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归类一下混主角的各个角色,以以批判的眼光看的话,大致可以划分为诸如此类的种种:圣母婊、神经质、打脸狂、杀人鬼、中二病……

    但是无论如何,很难讲有人是为了中二而中二的,每一个中二病都有一颗伤痕累累的心……虽然时不时有后遗症复发,但羽衣自诩为早就从中二里面毕业了,可是以“前辈”的眼光来看的话,他坚定的认为自己对面站着的人就是个高等级的中二患者。

    因为立场的不同,对于某些事实的判断也会得到截然相反的态度,站在长门的立场上,或者了解到其人从过去到现在的种种之后,未免也会让人觉得他是个可怜人,如果再深入了解一下的话,就会知道他是从出生就被人一直摆布的人偶而已。

    但羽衣绝不会这么想,人总归是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的。

    但凡是活到一定岁数的人,谁还没点可悲的过去?羽衣要的既不是忏悔,也不是救赎,更不是原谅,发生的过去总归是无法修正的现实,所以……

    他只要他死,仅此而已。

    “总的来说……还算比较有创意。”是该说出乎意料还算该说在意料之中?总之羽衣的态度此时相当的平静,既然来到了这里,他并不着急也不焦急了,甚至他还能夸一夸现在这个样子的长门。

    没有谁会是个傻子,在明知道有强敌会早晚找上门的情况下,这么多年过去以后长门当然不会“坐以待毙”,能有相应的准备的话才是更为合理的状况。

    虽然身上插满了黑棒,长门将自己化为佩恩类似的存在,但他当然不会是尸体,到此时此刻,他还活的好好地。

    很早之前,长门曾经受过相当大的损伤,从那时起他自身就失去了行动能力。

    当年面对着半藏和团藏的联合绞杀,在亲密友好三人组中的小南被抓住的情况下,长门先是被胁迫亲手杀死弥彦,之后为了救小南他的双足被起爆符炸伤,在被逼到绝路之后,长门终于彻底的觉醒了轮回眼的力量,强制把十尾的躯壳“外道魔像”从月球的封印之中通灵了出来。

    而后借由魔像和轮回眼的力量一举击退了敌人……但强制使用这种力量的代价就是外道魔像与长门之间强行建立了联系,源自魔像的黑棒刺入了长门的体内,自此以后他背负起了罪恶的十字架,身体彻底的失去了自由活动的能力。所以长门才会创造了佩恩,战斗的时候借由这六具尸体傀儡代替他自身行动。

    因为各自持有轮回眼的力量,佩恩几乎是无往不利的,但是多年前同羽衣的战斗经历让长门明白了在对付他这样的敌人的时候,分散轮回眼的力量,而后再彼此配合的方式是无法取胜的。

    再加上没有了弥彦之后,佩恩对长门来说也就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的意义,因此,最终他对自己进行了裴恩化的改造,以黑棒接受查克拉的控制的方式代替神经反射,使自己重新获得了自由行动的能力。

    这个时候说他是一个傀儡的话也没什么错,而唯一的不通电在于他自身能够使用轮回眼的全部力量。

    不过哪怕是这样,此时站着羽衣面前的长门的身体状况也不能说有多好。

    “看来就算我不出手,你的身体状况也撑不了多久。”羽衣说道。

    身体状况先不说,漩涡一族的查克拉水平和状态很简单的就可以从他们的某个外貌特征之中看出来——头发的颜色。

    比如,漩涡未来有一头鲜红的长发,那说明她的状态绝佳,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查克拉水平还会一起增长下去,但长门呢?他的红发似乎正处在褪色的过程中了。

    “在完成我的理想之前,我是不会死的,如果你担心这个的话,还不如担心一下你那三位年轻的同伴们的状况。”长门的语气里充满了冷慕,那双奇特的眼睛之中同样也带着平静。

    或者说是自信才对,能赢羽衣的自信。

    那种xxxxxxl码的查克拉巨人侵入了村子,长门当然不可能视而不见,但除了羽衣之外,对方不足为虑,小南已经去解决他们了。

    似乎是为了回应长门的话,突然之间,更为激烈的爆炸声从远处传了过来,那爆炸带着特殊的节奏,且似乎能生生不息下去。

    小南的攻击,开始了。

    但羽衣却并不担心什么,因为第六班的三人组从一开始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在动手之前,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执着于尾兽?又对无法复活的七尾做了什么?”

    言语的交锋似乎没有任何的意义,但是在最后一刻,长门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首先,这是两个问题,其次,至于它们的答案……你猜?”羽衣完全没有回答这两个问题的义务。

    最初的时候,他对尾兽动手,只不过是想把晓一步一步的闭上绝路而已,尾兽是他们实现目的的关键,正因为这样,在看到尾兽一只只的死去的时候,他们承受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那种绝望感和恐惧感大概能让羽衣得到稍稍的满足。

    但是羽衣终究还是小看了这群人,七尾之后,晓没有丝毫崩溃的迹象,他们依然执着于自己的计划,甚至还加快了进度,这种决心毫无疑问的让羽衣最初的计划泡汤了,这也是他本次选择“直捣黄龙”的原因之一。

    “果然,目标相悖的人之间,万分之一的了解和理解都不会有……”长门问这个问题之前,估计就能够想象到羽衣的答案了。

    羽衣的右手搭在了身后的刀柄上,长门则向着他伸出了一根手臂。

    骑士抬起了长枪,巫师手握着魔杖,士兵的弩机上膛,武士的太刀擦亮。

    死神的锁链,搭在了谁的脖子上?

    “神……”

    长门习惯性的就要用早就用习惯了的招式,并且习惯性的嘴里就要说出那四个字。

    然而,闪着雷光的长刀就像是被巨弩投射出的雷矢一样,直接刺穿了他摆在前面的手掌,巨大的冲击力和惯性直接把他的这条手臂由身前甩到身后,甚至那力量连带着他的身体都转了半圈。

    等他再重新摆正身体的方向的时候,羽衣已经冲到眼前了。

    那种速度下,羽衣自身也带着极大的冲击力,之见他脚一踏地,整个身体就脚上头下倒悬了起来,在他越过长门头顶的风驰电掣之间,伸手直接抓住了长门的肩头,而后借助惯性和反旋,他的双脚再次落地,而后他的身体已经蓄起巨大的能量,单臂发力,这就是一个背投。

    还是应该说……爆投?

    “轰!”

    一瞬间烟尘四起,长门的身体就像是被发射出去的炮弹一样,直接砸进了一栋高塔的中部。

    神什么神,神经病吧,还来?

    这一招羽衣早就受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