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未来,到此为止了,接下来我们必须要撤退!”白很罕见的以极其严肃的语气对着身旁的未来如此说道,这听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建议,而更像是在命令。

    同在一起的君麻吕紧抿着嘴唇没有说话,不过显然他也同意白的意见。

    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可事实不会发生什么变化:他们与眼前这个女人有着很大的实力差,哪怕是三人联合也是如此。

    此时未来的须佐能乎已经从完全的形态化为了半身骨架的样子,刚刚的大冲突已经让她有些力不从心了——“绝对防御”也有被炸的不成人形的时候。

    单单从交战场地上来进行判断的话,第六班与小南的战斗比羽衣那边要激烈的多,这里到处都是坍圮的建筑和大规模爆炸留下的痕迹。

    毫无疑问在刚刚的战斗之中双方都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

    最初的时候还好,但突然之间不知道为什么跟随在小南身边的一头巨大的通灵兽,在没有受到攻击的情况下突然倒下了。

    此后,这女人的攻击就往上飙了数个档次。她或者是疯了,或者是不要命了。

    她当然要疯了,因为她身边的通灵兽压根就不是为了作战用的,确切的说那应该是个“信号灯”,根据之前长门和她的约定,一旦通灵兽失去了倒地,那就意味着他的失败,这个时候,小南就必须放弃正在进行的战斗,以最快的速度逃离雨隐……在连弥彦的尸体都消失不见之后,小南或许是长门唯一的温柔了,所以这件事他叮嘱的异常认真。

    所谓的失败,当然除了死亡之外不做二想了。

    而小南先前不过以为这是长门的以防万一的手段和叮嘱而已,他怎么可能会输?

    但他真的输了,死亡难以让人接受,却又不得不选择接受。

    可就算意识到了最糟糕的状况之后,小南也没有要按照约定逃离的打算,相反的她的战斗更加积极狂暴了,狂暴到让三个敌人都吃不消的地步。

    甚至连“血肉俱全”的须佐能乎都被炸成了只有半副骨架。

    悲痛会彻底的改变一个人的决定,此时小南肯定不会遵照长门的遗志了——他希望她能活下去,但她却希望能够与他同死。

    长门已死、在已经“一无所有”的情况下,小南与其独活,还不如连整个雨隐都彻底的炸上天。

    那样的话侵入这个村子的敌人一个都跑不了。

    所以,小南埋藏在这个村子里的海量起爆符已经显露了出来,并且如同飞舞的蝴蝶一样,一张一张连成片,进而铺天盖地的向着她的所在地汇集了过去。

    密密麻麻、不可计数的起爆符就像是云层一眼遮蔽了天空!正是因为见到这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景象,白才建议未来迅速撤离。

    小南没有退走保命的打算,未来同样也是如此,此时她们三人想要逃离的话还是比较容易的,但那种情况下似乎挨炸的就只有羽衣了。

    未来不会坐视这种状况发生的。

    “果然还是要动用那个术了么?”

    所以……这个敌人想要爆村儿?

    没那么简单。

    “白,君麻吕,接下来是接近战!”

    未来压根没有给两位同伴再说话的机会,她身体周围外溢的查克拉构成的须佐能乎在这一刻都她主动散去。

    这等于放弃了主动防御!紧接着,未来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向了小南。

    因为不是近战型忍者,所以小南和第六班保持着相当的距离,而如果想要按未来的说法进行接近战的话,首先需要强行突破。

    所以她就强行突破了。

    那这种状况下,君白二人还能怎么办?只能跟着往前冲了,毕竟……她是亲祖宗。

    在三人协同的高速移动之中,白以冰遁防御小南的大部分攻击,而君麻吕收拾“漏网之鱼”,未来只顾闷头往前冲。

    这个时候,没人知道她要做什么,她的行为是显得莽撞而不计后果的。

    爆炸时不时的在三人身边发生,但小南似乎此时不便移动的样子。

    所以虽然过程艰难,可三人最终还是以相当快的速度接近到了小南的身边。

    她的面孔乃至紫发,都清晰可见了。

    “一切都结束了。”对于冲过来找死的年轻敌人,小南如此说道。

    “结束吗?确实如此,但是在此之前……”

    此时未来和小南两人之间相距五米,这句对话是双方在交战之后的第一句、也是唯一一句对话。

    可谓千钧一发,海量的起爆符还在飘落,小南的印还剩最后一个,量变引起质变,如此多的起爆符的爆炸威力不可计量,接下来她就能把整个雨隐炸上天。

    羽衣和第六班这一段时间五行缺炸,所以一直挨炸。

    但是这次却不想迪达拉那样,能够爆的出来了。

    未来的话语先于爆炸进行了下去。

    “但是再次之前,请你……去死!”

    而她的术更是先于话语已然完成——未来肩膀上的蛞蝓带着的那双熊红的三勾玉眼睛,在这一瞬间双双化成了四角风车的形状,而后缓缓地旋转了起来。

    似乎有无形的虚影在小南的身上放大,可实则又什么异状都没有,但小南最后的那个结了一半的印,永远停在了未完成的瞬间。

    以宇智波止水左右双瞳释放出的别天神,才是真正的究竟幻术!

    它带来了无非破解的“终焉”。

    解开了复仇的红线,等于签订了死亡的契约,短暂的等待之后,有人将会迎来无尽的怨念地狱,她的灵魂将在无尽地痛苦中,永远流离失所。

    困惑于黑暗的可悲的影子,伤害、贬低别人的人,沉溺于罪恶的灵魂……想死一次看看么?

    你的怨恨,为你消除。

    这一刻,小南的表情又变得无法形容了,她的右手垂下,而后从忍具包里掏出一只苦无,然后,就那么流畅的将其刺入了自己的脖颈……

    人最不能违背的不是他人的意愿,而是自己的意愿,而别天神是作用就是就施术者的意愿变成承受忍术的人的想法,所以这一刻是小南自己想死,所以,她不会加以阻止,于是死亡就那么来临了。

    轻轻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凋零的生命摔落在了地上。

    而与此同时未来也摇晃了几下,貌似也要摔倒的样子。

    幸好一旁的白立刻扶住了她。

    隐藏在肩头衣服下的封印术式亮起,蛞蝓的通灵自主的解除,而未来的脸上瞬间写满了疲惫——先是使用了须佐能乎,随后又是终极幻术别天神,对于未来这种年纪的非宇智波忍者来说,造成的负担可想而知。

    “这个术用在这里,似乎有些浪费了吧……”未来有些虚弱的低语着,以至于白把耳朵贴近才能听到她究竟说了什么。

    不怪她这么想,以别天神的cd时间,这次用过之后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重新恢复了。

    但白和君麻吕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唯一能确定的是未来凭着写轮眼赢了战斗,可目前这种状况是凭写轮眼的幻术能做到的事情么?

    让敌人死对方就自杀了?这是何等恐怖的瞳力。

    “抱歉,以我的能力,必须贴近到这种距离才能释放这个术……”未来似乎注意到了白为了帮她进行防御受了伤,所以在这个时候她还能表达出自己的歉意。

    但她的声音到了最后,已经微不可查了。

    “睡着了……”白说道。

    稍微检查了一下未来的状况之后,他明显松了口气。白并没有因为未来失去意识的现状就自乱阵脚,简单的判断一下的话就应该能够明白,这应该是使用写轮眼引发的精神负担造成的结果,不是过于严重的事情。

    白让自己的身体微微曲起,这样未来的脑袋刚好能够搁在他的肩膀上。

    “是睡着了,还是晕倒了?”君麻吕反问。

    这有什么好计较的,实际上疲惫造成的结果说是睡着也好、晕倒也好,都是差不多的意思。

    “总之,我们要尽快和羽衣大人汇合。”

    白借助刚刚这个姿势把未来背了起来,一边重新恢复移动,一边对着君麻吕说道。

    君麻吕点了点头,接下来该怎么做需要羽衣来进行判断。他们二人则需要在大量的雨隐忍者重新围上来之前脱离这里。

    在没了须佐能乎同时还要反过来守护未来的情况下,他们不可能对付的了太多的敌人,陷入重围的话是取死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