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苏伦目光也渐渐变得有些凝重。

    因为他自己的手也拿起叉子叉起了一大块带血的肉,正往嘴边送。

    如果不想想办法,他大概会第一次品尝人体脏器的滋味。

    他知道,如果不找到破局点,迟早都会被那“幽灵种”给玩儿死

    恐怖的庄园,诡异的人偶,一个喜欢虐杀人类的幽灵种

    苏伦的思绪飞速转了起来。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灵光一闪:“这屋子里的诡异既然有轻易杀掉我们的能力,却偏偏没有这说明那‘诡异’有智慧可言,而且不低。”

    怪物有智慧,这对他来说是件好事儿。

    就怕怪物只懂得本能地杀戮,那才是绝境。

    打,肯定是打不过的。

    但从他千场恐怖游戏和恐怖电影的经验来看,只要是有智慧的NPC,都能通过交谈,获得剧情转机(线索)。

    书房、走廊、宴会厅脑中的线索突然首尾相连。

    苏伦觉得,他大概找到了破局的关键!

    “呼”

    心中呼出了一口气。

    苏伦决定尝试一下。

    这时候,他神情突然一凛,朝着虚空处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佩斯托娅小姐,我能和你谈谈么?”

    这一开口,仿佛时间都禁止了。

    苏伦自己正在往嘴里送肉右手,也停在了半空中。

    听到这话,不远处正吃得满口是血的光头明显一愣,不明白为何苏伦为何突然说出这么莫名其妙的话。

    不过,这时候,虚空中却传来了回应,“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依旧是之前那个低沉诡异的老太太声音。

    猜对了!

    苏伦听到这话,立刻意识到自己的推理没有毛病。

    之前那个马库斯的家伙说过,这个“幽灵种”发现了他们,却没直接杀死,而是玩了几个游戏,躲猫猫、弹弹珠、保龄球

    只要遵守游戏规则,就能暂时活下去;而违反规则,立刻就会被杀死。

    同现在的情况一样,这诡异明明能轻易杀掉他们,却选择了“玩儿”。

    这也证明,这个“幽灵种”的年纪不大;或者说,心理年纪不大。

    而这餐桌上,除了尸体,一共只有三具人偶,一个西装绅士,一个贵妇人,一个妙龄女子。绅士坐在主位,显然这是一家三口。

    而苏伦之前上桌观察的时候就觉得这三人很眼熟。

    再一细想,就会想到之前在书房的墙壁上,他看到过一张全家福照片。

    照片上,这三人赫然在列。

    而那张照片上,其实还有第四人。

    一个抱着小熊娃娃的小女孩!

    那么剩下的就不难猜了,管家称呼它“主人”,又喜欢血腥恶作剧,那么这个“幽灵种”的身份就只有那个小女孩了。

    而那张照片下,正好标注着一个名字,“佩斯托娅·艾萨克”!

    苏伦没回答那个问题,而是直接说道:“我可以和你聊会天么?”

    虽然他不知道“幽灵种”诡异是什么东西,但大概和印象中的“鬼”差不多。

    而且,既然知道她心里年龄不大,那么,可以交谈(忽悠)的空间就大了。

    所以,首先得引起它的兴趣。

    他又道:“我会讲会多有趣的故事,会跳舞,会唱歌,会皮影戏,人偶剧我想,佩斯托娅小姐应该会喜欢”

    话说出口,屋里沉寂了半晌。

    苏伦本以为事情还差点火候,而就这时候,四周场景突然一变,从宴会厅变成了一间装修得粉嫩的少女卧室。

    靠窗的工作台上,坐着一个正在捣鼓一些玩偶零件的公主裙小姑娘。

    她似乎很认真地在组装一个满是符文的人偶,听着动静,她也没回头,直接说道:“你还没说,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

    很温柔的少女音,听上去酥酥糯糯的。

    第一步成了!

    成功勾起了它的兴趣。

    苏伦一边快速观察了屋子的一切,嘴里一边说道:“我在书房的时候看到了照片上有你的名字”

    他尽可能用平缓的语气说着,就怕激怒对方。

    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女孩,可是有虐杀人类恶趣的“扭曲心理”。

    小女孩又问道:“之前在书房,你是怎么发现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