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幽闭阴暗的地下空间内,似乎一切的一切都能够跟这黑暗融为一体,从气氛上来说,这里确实很适合做反派的大本营。

    似乎他们这类人都很喜欢刨个地宫把自己埋起来,类似于团藏也是如此。

    不同的是在雨隐,长门属于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情况,整个村在都是他的,又何苦非挤在地下呢。

    好吧,理由还是足够充分的,这是为了保密,同时隐藏某些见不得光的东西。

    等视觉适应了漆黑之中仅有的幽光之后,某些东西就清晰的显露了出来。

    清晰的脚步声、陌生的行进节奏在这个空间内响起,昭示着不速之客的到来。

    “就是这么个丑到不行的大手办,完全没有一丁点艺术感,为什么那么多人就想要?真是奇哉怪哉。”

    羽衣的喃喃自语声调并不高,但他的声音在这个空旷的地下空间却显得异常突兀。

    要是这手办有一双可以展示出不可抵御的“绝对领域”的纤足长腿的话,那大家都很喜欢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理解,但这么个玩意?

    羽衣表示自己接受不能。

    外道魔像不光长得丑,甚至还异常狰狞,同时那扭曲的身体动作诡异无比,大概只有搞邪教崇拜的人才会把这东西奉为至宝。

    然而并非如此,在这个世界上丑爆了的外道魔像可比绝对领域有人气多了。

    千年前的寡妇想把它塞进体内,二十年前的宇智波终极单身狗日夜跟它的粗管子**相连,到了现在长门还藏着它想进行个嘿嘿嘿。

    这么想,这个玩意简直污的让人不忍直视,所以砍了它实属应该。

    羽衣走到了外道魔像的面前,这个大手办虽然在体积上不能跟初代目火影的千数真手相提并论,但近距离感受一下的话,因为其奇特的造型,它比千数真手更有魄力的多了。

    体积巨大的人形魔像盘膝而坐,其手腕并拢被锁链拷在一起、手掌向上,手指自然弯曲……这种造型以至于让人不禁猜测,这玩意干枯成干尸之前是刚好正在娇羞的捧着自己的脸么?

    还是这是长门摆出的造型?那未免有些过于恶趣味了吧。

    再往上看它的脸……那确实是一张人脸的造型,但是没有嘴唇的鲜红的牙床和惨白的牙齿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中,疼不疼呢,不怕长智齿么?

    它的鼻子的样子不可描述——因为那脸上压根就没有鼻子,其嘴巴往上直接就是蜂窝煤窟窿似的密集的、闭合着的眼睛。

    羽衣视线一扫,发现那些眼眶数量刚好有十个。

    观察完了魔像之后,羽衣才开始扫视周围的状况,这里似乎除了有这么个魔像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东西存在了。

    这么重要的床上用品,就没个保镖么?十尾确实强大无比,但是外道魔像的话……一般人想毁了它自然很难,但羽衣并不同于一般人。

    从原始概念上来说,魔像比尾兽更具备生物特质,所以理解和抹杀起来其实比尾兽还要简单一些。

    这就是一颗树而已。

    外道魔像还被留在这里,应该是来不及转移的问题,毕竟本来这东西放在大本营是最安全的,但谁能想到羽衣会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就对雨隐发动突袭?

    而且他还能对长门战而胜之?

    只有长门才能控制外道魔像,所以它被安置在了长门的身边,长门挂了的现在,它很难被移动了。

    长的丑不是什么错误,比外道魔像还丑的东西羽衣见多了,比如干柿鬼鲛之类的,可这个魔像的诡异之处在于,它虽然是“死”的、压根不具备生命特征,但给人的感觉却是随时都能活过来一样。

    且偶有像是真的活物一样的行为表现——虽然被抽空了查克拉,但是外道魔像确实还具备着某种奇特的能量。

    但是不管它能不能活过来其实都跟羽衣没有关系,因为接下来他要彻底的把这东西玩死了。

    如果无视羽衣的废话的话,现在的场面还是比较严肃的:

    “站着……额,请坐着别动,魔像同学,叔叔给你看个有意思的东西。”

    一边说着,羽衣一边扬起了自己的左手,而后千鸟锐枪的光束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之前……这一会的功夫,他的查克拉已经有所恢复了。

    在直死之魔眼的视角下,外道魔像身上代表着死亡的因果线和点可以看的一清二楚,于是,羽衣向着某个地方一刀刺了过去。

    果敢而毫不迟疑,想刺就刺,要刺的敞亮。

    这一刀下去之后,外道魔像突然毫无症状四肢舞动、抽搐、颤抖,而后口中发出了极为凄惨的尖海啸!

    那声音里蕴含的痛苦和绝望等等负面情绪足够让心智不坚定的忍者当场昏厥。

    可是直面它声波的羽衣,依然伸着手保持着刺出那一刀的姿势。

    对于这样的“攻击”,他压根不为所动。

    而后,外道魔像就像是从五十米高空碎落到地面上的冰纹瓷器一样,瞬间碎裂成了一地渣子。

    跟尾兽那种查克拉聚合体的不同点在于,外道魔像的“尸体块”并没有消失不见,因为它毕竟是“躯壳”,是真的不能再真的实体物。

    所以,想要彻底把这东西消灭的话,羽衣还得放一把火。

    如果是一分钟之前的外道魔像的话,大概要用天照来烧它才能起一些效果,而且能不能彻底烧的毁还要另说,但现在,魔像不过是一堆烂木头而已了,随便放把火都可以把这些东西彻底的消灭掉。

    可是,正当羽衣准备随便放这把火的时候,再生异状!

    地面却隐隐震动了起来。

    而后地面开始碎裂,紧接着无数光着屁股的白绝从更深的地下涌出、向着羽衣疯狂的冲了过来!

    那一个个狰狞的神色,完全是那种“老娘不要命跟你拼了”的感觉。

    瞬间,这个广阔的地下空间就被大量的白绝挤满了,个体数量压根不可计数,只能说是一坨一坨的。

    白绝的数量虽然极其的多,但实际上他们的战力简直可以忽略不计……这些白绝之所以在外道魔像的下面,那是因为他们是还处于被魔像生产中的未成熟版。眼下的这些白绝们还没有正式的开花结果呢,就因为羽衣的突然行动而被迫瓜不熟也得蒂落了。

    成熟的白绝战力也就那样,更何况是不成熟的了。

    所以,他们的出现直接被无视了,羽衣的火遁印连停顿都没有停顿:

    火遁·火龙炎弹。

    橘红的火光弥漫了整个空间,而后惨叫的对象就变成了海量的白绝。

    可惜的是,无论如何形容,“爆烤白绝”都不会引起任何人的食欲。

    地下空间化为火海,羽衣亲手制造了这么个人间……额,是“绝”间地狱。

    等到火焰消失、蒸腾的热量散去之后,羽衣重新走回了外道魔像所在的位置,细细的检查了一番,他可以确定魔像所有存在的痕迹都被抹消的一干二净了。

    至于这些弱化版白绝们,已经全都变成“碳绝”了。

    重新探索了一下这个空间,确定了再无遗漏之后,羽衣转身离去了……他本次行动的成果先有长门后有外道魔像,算是圆满的完成了既定目的。

    然而,等羽衣离开了这里之后,这个地下空间的地面的某个位置再次塌陷出了一个窟窿。

    里面还藏着一只活着的白绝,他双手环抱着什么东西……远看那是一根又粗又长的棒子,近看的话,从纹理可以看出来这是一根巨大的手指。

    现在,这只未成熟的白绝有两个消息要向本体和黑绝通报一下。

    坏消息是,在羽衣大魔王的眼皮底下,他仅仅抢回了外道魔像的一根中指。

    好消息是,以后大家可以想把这根中指竖到哪里就竖到哪里,想以什么姿势竖就以什么姿势竖,360度全程无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