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炼金术士

作者:盲候

    “这下可有点麻烦了。没了这小子,保不准我们要交代在这里”

    “头儿,您说‘D33荒区’地底下有这么一处连猎荒工会都没记录的遗迹就罢了,这破庄园居然还是一处罕见的‘诅咒空间’。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他来这里干嘛?”

    “能让内城那些大人物把他放逐出来,还要悬赏彻底灭口,身份肯定不简单。可惜了,本想着杀掉之前能从这小子嘴里问出点什么秘密,才跟踪了这么久。没想到却惹上麻烦了”

    “咦好像还没死。”

    “呼嗬”

    胸腔剧烈起伏着,仿佛从溺水的噩梦中惊醒,苏伦猛地睁开了眼。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强烈窒息感这才渐渐散去。

    目光渐渐聚焦,这是一间陌生的房间。

    “这是哪儿”

    苏伦想要挣扎起身,低头却发现自己被结结实实地捆绑在了一张木椅子上,动弹不得。

    鼻息间窜来了浓浓的血腥味,再一看自己的情况,糟糕透了。

    白色的亚麻衬衣上有多处血痕,有皮开肉绽的伤口。而更恐怖的是,他双手手掌各自被一柄锋利的匕首死死钉在了椅子把手上,猩红的血液正潺潺外流。

    挣扎带来的剧烈刺痛如潮水般刺痛着他的神经

    “我被绑架了?”

    来不及多想为什么醒来后会看到这一幕,苏伦的目光便瞥到了屋里那两个面目不善的家伙。

    一个紫唇黑眼圈的烟熏妆光头壮汉,另一个打着鼻环耳钉的绿发鸡冠头瘦子。

    他们的穿着满是铁钉的黑皮衣、旧皮裤,从装束看上看,像是两个朋克风的狂热爱好者。

    当然,最打眼的是他们身上佩戴的武器。

    “枪难道是黑帮?”

    苏伦微微侧目。

    两家伙腰间枪套上别着大号左轮,枪身上有古朴玄奥的复杂铭文。看着造型有些夸张,但隐约又觉得不陌生。

    不过让他更奇怪的是,那个光头壮汉的右臂上,居然装载着一条奇怪的机械臂?

    这条机械臂带着一股浓浓的黑暗工业风,几乎所有的零件都裸露在空气中。黄铜齿轮,动力传导杆,机械关节,带着仪表盘的气阀,高压管机械臂的前端还有一个拳头大小的螺旋纹炮口和十字瞄准器。

    看上去,这机械臂还是一门手持式单兵火炮。

    最让苏伦最看不懂的是,机械臂的排气管上,居然还突突突往外冒着白色蒸汽。

    “这是蒸汽动力机械?”

    苏伦眉头微微一皱,觉得看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东西。

    这个时代,还有人玩蒸汽机械这种古董?

    倒没有多少惊恐,眼里更多的是疑惑。

    拍电影?

    不!

    手掌传来的剧痛告诉苏伦,他确实被绑架了!

    “我记得之前是点了一封奇怪的邮件,眼前一黑然后,醒来就来这里了?”

    陌生地方醒来的苏伦,半点没理清头绪。

    任他如何努力回想,脑子也并没有任何被“绑架”过程的记忆。

    苏伦觉得哪里都不对劲。

    他想要找到更多的线索,目光落回了屋里。

    璀璨的水晶吊灯,雕工精美的实木家具,书架上整齐地摆放着一排排烫金书籍,墙壁上还有一副有签名的黑白全家福照片

    苏伦心中迅速有了推测:房主应该是个非常讲究的英伦复古风爱好者,又或者这本来就是某个欧洲古堡。

    可都这么有钱了,还绑架自己干嘛?

    钉在双手的那两柄锋锐匕首传来的钻心刺痛,时刻提醒着他,眼前这是两个家伙绝对是穷凶极恶的绑匪。

    “这两个家伙是绑匪?”

    苏伦瞳孔聚焦,再次落在了屋里的两个人身上。

    无论是他们的欧洲面孔,又或是身上的复古装备,还是那蒸汽机械臂一切都显得很奇怪。

    当然,更奇怪的是,苏伦仰头从屋顶那光泽如镜面的吊顶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一个满脸血污的褐发少年的模样!

    “咦我怎么变样子了?!”

    苏伦隐约猜测,自己身上似乎发生了很奇怪的变故。

    而且,他刚才醒来睁眼的时候,也发现了视网膜上有些奇怪的荧光文字。

    眨了眨眼,确认那并不是错觉

    思绪一瞬闪过,一声爆喝将苏伦的思绪拉回现实。

    “喂!小子,老子知道你醒了,别他妈装傻!”

    那个鸡冠头的干瘦男人目露凶光地盯着他,又恶狠狠地道:“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老实交代你怎么知道这处遗迹的,来这里干嘛,否则”

    说话的同时,这家伙一把按住了刺穿苏伦左手的匕首柄。

    “嘶~”

    绞肉般的刺骨剧痛直窜脑门,苏伦额头瞬间冷汗密布,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立刻明白了,这两个家伙正在“审讯”,似乎是想要从自己嘴里知道什么东西。

    咦

    审讯?

    情报?

    视网膜上的文字!

    这一瞬,灵光一闪,脑中的线索瞬间串联在了一起。

    “这些家伙不是要绑我,而是绑架的‘原主’!”

    苏伦猛然然醒悟。

    蓦然间,他心中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好像是穿越了?”

    虽然这念头很离谱,但却也是最合理的解释。

    无论自己这具褐发少年身体,还是眼前的两个朋克风的绑匪,又或者他能听懂却不知道是什么语言的对话,都证明这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

    作为一个网文资深爱好者,穿越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一瞬震惊后,苏伦反而更冷静了。

    等等

    这两个家伙已经把原主弄死一次了?

    原主被杀,自己才穿越而来,苏伦可没抱半点侥幸。

    眼前的绑匪连审讯都能用上致残的手段,他毫不怀疑,两人根本没打算留活口!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从惊疑,渐渐变得阴冷,心中思忖着:“好像说不说实话,都会没命啊”

    必死开局?

    苏伦的心态也适应的极快。

    就像是玩沉浸式恐怖游戏,一开局,他就感受到了那种肾上腺狂飙的刺激感。

    “要想活下去,必须得想办法先脱困啊”

    对方的恶意犹如实质,比手上的伤口,更刺痛着他的神经。但这却没让苏伦觉得恐惧颤栗,反而点燃了他心底的某个疯狂的念头。

    你死我活的局面,凭什么一定就是我会死?

    因为童年的某些特殊经历,让他缺少对某些“危险人格”的管理能力,这一刻面对死亡威胁,他因为刺痛而紧绷的身体反而完全放松了下来,像是打开了某个隐藏开关,恐惧、惊慌、颤栗种种负面情绪都消失一空了。

    情况好像也不能更糟糕了。

    念头一起,压抑的某种情绪愈发不可收拾,苏伦咧口满嘴渗血的白牙,眸光也渐渐变得犀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