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顶唐门

作者:果味喵

    陈彬第一次在聂彦面前,露出了“意外”这种情绪。

    因为,他太了解聂彦这个人了。

    聂彦从来就不是一个为别人考虑的人,他的虚荣心太重,却不肯下功夫为他的虚荣而付出,他对九尾狐队长的名号,比对他自己的实力看得更重,他每天戴着一张“看上去很有队长气质”的面具,实际上对队长的责任却没有太多的想法。

    直到去了战戈,聂彦才稍微有一点承担,可是,换来的也是他一再打破自己的底线,甚至和梁笑泽这样的人为伍,如果说以前在九尾狐的聂彦还有得救,那在陈彬看来,战戈之后的聂彦,就可以放弃治疗了。

    可是,陈彬在这里听到的,却是聂彦问出了一个,他绝对没有想到的问题。

    “当年,我到底浪费了你多少时间?”

    陈彬的目光往下移动,聂彦依然举着的那个沉重的木头盒子里,装的却只是一根项链。

    那根项链和聂彦脖子上挂着的那根一模一样,只不过,更新一点,也更精致一点。

    陈彬叹了口气。

    聂彦唯一的一次,以九尾狐代理队长的身份,带队前往西雅图,一个粉丝手工为全队做了一套项链……

    所有人都有,只除了当时家里有事,实在是去不了的陈彬。

    而聂彦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找材料,又做出了这条一模一样的项链。

    陈彬又叹了口气。

    当年,他是真的把聂彦当九尾狐下任队长来培养的,比起机甲他们。他花的心思和时间更是成倍,因为培养战队核心和培养队长。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可惜,聂彦一再让他觉得自己的选择做错了。

    至于那些时间……

    “很多。很多很多”陈彬接过聂彦手上的盒子,眯着眼睛朝他哼笑了一声,“不是你做个项链的时间能还得了的。”

    “……”聂彦先是愣了一下,可愣完了之后,他却笑了。

    陈彬又看了一眼聂彦身后的卫临渊跟谭锦书,朝他们挥了挥手。

    两个人耸了耸肩,暂时回避了。

    陈彬看了看聂彦:“以前吧,我看你不爽还算是有理由,你今天这么一搞。以后我看你不爽都没道理了,你说怎么办?”

    “那就不要看我不爽了?”聂彦咬了一下嘴唇,问道。

    “多占便宜的提议。”陈彬摇了摇头。

    看聂彦不舒服,已经是这么多年深入了潜意识的一种本能,就算聂彦再拿十条项链来,都是无法再扭转的了。

    聂彦点了一下头,也没有再说什么。

    这次wcg重回流域战队之后,他是亲眼看着卫临渊,仔细拿他的训练视频一遍遍地看、一遍遍调整训练他的训练计划。他才意识到,当年可能陈彬付出的还要更多。

    因为,对于卫临渊他们来说,他只是一个队友。而陈彬当时那是在培养队长!

    聂彦跟卫临渊进入了一次深谈,虽然全程卫临渊都在说“陈彬当年做事不讲方法”,或者“陈彬就是个毒舌。根本不会培养选手”等等,但不知道为什么。聂彦却总是想反驳他……

    然后,他找出那条项链。照着做了很久,才做出了一模一样的一条。

    可要去跟陈彬说对不起,他也不甘心,他的死脑筋直到现在,也不觉得他有什么错。

    真正让他下定决心要来的,还是陈彬孤身一人,面对两个主神,突破自己主神极限逆天翻盘的那一战!

    聂彦惊了。

    百沸之水,止于冰下!

    他亲眼看到,那百沸之水破冰而出的那一刻,竟然那么的震撼。

    那才是一个队长的实力,也才是一个队长的担当!

    如此一个站在剑战顶峰的选手……

    聂彦忍不住回头想,陈彬又不是欠他聂彦几百万,凭什么他就能心安理得地享受陈彬花费自己的时间去训练他?就因为他那一句“我聂彦,此生绝不与九尾狐为敌”吗?

    听的人信了,说的人没信。

    聂彦在门口站了很久,想了很久……

    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已经关了,当然,陈彬也没邀请他进去坐坐。

    可是,他做的那条代表九尾狐战队全体一心的项链,陈彬却没有退出来。

    陈彬收下了。

    对于聂彦来说,他来这里的期望也不高,陈彬没有把那项链扔他脸上,他就觉得已经够了。

    以后,他就是流域战队的聂彦,他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将与流域绑在一起。

    这一次,一定永不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