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也就是说,八尾人柱力现在潜藏在一个正在不停移动的海岛上?间谍给出的方向和位置也是模棱两可的?”

    此时羽衣已经身在自来也这边了,不过先前他赞叹的雾隐的行动效率算是白赞叹了,因为对方给出的八尾人柱力的所在位置并不具体,只能确定在某一片大致的海域之中。

    还有……能移动的海岛是怎么回事?

    “在这种情况下间谍还能冒着极大的风险把情报传递出来已经是一件值得称赞的事情了,”自来也说道,以现在的紧张局势,间谍活动是危机重重的,羽衣要求的太多了,“就算是情报给出了具体的坐标也是无用的,因为对方是在不停的进行着移动着的。”

    “而且考虑到情报来源于间谍,现在我们还没有办法确认其真伪,不排除这是云隐设计的陷阱的可能性。”

    谁也没要办法确定间谍给出的就是真实情报,存在对方发现了其身份而将计就计的可能性,也存在他已经被收买了的情况。

    间谍实际上是一种相当悲哀的生物,有些事情依赖于他们的活动获取消息,但却从不可能获得自己人的完全信任。

    木叶连自己村子的间谍都不可能坚信,更何况是雾隐的间谍了。

    羽衣稍作思考之后,觉得不能放弃这样的机会,不管是不是陷阱都值得尝试一下,于是他对着自来也说道,“自来也大叔,把八尾的那个大致位置告诉我,这个情报由我去验证,你继续把目标重点锁定在二尾身上。”

    自来也点了点头,“这是最合适的处理方式了。”

    如果是陷阱的话,让羽衣去趟雷也没什么问题,以他的实力的话想必不管面对什么情况也不会进退失据,而且他个人行动的话会更有效率。

    经过简单的商议之后,这件事就决定交给羽衣来负责了,虽然情报的真伪存在疑虑,但他们现在也只能当做真的来处理。

    因此为了防止云隐察觉到了八尾情报已经泄露的事实,羽衣必须要即刻开始行动。

    他直接从火之国边境飞向了东海,而后将从空路对那个范围进行逐一的侦查和搜索。方法是以间谍情报中给出的坐标点为圆心一层层的向外逐渐排查。

    可是,羽衣在那个范围内却没有找到什么岛屿。

    这种情况也算正常,目标不可能就这么顺利就完成,不过只要对方确实是藏身于这片海域的话,找到他只是迟早的问题而已,所以羽衣显得很有耐心。

    他的侦查范围一层层的向外扩散,而后终于在第七天的时候,发现了那个所谓的“会移动的岛屿”。

    “果然是这么回事吗?”

    看到这座岛的时候羽衣也并不觉得意外,因为所谓的会移动也不外乎就是这种情况……有什么巨型生物驮着一座岛而已,比如活了几千年的大象什么的。

    或者干脆的说,羽衣眼前的这座岛其实就是某种硬壳生物的背部而已——通过其浮于水面、高高扬起的乌龟的头部(此处不得略称),就能够知道这座岛可以被称为“巨龟岛”。

    实际上云隐把八尾藏身在这里的策略,是一件有利有弊的事情。优点是它位置在一直在不停的移动,无法让人确定其具体的所在位置;而缺点是只要看到这种奇葩现象的任何人,都会觉得指不定这座岛上藏着什么。

    更不必说像羽衣这样得到了情报一门心思寻找的人了,真要让他来说的话,这种移动岛屿还是太扎眼了,把八尾藏在这里还不如随便在海上找个不起眼的小岛把他塞进去来的更安全,那样的话起码羽衣想只用七天就把对方找出来是不可能的。

    可此时羽衣并不知道,这座岛对于八尾人柱力的作用并不只是藏身而已,更重要的这座岛上有帮助人柱力进行尾兽控制的修行的设施。

    不过……这种事羽衣也没必要知道。

    出于对人柱力的保护,云隐当然在这座岛上布置下了防御结界,不过悄无声息的闯入结界这种事情对羽衣而言没有任何的难度。

    趁着暮色,他没有惊动任何人的登陆了这座岛屿。

    为了防止引起骚动导致在他发现八尾之前对方就进行转移,羽衣的行动还是颇为小心谨慎的,在找到人柱力之前他并不想搞出太大的动静。

    “说起来,这座岛上的物种多样性很丰富啊,虽然群落很异常。”

    羽衣暗自想到,开始在这座岛上实地搜索之后,不知不觉之间他发现了岛上暗中隐藏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生物。

    在很多事时候,野兽对危险的感知是远远强于人类的,从体积上进行比较的话,羽衣看起来不过是蝼蚁一样,但那些各式各样的野兽却连敢向他呲牙都不敢,几乎是扫过一眼之后,无一例外的拔腿就跑。

    ……羽衣这货浑身上下每时每刻都在散发着危险的电波,巨型野兽们逃跑是相当正确的选择,起码可以避免被电熟的命运。

    除了这些东西以外,岛上的人造物似乎不对,不过守备的云隐忍者却并不在少数,所以对羽衣来说,分辨其中谁是人柱力稍微有点麻烦。

    但也并不能说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绕过了外围的守备之后,羽衣终于发现了那个最有可能是人柱力的人……不是因为对方位于护卫的中心、且经常一个人呆着;也不是因为他浑身上下散发着的“我不是一般龙套”的特殊气质;最为重要的是,八尾是羽衣相当熟悉的一只尾兽,那种特殊的查克拉他可以感知的到。

    而这种“熟悉”毫无疑问是相互的事情,就在羽衣一步一步无声无息的走向人柱力的过程之中,原本盘膝背对着他坐着的人柱力猛地转过头来,而后和羽衣四目相对。

    如果要问八尾最记忆深刻的查克拉的话,羽衣毫无疑问是其中一人,本身作为囚禁尾兽的牢笼,人柱力与尾兽之间基本上是相互敌视的关系,但完美人柱力并不在其列。

    羽衣造成了上代完美人柱力奇拉比的死亡,这件事八尾不可能忘记。

    “哟,好久不见了。”

    见自己的存在暴露了,羽衣也不在隐藏,反而像是老朋友一样客气的打了一声招呼……招呼的对象自然是八尾,而不是这位他并不认识的人柱力。

    “白夜叉……”

    昏暗的光线让羽衣的面孔看不真切,但对方还是一眼就识破了他的身份。

    时至今日,羽衣已经是这种程度的有名人了,偶尔人见人爱,更多的时候日见人恨……好吧,这是对他美化,实际上没有那种偶尔。

    “不要这么僵硬,八尾对于我来说是因缘颇深的一只尾兽,所以作为新的人柱力,起码告知一下你的名字。”羽衣又说道。

    这次战争的目的最初就是摆在明面上的,所以见白夜叉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八尾人柱力警惕乃至紧张是最正常不过的情况。

    不过他还是深吸一口气,稳住自己的情绪,进而报出自己的名字:

    “云隐上忍……达鲁伊。”

    “达鲁伊?这个名字似乎跟你的气质不怎么相符啊。“羽衣还有心思探讨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

    此时达鲁伊的情绪确实跟他名字的意味完全相反,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谁能在白夜叉这种强敌面前保持淡然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