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夺取尾兽的敌人展开计划的第一步,也是最为重要的一步,是大忍村都无法忽视的问题。”

    “从晓侵入雾隐同时而果决的夺取三尾和六尾的行动上可以让诸位对他们的战力做出基本的判断……这个组织全都是由实力超强的忍者组成的,他们的战力毋庸置疑,在某种意义上说他们能够匹敌大忍村也不过分。”

    纲手的诉说带来了更大的沉默。

    对于晓这个组织,其他村子虽然木叶了解的详细,可就如纲手说的,从先前的雾隐事件之中就可以知道他们的实力不俗。

    不过……匹敌大忍村?这种说法在场的诸位觉得太夸张了。

    井底之蛙?这么说太过分,可有些东西确实不在他们的想象力能够发挥作用的范围内。毕竟谁都没有见到过长门的超神罗天征,更想象不到堪称铁壁的大忍村实际上一个人用一招就能崩掉。

    这种事,实际上羽衣都做不到,他的最极限就是开凿运河,不管把超电磁炮放大多少倍,本质上那都是强到线性破坏的招式,跟神罗天征那种面状的范围破坏不一样……简单的说就是穿甲弹跟开花弹的区别。

    现在长门虽然死了,但是轮回眼还在,神罗天征同样也在。

    虽然因为羽衣的行动,导致了此时晓面临人手不足的问题,但实际上并不能说他们缺乏正面作战的能力。

    不对大忍村进行强攻那是因为没有强攻的必要,而不是晓做不到这一点。从目的上来说他们只想尽量高效无损的得到尾兽,而不是在现在这个阶段向所有的大忍村宣战。那是下一步的计划安排,崩坏忍界是十尾复活之后再谈的事情。

    “甚至可以说凭借着一个村子是无法抵抗他们的入侵的,因为与各村相比晓是在暗中活动的。”

    这不是实力的问题,而是主被动关系和攻防策略的问题。“千日防贼”这种事情是做不到的,晓就像是隐藏在暗处不断吐着毒舌的毒蛇,永远准备着对目标发动致命一击。

    不管哪个村子多么异常的警戒,可只要持续不断的盯着它,总会有找到破绽的时候。

    至于主动出击?要是这么简单就能找到晓的话事情就不会这么困难了。

    “同时主动出击也是并不可取的,因为敌人有很强的隐藏能力,先前我们木叶针对雨隐的行动就算如此,根据我们的探查那是晓的藏身之地,结果判明了确实是如此,晓一直长期藏身在执行着锁国政策的雨隐之中。”

    “可哪怕这样,我们的行动也没有取得什么明显的成效,只消灭了对方的两名成员而已。”纲手又为羽衣背锅了,好像对付雨隐的行动全部经过了周密的安排一样,而不是某人的独断专行。

    为了在本次会谈之中达成目的,纲手自然不会说死的人是晓的首领,同时至今她也没有泄露晓的成员信息和具体作战方式,仅仅是在说他们很强而已……她甚至需要尽量渲染敌人的强大程度。

    “入侵他国的行为,难道这么简单就可以说明吗?”雷影有点怒了,虽然他一直都是有点怒,但现在程度加剧了……纲手的说明确实有点轻描淡过头了,这可是严重的战争行为。

    对雷影的反论纲手不置可否,她压根就不接这个话茬……真以为雷影会为雨隐着想和辩解?怎么可能,雨隐的死活跟云隐有个毛的关系,继续在借题发挥而已,此时雷影依然在压迫木叶的主导能力,因为火影在信息上太过有利了。

    “雨隐另当别论,抛开情报的真伪不说,木叶是怎么调查到这些事情的?”趁着纲手稍作停顿的间隙,三代土影也开口问道。

    土影的视线直直的盯着纲手,他脸上那一成不变的表情让人无从猜透内心的真实所想……这种会谈之中,有没有人接话是十分重要的,所以雷影就那么继续关心雨隐吧。

    纲手没有直接作出回答,而是抬头瞥了一眼站在她身后的羽衣。

    就算她的性格再怎么直来直去,也不会蠢到在这个场合说出“晓的首领是出身木叶的宇智波一族”这种话来。

    “十多年前的九尾事件实则就是晓的第一次此类活动,自从那时候开始,有所察觉的木叶就开始专门收集这个组织的情报了。”

    见纲手望过来了,羽衣直接代为回答了这个问题,反正这些话他张口就有。而在他的说明里情报量近乎于无。

    可这就已经不错了,谁会把自家情报机构的运作过程报告给敌国?木叶专注对晓进行调查了十多年然后收集到了这些情报不可以吗。

    “就算外界真的存在着极大威胁,有莫名其妙的组织在收集尾兽,但守护人柱力或者尾兽是各村的自我责任,失去尾兽也只是影和村子的失格而已,这件事各村既没有联合的必要、也没有联合的可能。”四代雷影说道。

    “不是莫名起码的组织,是‘晓’!”纲手一口呛了回去,雷影耳朵有问题吗?

    四代目雷影对云隐的实力显然有着相当的实力,不明组织的入侵?这绝不是简单做到的事情,从军事力上来说他们比雾隐要强的多。

    这种自信虽然好,但他下意识的忽略了在场就有一个毫发无损的出入过云隐的人,对方还这样的出入过岩隐、砂隐和雾隐。

    但雷影的话里未免有指责和轻视水影的意思,所以此时照美冥笑的更妩媚了,她下意识的弯曲右手食指,将第二指节抵在了下唇上……这位前进一步是少女后退一步是大妈的高龄姐姐,此时绝对想向雷影那张老脸上吐上一口沸腾的口水。

    “不,恰恰相反,各村的共同行动是有必要的,虽然在这件事上我们都处于被动的立场上,但却有一个根绝一切危机的方法……”

    虽然被针对,但纲手还是需要继续说明下去。

    “既然尾兽是打开灾厄之门的钥匙的话,那直接把钥匙毁掉就可以把危机彻底的挂在门外了。”

    “火影的意思,要对尾兽进行什么处理吗?”主持三船追问道,木叶召开这个会议的具体目的要暴露出来了吗?

    “确实如此。”纲手果断肯定。

    “别说蠢……”

    她直接用更高的声调和更强硬的态度打断了雷影的话,“我们已经找到了彻底‘杀死’尾兽的方法了。”

    “杀死?”

    不是封印,而是杀死。

    “是的,杀死……不能复生的那种杀死。”

    “尾兽一直是这个世界上的灾厄,现在我们木叶已经找到了根除这种灾厄的方法……哪怕不是晓,或许将来也会有其他的组织把主意打到尾兽身上,可如果能够彻底的灭绝尾兽的话,那这种可能性就不存在了。”

    “一直以来解决尾兽都是整个世界“求之不得”的事情,但现在如果大家共同努力的话,这个愿望绝对可以实现。”纲手说道,可她也只能说“世界”,而不能具体到“忍界”,因为有些忍者对尾兽的态度很微妙。

    “这种谎言,你觉得身为雷影的我会相信吗?”

    “砂隐的一尾、木叶的九尾现在已经都不存在了……”

    在场的各位,此时都有点宕机……靠,什么时候死了两只尾兽,这事是真的吗?而且其中还有九尾??

    “这是近期的事情,或许说服力不足,但泷隐的七尾在数年前死亡之后再也没有复活过,虽然你们可能难以接受,但这就是所谓的事实。”

    纲手说的斩钉截铁,可是事实跟是否具备说服力没什么必然的联系,尤其是在违反“常识”的时候。

    众人反应过来之后,脑海里浮现的第一想法是“怎么可能”,甚至连砂隐都是如此。

    所以纲手的话在雷影等人听起来跟谎言也没什么差别,因为尾兽的不死的。

    “也就是说,木叶主张本次会谈的根本目的是彻底的解决尾兽吗?”照美冥问道。

    她显然是在给纲手搭台子。

    “是的,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尾兽,才有了本次的五影会谈。”

    “也就是说,与晓和危机无关,会谈是为了尾兽的再分配吗?按你们的说法,现在砂隐、木叶和雾隐都失去了尾兽?”

    “结果只是争夺尾兽力量的老把戏而已。”土影说道。

    杀死尾兽?不,只是为了夺取其他村子的尾兽而已。

    站在他的立场上这么理解问题的话再正常不过了,不管是什么理由造成的,如果认定木叶等村子失去了尾兽而后盯上了岩隐和云隐的尾兽的话,事情就合理了。

    什么晓、十尾,什么忍界危机,不过是木叶遮掩事实的浮云,五影会谈的内核不过是各村为了自身的利益进行的尾兽争夺而已。

    如同三代土影所说的,这种丑陋而**的利益之争发生过太多次了,所以他半点不信了。

    “不,危机确实是存在的,如果大家……”纲手还试图说些什么,可是场面已经彻底的冰冷了下来。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 ,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