,但从房屋未坍塌的框架结构来看,这就是之前他待的那座庄园。

    宴会厅、走廊、书房格局都很熟悉。

    “最少得好几百年,才能腐朽成这样吧”

    苏伦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觉得自己已经很有心理准备了,可看到眼前破败的一幕,依旧觉得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难道之前的大宅是幻象,遇到的佩斯托娅,光头等人,都是幻象?

    可他低头一看,自己手里正拿着一个木盒子,正是那个装着“符文人偶”的盒子。

    而他的胸口,也佩戴着那枚黑宝石点缀的蝴蝶胸针。

    “东西是真实的”

    苏伦抚摸着的手里的盒子,有种从梦中醒来,然后居然把梦里的东西带回现实的感觉。

    “难道刚才那个灯火通明的庄园,是像是游戏副本一类的特殊空间?”

    苏伦看了看四周,没能想明白。

    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太过有限,很多问题不是靠思考就能理解的。

    不过,现在他却又面临了一个问题:现在该何去何从?

    而第一时间,他想到了视网膜上的信息。

    “原主来这里,是为了找那什么‘艾萨克爵士的遗物’”

    闲下来,苏伦才有时间仔细去看视网膜上那些晦涩难懂的信息。他也意识到,原主来找的这个“宝藏”似乎很不简单。

    正好,他也对那种“超凡能力”很感兴趣。

    想了想,苏伦决定先去看看。他也推测这庄园里应该不会有其他危险了。如果有,佩斯托娅也应该是最大的BOSS

    苏伦凭着印象,找到了府邸的宴会厅。

    然后顺着左手数过去,找到了第七间房。

    房门已经完全腐朽,到处都是些蛛网,看上去很阴森。但房屋的结构还算稳固,除了墙壁上斑驳掉落的漆面,大体还是能辨认出这是一间储物间。

    苏伦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除了偶尔听到几声老鼠的“吱吱声”,并没有出现什么恐怖电影里会出现的可怕怪物。

    他一眼将屋里的摆设尽收眼底,看到了墙上的六角形灯台。

    找准的正确的那一盏灯,顺时针方向扭动,便听着一阵“咔嚓咔嚓”的机括齿轮声响起,一道暗门出现了。

    “都几百年了,这机关居然还能正常运转”

    苏伦出现在眼前的幽深通道,心中略显诧异。

    也没多犹豫,走了进去。

    通道里大概是隔绝了外界空气,保存非常完整。

    试探了一下,也不闷,能正常呼吸。

    甬道由青砖堆砌,每隔一段距离墙壁上都挂着一盏壁灯。那种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黄光宝石光线虽然很微弱,却也足够照亮整个密道。

    苏伦没敢触碰任何东西,暗门既然能正常打开,那么密道里的机关八成也还能正常运转。

    视网膜上的信息特别有警告,不要触碰任何安全线路之外的东西。

    就这样,走了没多久,苏伦就发现四周的甬道变得有些古怪,仿佛到处都一模一样。

    他知道,这是进入了迷宫。

    这里有视觉干扰的机关。

    在地面用石头刻下了一些必要的方向标记,他继续往前。

    “第一个岔路口之后,左、左、右、上、下”

    也幸亏视网膜上留下了迷宫的正确走法,苏伦一路没遇到任何麻烦。

    走了大约一刻钟,他来到了目的地,一间宽敞的密闭石室里。

    这里有着那种巨大的发光宝石,把整个屋子照的很亮堂。

    “这就是藏宝图标记的‘大隐者祭坛’了?”

    苏伦没着急踏入石室,而是仔细观察了一番。

    圆形的石室中央,围绕着五尊高大的石头雕像。它身着斗篷的,遮掩了全身和大半张脸,看上去很神秘。细细定睛,会发现其中三具雕像已经有了裂痕,只有两具还完好无损。

    而每一具雕像的斗篷背后,都刻有一个特殊符号:、§、、、

    似乎是什么特别的代号。

    而让苏伦觉得惊异的是,仅仅是注视这几具雕像,一股神圣威严的感觉扑面而来,让人心底仿佛腾起了一种想要顶礼膜拜的感觉。

    那种感觉,仿佛被神灵注视着,让人瞬间觉得自己渺小如尘埃。

    “还真是奇特的雕像啊”

    苏伦看着这一幕,心中感慨了一句。

    揭开了面纱的世界,正把它的神秘一点点展露在了自己眼前,让苏伦的探知欲也越来越浓

    密室里没什么多余的东西。

    五具雕像各立一方,它们面对的正中是一个直径约莫五米的圆形祭坛。

    祭坛雕刻着一个八芒星魔法阵,四周都是一些看不懂的特殊文字和符文,正中有一条“衔尾蛇”和“天平”的阴刻图案。

    “这祭坛上就藏着能获得光头那种骨骼硬抗子弹的‘天赋’的途径的秘密?”

    苏伦看祭坛上雕刻好的纹路,脸上浮现了一抹深思。

    视网膜上还留着这样一段话:

    「我亲爱的菲克,抱歉,你失去了一切;通过解密破译,我从家族得到的那册神秘的【艾萨克炼金手稿】中发现了一个惊人秘密:超凡天赋除了能自然觉醒和血脉传承,其实还有第三种方式,那就是用特定条件指向性觉醒虽然只是一张未经证实的‘藏宝图’,但这也是我能想到给你补偿的最好的方式了」

    这段话苏伦没细想,前因后果已经不重要。

    他捕捉到了几个重要的关键词:祭献媒介、指向性觉醒、天赋。

    上面写着,「祭献自己的眼球」之后,他“可能”能获得一个非常厉害的S级天赋能力。一种炼金术世界的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极度稀有能力。

    如果是在地球,苏伦看到这话,铁定当成的笑话带过。

    挖掉自己的眼球祭献,获得超能力?

    去你妹的超能力!

    可刚才见识过这么多超凡力量之后,苏伦很谨慎地思考过这个问题。

    至于那个“可能”的字眼,也带着赌的成分。

    因为没人尝试过。

    “我记得那光头说他那个硬抗子弹的能力叫什么【C079-钢化骨骼】?‘S级’好像更厉害的样子”

    苏伦心中权衡了一瞬,不知道这个世界那天赋评级是如何区别的。

    但如果能获得光头那样的“超凡力量”,付出些代价似乎也值得。

    他心中已经某些念头已经跃跃欲试了。

    而且,让苏伦下定决心的,还有一个原因。

    他也想到了原主的背景看上去不简单,能被那位在他视网膜上留下信息的大人物都用敬语承认这祭坛规格极高,或许这里觉醒的天赋会比那“钢化骨骼”更强。

    机遇这东西,无论是哪个世界,总有赌的成分在里面。

    最坏的结果,也就是眼瞎了,什么都没得到。

    刚经历过生死大战的苏伦觉得,这似乎并不是一个不能接受的代价。

    想要得到就必须付出,这是哪个世界都遵循的基本规则。

    想到这里,他抬了抬眉,自我宽慰道:“来都来了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