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灯火通明的走廊,一股熟悉感油然而生。

    耳旁的打斗声不绝于耳,再一看那浑身金属鳞甲的光头,这不就是刚才的走廊么?

    我是从一扇玻璃撞出去,然后又从另一扇撞了回来?

    苏伦再回头一看,而之前撞碎的玻璃,竟然恢复如初了。如果不是地面的玻璃渣还硌脚,他还以为经历了一场幻觉。

    这庄园的空间也有问题!

    “幻象空间?又或者是那‘幽灵种’的能力?”

    苏伦越发觉得这世界古怪,却很快恍然,“果然啊如果能这么轻易地跳窗能逃生,之前那些家伙也不会被这些诡异的人偶杀光了。”

    就是这一跳,苏伦重新掉回了走廊,撞入了人偶堆里。

    这下可好,羊入虎口。

    别看人偶对光头伤害不大,可对于苏伦这个普通人来说,绝对是致命的存在。

    本来苏伦都已经躺平不准备挣扎了,可让他意外的是这些人偶仿佛对他视而不见,直接就飘了过去,朝着光头围杀了过去。

    “咦它们居然没攻击我?”

    苏伦看着眼前飘过去的人偶,有种劫后余生的惊喜,暗中推测道:“难道是之前发现了‘监视’的原因?”

    他心中隐隐猜测,这些人偶没杀他,或许是因为那个“幽灵种”觉得多了一个好玩的玩具,不舍得这么快杀掉。

    这就很蛋疼了

    而就这时候,毫无征兆的,突然听到了一阵“咔嚓咔嚓”的渗人骨折声。

    再定睛一看,那个马库斯各个关节竟然反向折断了。

    像是一具牵线木偶,他被一根根无形丝线给悬在了空中,脑袋无力地耷拉着。

    马库斯,死了!

    而就这家伙死掉之后,那些持刀人偶也没在继续围攻光头伊万,竟然也潮水般的褪去了,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不远处,光头伊万看着属下毫无预兆的惨死,显然也一脸懵逼,怒骂了一声:“该死的!”

    那个马库斯身边没有人偶,他又是怎么死掉的?

    他猛地醒悟,这个“幽灵种”的手段恐怕不仅仅是操控傀儡。

    光头自然也留意到了之前被木偶放过的苏伦,猜到他或许知道什么。

    但还没来得及询问,而就这时候,不远处一道密闭的房门突然打开了。

    而这时候,从门里走出了一个穿着燕尾服的和蔼老者,用毫无感情地口吻说道:“我家主人请两位去宴会厅共进晚餐。”

    主人、用餐?

    苏伦听得眉头一挑,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听到这话的同时,他的目光也打量着那个管家模样的老者。

    他发现这家伙说话的时候全程眼珠子没有转过,再细细一看,肤色也有像是蜡像一般的油光感。

    显然,这管家也不是活人。

    苏伦不动声色。

    关键是,他想动声色,打也打不过啊。

    可光头伊万那暴脾气哪里忍得住?

    刚当着老子的面杀了我团里的一个兄弟,现在还请吃饭?

    “去你娘的!”

    光头怒骂一声,抬手就是一炮轰了过去。

    “嘭”管家被一炮打得稀碎。

    可就这时,那低沉的声音又突然响了起来,阴恻恻地说道:“不遵守游戏规则,可是会被杀掉的哟”

    “哼!”

    光头冷哼一声,还有些不以为然。

    可突然间,同样毫无预兆地,他整个人的身子都僵直在了哪里。

    如同之前马库斯死的时候一模一样。

    不远处的所苏伦这次看清了,一条条像是鱼线一般的晶莹丝线将光头捆了起来,让他半点动弹不得。

    而且随着丝线的收紧,光头皮肤表面的金属鳞甲竟然碎裂开来,丝线直接勒入了肉里,溢出了猩红鲜血。

    苏伦看着眼皮直跳:“好诡异的手段”

    显然,那个诡异的实力远超想象。

    眼见下一秒,伊万就要被肢解成七八块,而就在身体四分五裂的前一秒,这光头再没之前半点硬气,大吼一声:“等等,我愿意去!”

    就这样,苏伦和光头伊万被轰烂了半边身子的管家邀请进了宴会厅。

    这里同样奢华无比的装修,留声机里放着舒缓的音乐。

    餐桌上已经座了好多人,看上去很热闹,用餐的气氛似乎也挺和谐。

    苏伦被女仆人偶引导者坐在了一个空位上。

    他目光扫了一眼桌子上的人,心中也有了数。

    虽然这些“人”都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但面无表情,身体僵硬

    显然没有一个活人。

    不是人偶,就是用丝线固定在座位上的尸体,看起来十分阴森诡异。

    不过,苏伦倒也没多少惊讶,他自然不会以为这“幽灵种”会那么好心请他们吃饭。

    而看光头吃了苍蝇般的表情,这些尸体,大概他都认识。

    两人落座在了空位上,身后的女仆装的人偶给他们围上了餐巾,然后揭开了身前用银色盖子盖住的餐盘。

    苏伦落座的时候就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隐隐猜到了什么。

    待得餐盖打开,血腥味更是铺面而来。

    眼前的餐盘里放着的一块红褐色的肝脏,还微微冒着血气,看上去是刚从活体上取下来不久。

    这庄园大概是没有活着的牲口的,所以,用脚都能猜到这是什么肝脏

    苏伦抬了抬眉,没多少意外。

    这诡异的庄园里,如果是正常食物,那才奇怪。

    他玩过很多变态的恐怖游戏,这种剧情还不算太出格。

    余光一瞥,他这盘还算好的。

    那个光头面前赫然是一颗人头。眼珠子放在小碟子里,似乎是餐后“甜点”。

    再一看一旁的绿色毛发,这颗人头似乎还是个老熟人之前书房被苏伦干掉的那个鸡冠头。

    而这时候,那个阴魂不散的声音再次响起:“游戏规则是:必须吃完。否则会死的哟。”

    而就这时候,一桌子无论是人偶还是尸体的“人”,都把头转了过来,用那空洞的眼神直勾勾盯着桌上的两个活人。

    一旁的管家也用警告意味十足的语气催促道:“怎么,两位贵客,食物不和贵客的胃口么?”

    苏伦和光头肯定是没打算主动去吃这餐盘里的东西的。

    可显然,吃不吃,他们说了不算。

    这时候,一根根透明的丝线,就已经悄然从房梁上落下,捆绑在了两人的四肢上。

    苏伦有所察觉,但也没觉得身体有任何异常

    一旁的光头显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脸色变得很难看,绝望地嘀咕着什么:“精神系的‘肢体控制’,至少是‘黄金级’的幽灵种,这下全完了”

    刚才他已经领教过这丝线的厉害,本以为是单纯的物理系控制,心想找到机会或许还有一拼之力。

    却没想,坐在这椅子上,才确定了那“幽灵种”还擅长精神控制。

    这是能轻易杀掉他的能力。

    “”

    苏伦耳尖,听清楚了光头嘴里再嘀咕什么。

    很快,他也明白了那“肢体控制”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双手不受控制地抬了起来,然后拿起了放在餐盘旁的刀叉,切起了盘子里的肝脏来,举止优雅而绅士

    这种感觉很奇怪,不是单纯的牵线木偶,仿佛是大脑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他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不受控制地切起餐盘里的肉来。

    在这安静的宴会厅,显得格外的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