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他来了。”

    羽衣的侵入虽然是骤然而至,但是长门却并不觉得意外,因为他大概早就明白会有这么一天的到來,但是真的当对方明目张胆的侵入雨隐的时候,他能够说出来的也就仅仅是这三个字而已。

    除此之外,有什么好说的?从最初开始双方就存在着根本性的矛盾,如果十多年前长门放弃九尾的话,那这种矛盾才会消失于无形,假使一直以来羽衣一直半点都不在意玖辛奈的话,这种矛盾才会彻底的不存在。

    但是现实之中既没有这种如果,也没有这种假使,所以这现状就简单了,无非是死与生的问题。

    “对方的时机抓的有点太准了……”小南的话只说了一半,但长门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以此时的状况,她当然会有所怀疑。

    明明是针对对方布的局,但此时却似乎有一种作茧自缚的感觉,白夜叉趁着己方战力不在的时候选择了侵入雨隐……仅仅是偶然么?

    说偶然难以让人接受吧,还有,他是怎么知道晓是藏在雨隐的,明面上此时雨隐的首领应该还是半神半藏才是。

    长门沉默,片刻之后才开口说道,“走吧,我们去招呼一下客人。”

    他并没有对小南的怀疑发表意见,现在还是处理羽衣的入侵更加要紧,就算是晓之中有人不慎或者故意泄露了情报,那也是这场战斗结束之后才能处理的问题了。

    “太快了……”小南说道,既然羽衣已经来到了这里,那就说明虽然他被“饵料”吸引了但却迅速的把对方吞进了腹中,也就是赤砂之蝎和迪达拉已经凶多吉少了。

    “长门,这里我们还是暂时退避一下为好。”

    这并不是说小南就怕了羽衣,而是此时她觉得并没有必须要作战的理由,雨隐此时的主战力只有她和长门两人而已,己方的战力完全无法全力发挥出来。

    但长门却不这么想,他摇了摇头,“这实际上是一个解决白夜叉的隐患的很好的机会……”

    “彻底的解决这个麻烦,是我们迟早都要去做的事情。”

    “可是……”

    “我已经决定了!”

    在发现入侵者是羽衣的时候,长门就已经做出决定借此次机会彻底的解决这个隐患,他已经厌倦了先前的那种捉迷藏了,再放任此人活动的话,尾兽可能会继续损失下去……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的,但他真的阻止了尾兽的复活。

    而且反正早晚要解决他,现在对方主动送上门来的话,比去四处寻找他然而再伺机下手要好一些……长门是这样判断问题的。

    “……我知道了,我跟你一起行动。”既然长门这么说了,小南也无法再进行反驳,实际上不管长门要做什么,她只想陪在身边而已,甚至不管下一步是实现理想的光明还是彻底失败的灰暗,对她来说都无所谓。

    只要能陪在长门身边的话。

    “不,你负责解决其他的入侵者,千万不要接近白夜叉。”没想到长门却如此说道。

    “为什么?这个时候还要分散力量么?”小南不理解长门的决定,这个时候以二对一才是最为正确的决定。

    “因为太过危险了,你不会是他的对手,两人参战也于事无补……目前这个状态的我,不会有什么问题的。”长门说道。

    他只是在担心以小南的实力,在接近羽衣之后可能很快就会遭遇不测而已。

    自信他还是有的,毕竟现在的他已经取回了自己全部的力量,但是哪怕这样他同样无法在与羽衣交战的过程之中保证小南的安全。

    “……我知道了,解决掉其他人之后,我会很快跟你汇合的。”说完这一句之后,小南化作了千叠纸片,接着从长门眼前消失了。

    …………

    雨隐像是一个建立在水面上的村子,此时羽衣就这样踩在水面上,一步一步的在这个彻底的陷入了混乱的村子里四下寻觅着。

    虽然不知道这个村子是否有着跟木叶相类似的应对机制,但按一般情况进行考量的话,村子在遭到入侵的时候,简单的说肯定会有一部分忍者直接迎敌、一部分忍者进行平民的保护和疏散的,甚至后者的优先级和重要程度应该重于前者才对。

    或许正是因为这种疏散工作,此时直接出现在羽衣眼前的敌人并不多,至于负责迎战的敌人,大部分应该都被第六班的三人组吸引了,毕竟相比于单独行动的羽衣,那边的三人组动静更大一些。

    现在的未来,不管碰到谁理论上都应该是无敌的——不是因为须佐能乎,而是因为那是宇智波止水的万花筒写轮眼。

    杂兵有杂兵的对付方式,高玩有高玩的对付方式,羽衣并不太担心那边。

    时不时的有隆隆的响动从远处传到羽衣的耳朵之中,那是须佐能乎在大肆破坏,同时还有爆炸声、通灵兽的嘶吼声为之伴奏,大概是君麻吕和白使用了通灵之术,此时那几只巨大的通灵兽在雨隐肆虐着,各种声音交相呼应……这是战争奏响的代表着死亡的奏鸣曲。

    然后,羽衣就这样看似漫无目的的走着的时候,终于在村子里一个相当偏僻的地方停了下来。

    以他的态度来看,总觉得相当有目的性,总觉得对这里比木叶还熟悉一样……哪怕不熟悉,大概他也已经无数次想象过此情此景了。

    有人站在了羽衣的前面,似乎早已在此等待一般。

    仅仅只有一个人而已。

    “好久不见,看来这些年你很不错。”羽衣以极其平静的语气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就像是老朋友之间的问候一样——可能此时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脸上究竟是什么样的表情。

    但是从第三者的视角看的话……他在笑,笑的要多亲善有多亲善。

    “你好像并不觉得吃惊?”长门问道。

    “吃惊?”

    “喔,你是说你放弃了那几个人偶,终于亲自登场了么?这没什么好吃惊的,毕竟我早就发现了这件事,你也应该早就发现了我早就发现了这件事。”没有那六个人偶了,羽衣倒是乐见其成,毕竟长门直接出现的话,他不要再费时间进行第二次寻找了。

    长门右手握拳,平伸出手臂,接着左手一拉,整条手臂就那么从外套之中显露了出来。

    “我不是放弃了人偶,而是把自己制作成了人偶。”

    只见,那手臂上密密麻麻的插满了黑棒。

    这大概就是长门能够自主活动的原因,也是他要战胜一切的“决心”。

    因为只有在长门自己身上,才能再次让“六道合一”成为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