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苏伦的话,让光头心里激起了惊涛骇浪。

    他立刻反问道:“这庄园里真有‘艾萨克爵士’留下的遗物?”

    苏伦很细节地又吐了一口血沫,这才回应道:“是的。至少我得到的那张藏宝图上是这样记录的。”

    “”

    听到再次确认,光头壮汉眸子频频转动,仿佛在思量什么。

    兴奋、期待、纠结,又带着几丝顾虑。

    他看了看苏伦,眸光闪过了一抹狐疑,可杀意却实实在在地按耐住了。

    如果不知道这庄园的秘密,杀了也就杀了。

    可现在知道了这庄园里有这么的大的宝藏,他如何会眼睁睁放弃?

    作为“旧灵敦”城里的资深猎荒团长,他如何不知道的“艾萨克爵士遗物”的价值?

    那位传说中大名鼎鼎的大炼金术士,传说把古炼金术研究到了极致,被誉为“半神”的家伙。他一生研究出了无数新的炼金术式,无数奇特的药剂,发明专利无数。他的每一张炼金手稿在灵敦黑市里都能卖出天价。

    光头可是亲眼见过,在一次黑市的拍卖会上,有人用三百金克朗的天价,买了一页毫无用处的生活笔记,只因为那是艾萨克爵士遗物留下亲笔手札。

    可要知道,他装备的这条“DH-031精良改装版”机械臂,材料加上改装费也才值几十金克朗。

    虽然光头知道苏伦可能有所隐瞒,但只要牵扯到那位,便值得拿命去赌!

    万一真找到艾萨克爵士留下的什么的遗物,绝对是一夜暴富,后半辈子还用得着拿命来猎荒?

    想到这里,光头眯着眼,冷冷地问道:“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

    苏伦故作茫然地想了一瞬,又补充了一句:“我的记忆被抹除了。”

    视网膜上的信息说的了原主被“记忆清除”,这样回答也没什么毛病。

    “”

    听到这话,光头沉吟了一瞬。

    似乎并不怀疑,也没再追问。

    被内城放逐出来,还被悬赏刺杀,身份肯定不简单,记忆清除的解释也说的过去。

    他没再多细究苏伦身份的问题,而是转而问道:“你说的藏宝图怎么来的?”

    苏伦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是谁留给我的。”

    “”

    听到这话,光头眉头一皱,没有说话。

    之前他们审讯已经搜过身了,没有找到任何可能是藏宝图的东西。

    他也猜到,苏伦肯定还有所保留,逼问也没有意义。保命的东西,任谁都不会傻到一次性交代完。

    所以,人现在是更不能杀了。

    脖颈的铁钳大手松了下来,苏伦知道自己暂时保住了性命。

    虽然看上去有些狼狈,可他心中始终很冷静。

    想要真的活下去,还得想其他办法。

    光头显然也提防着他,不断地询问一些“藏宝图”的细节。可就这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鬼哭狼嚎般的绝望呼喊。

    “团长,团长你们在哪里救命啊!”

    突如其来的哀嚎,让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很诡异。

    光头一听,神色立刻变得很凝重。

    他这才意识到,现在还身处一个疑似“A级”危险程度的诅咒空间里!

    这处庄园,还藏着未知的危险。

    苏伦不知道外面那家伙到底经历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可听着那绝望的语气,也猜到门外大概有什么非常恐怖的事情发生。

    光头眉头紧皱,一手掐着苏伦的脖颈当成了挡箭牌,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咔嚓”房门打开。

    而这时候,一个浑身是血的家伙满脸慌张地地闯了进来。

    光头显然是认识那一身皮甲刺客装扮的家伙,皱眉道出了他的名字:“马库斯?”

    那家伙看着光头,惨白的脸色突然变得红润,狂喜道:“伊万团长!”

    顿了顿,他脸上惊恐变成了劫后余生的庆幸,喘着粗气地说道:“噢,天啊团长,终于让我找到您了!”

    一旁苏伦默默地瞧着这一幕,这才知道了两人的名字。

    团长?

    听上去是个什么组织。

    苏伦打量了那个叫马库斯身上的伤口和血迹,又看了看这人手中冒着青烟的火枪,心中略显奇怪:“利器割裂伤用枪的人,居然被人用刀划伤了?”

    或许,不是人?

    显然,事情好像不太简单。

    而这时候,光头看着马库斯孤身一人,又探头看了看门外,没发现什么异常。

    关上门后,他这才凝重地问道:“马克副队呢,丹尼尔呢,还有其他人呢?”

    “团长他们死了,都死了!”

    马库斯满眼恐惧,仿佛回忆起了什么,带着哭腔道:“刚才刚才我们进入这诅咒空间,走着走着就迷路了。然后我们发现这房子里有好多恐怖人偶!这房子里好像还有一个‘幽灵种’的诡异操控着那些人偶。它仿佛无处不在,它要我们陪它们玩游戏躲猫猫,找到就会被杀死”

    “幽灵种?”

    听完属下结结巴巴的叙述,光头伊万脸上满是凝重

    幽灵种?

    诡异?

    苏伦捕捉到了几个听得懂,但又是超出了自己原本认知的词汇。

    有了喘息的机会,他在衣服上扯了一根布条,扎紧了手上的伤口。

    见识过这世界的超凡能力后,苏伦也不难理解,这词汇应该指向的是某种“超凡生物”。

    “它”刚杀掉了这个光头的十多个团员。

    穿越之前,苏伦是一名恐怖游戏和灵异电影解说的UP主。所以刚才这个叫马库斯的家伙讲的故事虽然离奇,但对他来说,并不算太匪夷所思。

    他心中没有多少惊骇,反而有种莫名熟悉的感觉:“恐怖剧情?这好像才是正确的展开方式呢。”

    隐约的,他还能从过程中推测出那个“幽灵种”的一些癖好,比如:喜欢虐杀人类,喜欢幼稚游戏

    现在看来,致命威胁还不止这光头,多了一个“幽灵种”

    光头还在仔细询问属下状况,而这时候,思绪飞转的苏伦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眉头一抬。

    “咦”

    他的目光从马库斯身上移开,突然落在了书房角落里那个像是“胡桃夹子”的红黑绿三色士兵人偶上。

    之前,他以为这是书房里一个纯粹的装饰品。

    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了,苏伦刚才看到玩偶的眼珠好像颤动了一下。

    而这时候,这个人偶脸上的漆黑眼珠子正好盯着屋里的三人。

    略微一回想,苏伦发现了异常,心道:“刚才以为是记错了,原来是真动了啊”

    他记得很清楚,之前他被光头抵在对面墙上的时候,那傀儡的目光朝着左边,正好盯着他们。

    而现在,他们的位置移动到了右边的房门口,而那人偶的眼珠依旧盯着他们。

    像是这样→_→!

    所以,人位置动了,人偶没动,但它的眼珠方向也却动了。

    这是以前他玩恐怖密室游戏养成的习惯。在幽闭环境中,目光总会本能地收集四周的一切“线索”破局。

    这才留意到了胡桃夹子人偶的不同。

    “原来被‘人’监控着的啊”

    苏伦发现了异常,眼底却闪过了一抹恍然。

    原本以为是自己看错了,现在听到这房子里有杀人的傀儡,苏伦立刻确定了,屋里的一切一直在被暗中的某个家伙监控着。

    或许,就是那个所谓的“幽灵种”。

    不过,即便是发现了这点,苏伦脸上也没有表现出半点异常。

    对他来说,虽然还不确定屋子里“诡异”是什么概念,但看光头两人的表情,肯定是某种危险的存在。

    可这并不代表,那“诡异”对苏伦来说,会比这光头二人更致命。

    甚至是个好消息。

    想要在光头手中活命,这“诡异”或许也是可以利用的条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