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人类在有些时候确实堪比作一种相当精密的“机械”,但更多的时候这种精密往往是被局限在某一个专业或领域内的,至于其他的方面?那不在这种“专精”的使用范围内,所以一旦碰上容错率极低的状况,失败往往就发生了.

    忍者更是如此。视个人才能和学习的程度,不同的忍者有着不同的擅长领域。有的忍者可能适合正面作战,有的则适合侦查和渗透。对忍者来说,实际上“均衡”比“专精”要更难一些,因此才有介于中忍与上忍之间的“特别上忍”这一级别的存在。

    所以,绝可以在无人得知的状况下悄无声息的潜入木叶这没什么奇怪的,他自身就是有着这方面的能力;可相对的,在这么“简单”的就进入了守备严密的大忍村之后,他情急之下顺手就拿起了长鼻子面具也实属正常。

    一时激动还是一时大意?或者两方面都有?可关键点在于谁能想到这么个破败的神社内还藏着一个大当量的触发式炸弹?

    这等于一个卡卡西在这里自爆了,谁受的了。

    以n久以前羽衣的思路,大概觉得反正这个神社平时也绝不会有人随便进来,又加上死神面具是解开尸鬼封尽的唯一钥匙,这两种情况综合作用下,他的脑子一抽,于是弄了个假货然后塞了一大堆起爆符在里面。

    当年只不过是随手之举而已,但谁能想得到时隔多年之后它真的炸了。

    “这里是……我记得应该是漩涡一族的神社吧?”

    可能是因为祖母的关系,纲手明显的对于漩涡一族的神社留有印象。

    因为之前发生的大蛇丸侵入事件,此时木叶格外警惕,所以在爆炸发生之后,包括纲手在内的大量忍者已经迅速的来到了这里。

    在暗部先行探查而后表示没有了危险之后,纲手才被准许进入……虽然她本人对这一套不以为意,但是“火影”这个身份使她在大多数时候必须遵照这种安全流程。

    “是漩涡一族的纳面堂。”

    不过更为准确的说法是,这里“曾经”是漩涡的纳面堂,现在这被炸的样子,已经是“纳面堂无惨”了。

    羽衣一边说着,一边从地面上捡起了一个已经碎了一半的面具,他在自己的脸上稍微比了一下……这面具只能遮住他的下半张脸,面具整个鼻梁以上的结构都已经被炸没了。

    明显是不能使用的东西了,羽衣摇着头把面具扔回了地上。

    环视一周之后可以发现还保持完好的面具已经没有几个了……漩涡一族不知道保留了多久、甚至在被灭国以后还不惜转移到木叶的一屋子“收藏品”,就这么被炸光了。

    就冲这种糟践东西的劲头,有时候也不得不佩服一下羽衣。

    “纳面堂的话,收藏的应该仅仅是面具吧,那么为什么这里会发生爆炸?”

    恩,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问题。

    且纲手问的很有针对性,因为她总觉得羽衣会知道点什么。

    老女人的第六感,真的是一种相当恐怖的东西……羽衣暗中腹疑。

    “咳,我要是说有那么一只面具,一直冷眼旁观的观测着世界,此时却因为再也忍受不了残酷的现实,终于以悲观主义的大悲恸和决绝的态度选择了原地爆炸,你信吗?”

    纲手没有说话,她以眼神在回应羽衣,那视线里的意思仿佛在反问:你觉得我二缺么?

    她不二也不缺,所以她不信。

    “实际上,爆炸的理由应该是比较明确的,因为在很久以前我在这里塞了一捆起爆符,没想到那东西的保质期这么长。”羽衣终于换上了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

    纲手:“……”

    她的直觉果然是对的,这件事还是和羽衣有关,这让她产生了一种叹气的冲动。

    这个时候、站在火影的立场上,纲手终于有点理解了三代目每次见到羽衣的时候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心情了,也理解了三代目为什么专门留下了一份叫做“白夜叉使用守则”的绝密文件了。

    当然了,羽衣也不是因为闲着蛋疼才在这里设置了爆炸陷阱,他这么做自然有着自己的理由,“要说这件事的因由的话,还是和多年以前的九尾事件有关,当时四代火影对九尾使用的封印术‘尸鬼封尽’虽然可以视作一种‘绝对的封印’,但它却有着一把能够解开的钥匙……”

    羽衣将其中的因由向着纲手进行了讲述,尸鬼封尽能将全部一切都封印到死神的肚子里,这应该是无解的,可纳面堂里的死神面具却是刨开死神肚子的钥匙。

    “所以为了防止有心人召唤四代目,在九尾事件过去没多久之后,我就拿走了那个面具。”

    羽衣当年那么干主要的警惕对象其实是大蛇丸,以后者有事没事就要研究个禁术的探求心来说,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开始上手尸鬼封尽了。

    但到了现在那些起爆符才爆……此时羽衣觉得这应该是意外的情况居多吧?或许他的机关已经“年久失修”了。

    “所以也不用过于担心了,或许是一只老鼠不小心把那个面具蹭掉了也不一定。”

    要不是发生了爆炸的话,这件事羽衣自己早就忘了,指不定什么时候他重新来到这里以后,一看之下,“咦,这个天狗面具还挺有趣”,然后他自己给拿了起来……

    可如果这事真的是“老鼠”干的话,那它绝对是有史以来殉葬品最丰富的老鼠了,一堆起爆符外加漩涡一族的大量收藏……

    “很遗憾,羽衣,事情没有你说的这么简单。”羽衣刚刚给出了自己的假说,结果自来也大叔立刻就来打脸了。

    刚刚他正在和几位暗部一起在这里实地勘察,然后就从一堆废墟里扒拉出了一只惨白的手来。

    “这种东西大概不是漩涡的收藏品吧?”

    漩涡一族还蛮正常的,确实不会有这么其他的爱好。羽衣扫了一眼那只手,就冲这个新鲜度,那也得是刚刚才被切下来的东西。

    他的神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事情还真的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反而向着糟糕的方向发展了……按照他的判断和经验,这种苍白而没有血色的手臂应该是属于白绝的吧?

    也就是白绝侵入了这里?

    通过这一点发现,羽衣似乎可以判断晓并没有放弃尾兽的收集计划,甚至相反的他们的进度更加紧迫、方法手段更加多样了。

    这样的话,那羽衣自身的行动是不是也应该更加积极一些了?

    …………

    至于绝,在挨了那一发之后自然就迅速的退出木叶了。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虽然从尸鬼封尽之中获取另外半边九尾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但比起从羽衣的看护下直接抢夺,无疑是一种更有可行性的方法,可惜此行他们注定无功而返。

    而且更重要的是,此时白绝的本体已经被炸了个半死;半边芦荟都没了的现在,绝就算继续留下来也只能是送菜的行为了。

    况且白绝的另外半身还挺担心他的,毕竟说好要一起旅行,是黑绝如今唯一坚持的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