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之心(精校)

作者:绯炎

    阳在堡里感谢在我不给力的情况下仍然打赏支持我的朋友川

    另外,更新了  大家的票票呢7月票很不给力啊,泪流满面求一碗月票过年心

    再另  继不继续给大家发福利呢

    哈德兰将剑从右手交到左手,大气也不敢出地隐藏在一块岩石背后的阴影中。他明白若不是头顶上火焰蔓延的树冠燃烧时发出噼啪作响的声音掩盖了这片沼泽丛林中的寂静。恐怕他已经早已被发现了。

    但战神亚拉忒德在上,或许是冥冥之中一种幸运在庇护着他一 虽然作为血腥屠戮者的成员,他本身都不知道这位神祗是否还站在自己一边一但或许就像对方的教义所说的,拼尽全力去战斗本身就是一种崇高的行为,这种行为本身不会为任何主观的力量所扭曲。

    只要你还信仰着这样一种精神,你就仍然会获得这样一种力量的庇估。

    哈德兰紧了紧手中的创,虽然是在游戏中,但手心中的汗水仍是浸透了剑柄。他努力平息了心中的紧张,不过还是有些沉不住气,他明白这不是恐惧,而是放手一搏之前的忐忑不安。

    他也有幸参与到这样一场值得被历史所记录的战斗中来,他的战斗会留下什么,有人会记得他么,他为什么而战?

    战士握紧了手中的剑,他为了胜利而战,这是属于每一个玩家独特的荣誉感。在最大限度忽略了环境因素的游戏之中,每个人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提供给那些足够优秀的人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或许这一切都是虚幻的,但至少他会明白  这是属于他自己的战斗。

    个人力量被无限的放大了,在这里身份、背景与现实中的人际关系都不再成为约束一个人的因素,只剩下力量、智慧与反应最基本的角逐。哈德兰感到自己心中抨忤直跳,这是证实他自己价值的时候血腥屠戮者资深的斥候是否真的不如魔锯的预备队成员?

    看起来是的,他们甚至连次一级的猎手部队都无法战胜。但那个法师给了他一种莫名的信心,经验,冷静以及自信,在过去的战斗中哈德兰学会了这几样东西,现在他觉得自己说不定可以放手一搏一关键是如何合理安排手头的资源。

    他的战士专长,他的装备,他可冉动再的物资。

    战士闭上眼睛轻轻吸了一口气,岩石左侧有两个人,右侧有一个,魔锯的人沿一个扇形向前追击,他们的速度很快,因为秒针正在他们的视野中加速逃离。

    哈德兰明白自己有两个优势小一是对方并没有发现他,二是对方的速度越快,而留给他们反应的时间也就越少。

    不过在这三个人后面还有同样数量的玩家在那个方向上予以支援,最后还有两个人断后。魔据的预备队成员果决中仍旧保持警惧,这样的风格继承自魔法旋律和索斯,因此才让他们成为他们的敌人最可怕的对手。出手毫不犹豫,但世不盲目自大,这样的对手没有明显的缺陷可以利用,战胜他们的唯一方法是比他们更强。

    哈德兰想完这些才过了不到一秒钟;他吐出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并向右边探出半个身体向外撒了一把铁蒺藜。  哗啦一声。

    魔锯的预备队成员反应不可谓不快。可惜未受过专业练的人往往在第一时间的反应中总是遵照自己潜意识里的经验,纵使这些人是精英玩家也一样并不例外。走在最前面的牧师一时间支起了虔诚护盾,而在他们右侧的游侠折翼的恶魔立刻后退一步并举起弓瞄准了声音传出的方向。

    “小心那边折翼的恶魔一看到前方草丛晃动但并未出现进攻。立剪反应过来这是声东击西小他马上向左边打了一个后退防守的手势。并明确作出警告。

    受过专业练的车手与军人可以在零点二秒之内警觉并作出恰当的反应,可惜玩家毕竟只是普通人。

    只有来得及回头并举起盾,可惜哈德兰的目标是他身边的幼。这介。女牧师看到草丛中刺出的折射着一抹寒光的巨剑时一切反应都已经晚了 牧师是一个队伍中最容易被攻击的角色,她的反应不及游侠、游荡者,皮厚不如战士、野蛮人,防护法术也不及法师的触发法术来得诡秘多变,又是一个队伍之中的核心 若非魔锯的预备队成员要在火海中打开一条道路并掩护后面脆弱的远程职业,也不会让这些娇贵的牧师暴露在容易被攻击的侧翼。

    哈德兰正是利用了这一点。

    他的剑首先击穿了脆弱的虔诚护盾。这个一级法术在十级以上的战士手上撑不过那怕一秒钟。而接下来剑劈中了对方的胸口 当然最好的攻击位置是脖子,在游戏中脖子是最致命的部位之一,加上因为要保证灵活性又不能像胸腹部个一样加装厚实的装甲 一般来说。颈项处的装甲值只有胸腹部位的百分之三十左右,尤其是在这一次改版之后这样的弱点已经日益暴露出来。

    可惜最后关头避开了这要命的一剑,这在哈德兰的预料之内。当然她无论如何也让不开胸腹部了。战士的剑是萧焚送给他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