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铁之国应该算是忍者势力的真空地带,在这种情况下,这里几乎可以被确定为处在晓的监视范围之外,所以相比于发生在一位守鹤身上的事情,羽衣与九尾之间的战斗、乃至九尾已经扑街的事实被晓发现的机率则要渺茫的多。

    或许等他们搞清楚了九尾的问题,又不知道需要过去多久了。

    好在到了此时晓的计划已经有所变更了。

    “你的意思是,七尾、一尾、九尾都已经被解决了?可‘解决’究竟又是什么意思?”火影办公室内,纲手正一脸惊异的对着羽衣问道。

    但凡跟羽衣相处的事件久了的人,有时候是很容易get到他话里的重点,此时显然他话里所说的“解决”,大概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解决。

    在寻常意义上,尾兽被认为是不可能杀死的查克拉聚合体。

    而在另外一个寻常意义上,羽衣他就从来不走寻常路……所以,两相结合一下,纲手不禁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而这个想法的方向无疑是正确的,羽衣的行为总是那么的出人意料、然后他特总让人“不知所措”。

    在干什么事之前,他总不和别人商量有没有?甚至干完了他能告诉你一声就不错了!毕竟绝大多数时候他是什么都不说的。

    比如七尾,这都扑街很久了好么,丫的现在他才说对方活不过来了,这可让永远在等待的泷隐怎么办?

    “意思就是这几只尾兽已经被我杀死了,而且永远也无法再度复生了。”羽衣用波澜不惊的语气在一定意义上证实了纲手的猜想。

    “你的意思是说九只尾兽之中的三只,已经被‘彻底’的抹消了?”

    这件事不只是纲手第一次听说,自来也同样也闻所未闻……羽衣的小秘密藏的还是比较结实的。

    “并不确切,实际上我做不到那种彻底的程度,不过说它们已经死了也没错。尾兽本身就是查克拉聚合体,你们可以简单的理解为我让他们那庞大的查克拉分散开来之后再也无法聚合了,所以那几只尾兽无法在显形,而它们的查克拉在无法聚合的前提下,自然无法相互支持和循环,所以随着时间日久,肯定会渐渐消散的。”羽衣解释道。

    按照他的说法,此时三只尾兽的查克拉不是消失了,而是正在满世界的做布朗运动呢。

    纲手和自来也相视一眼,虽然羽衣把这件事描述的很简单,但事实上真是如此么?当拍尾兽是拍黄瓜呢,碎了就是碎了?

    “哪怕仅是阻止尾兽查克拉的聚合,也应该被视作是足够复杂的工程,那并不是凭借一个忍术或者封印术就能够完成的事情,所以你是怎么做到的?”纲手颇为严肃的对着羽衣问道。

    能够永久的拆解尾兽查克拉的忍术或者封印术,纲手没见过、没听说过、甚至一点头绪都没有,如果羽衣真的能做到那一点的话,她当然会觉得好奇。

    “这是我的特殊能力……实际上,我能够使用瞳术,能消灭尾兽可以当做是我的天生瞳术的一种吧。”羽衣说这话的时候还有点腼腆。

    毕竟他也觉得貌似自己太能扯淡了。

    果然,听他这么说纲手立刻咋了一下舌,这货从来不把一件事情从头就说个彻底的么,他的天生能力不是超高的雷遁亲和性么,什么时候又换成瞳术了?

    是不是每次都需要换个花样?

    纲手并没有见过羽衣的直死之魔眼,见到直死之后扑街的人很多、活下来的也不在少数,但纲手不在其列。

    或者说见过羽衣复数次开眼还活着的非“自己人”,似乎只有蛇叔一个?

    “怎么做到的这一点姑且不论,”自来也选择了在暂时相信羽衣说法的基础上进行提问,“那你估计多长时间尾兽的查克拉才能消散掉?”

    这个问题问的很有意义,但是羽衣果断摇头……因为他压根也不知道,之前也没有尾兽消散过的啊,羽衣又没有经验,一切只能靠着预估而已。

    “这个我不得而知,不过,想来这个期限应该会在尾兽的平均复活周期以上。”

    这话虽然是百分之百的事实,但实际上还是有点废话的嫌疑——如果在复活周期以内尾兽的查克拉就会消散的话,那它们还复活个圈圈,直接不就消散死了?

    不过,哪怕是凭着这样极其粗略的估计,也可以发现尾兽查克拉的消散需要数年以上的时间,且只会更久、不会更短。

    虽然此时纲手和自来也都在探求尾兽彻底消亡的可能性,但实际上还有一个更通俗性的问题需要他们想一想。

    至于他们为什么没有说这个话题,那不是因为他们没想,而是因为压根想不出答案来……

    木叶要是没了九尾,对村子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谁特么的知道。

    在三代目的时代,把九尾乃至鸣人这个人柱力当做核弹保护着、戒备着,现在刚刚换上纲手,结果羽衣就客串了一把拆弹专家?

    纲手瞥了一眼羽衣……你还真是棒棒哒。

    人柱力可以成为一村强大的战力,这是毋庸置疑的,可在羽衣等人存在的此时,似乎木叶不需要那样的战力,那如此的话九尾就单纯的只是一颗定时炸弹而已,它的必要性在一定时间内被大大削弱了。

    可问题在于因为“不死属性”,九尾本来可以作为木叶的“传村神兽”一代一代的传递下去的,但羽衣就算再强,他最多才能活多少年?

    人类的寿命总归是有限的,所以这个问题真的不好权衡。

    “还有一件事,既然被抽出了九尾,那鸣人为什么毫发无损?”自来也又问道,按理来说被抽出尾兽的人柱力的结局只有死亡一个才对,但鸣人依然活蹦乱跳。

    羽衣:“……”

    ……这就是他不愿意跟这群人把事实讲出来的原因,他们的问题会一个接着一个。

    “千代是怎么将砂隐的我爱罗复活的?我只不过使用了她的方法而已。”没奈何,羽衣还得继续解释下去。

    先前的时候,他已经把上次出行的全过程对这两人讲过一遍了,其中千代自然是重点阐述对象,不过大蛇丸的存在他稍作了隐瞒。

    “可是你不是说那种复苏之术需要以一个人的生命为代价吗?”自来也追问。

    “当然代价是有的,可同样的有人替我偿付了这个代价。”

    羽衣心说,你再问我一句?再问我就把蛇叔给供出来。

    可这个时候,纲手又突然开口了,“如果有三只尾兽无法复活的话,那不就意味着晓的尾兽收集计划无法完成了?”

    貌似是这样的,但是羽衣总有一种直觉,似乎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晓会放弃他们的行动么?

    不可能的吧。

    他刚想张口说明一下,没想到突发事件又来了。

    在木叶的某个地方,传出了一声猛烈的爆炸声……

    这又是怎么了?

    纲手心里那叫一个苦啊,为什么她刚刚当上火影就似乎有点诸事不顺起来了?

    羽衣甚至举起了双手,表示这次的事情真的跟他没有关系了,他可以保证这一点,毕竟此时他人就在这里,想搞事也是分身乏术的。

    但是……谁要是真的信了他的保证才是见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