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最近的木叶可谓又是大事不断,先是在中忍考试期间爆发的入侵事件和乱斗,接下来又是五代目火影的就职仪式在前、三代目火影的葬礼在后……纲手以最高的仪式安葬自己的老师,而后木叶以极其平稳的过度,完成了最高权力的交接。

    这种“平稳”是多方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首先一是因为三代目火影在生前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安排,他已经让纲手做过一段时间的见习火影了;二是因为纲手自身有着压服木叶各方威望,她可是出身千手一族的初代孙女、三代弟子,同时还是三忍之一的蛞蝓公主,继任火影自然是众望所归,三是因为能够给这件事明里暗里造成最大阻碍的人已经跟三代目共同牺牲了……算是英雄且英勇。

    如果木叶有着“人物解密”这类工作的话,大概因为这最后的一次“被动”之举,团藏的评价会大大上升,为村子而牺牲这大概是他一生之中最值得称道的一件事情了。

    任何忍者能做到这种事的话,都是值得称道的,哪怕他是团藏。

    等羽衣和鸣人返回木叶的时候,所有的大事已经基本上平定下来了,由始至终也只是经过了大概十天而已。

    木叶已经适应了新的火影,并且一切工作都有条不紊的重新走上了正轨。

    之前大蛇丸造成的那些破坏也在逐渐的修复之中,过不了多久一切都会被彻底抚平的。

    此时羽衣站在三代火影的墓碑前面,不过他正在凭吊什么?说实话他自己都不太清楚。

    两个人的相处时间并不能代表相互之间对于彼此的重要程度,但这确实有着一定的联系。很多事上羽衣并不能免俗,或者说除了“偶尔”搞事之外{注意关键词},他跟最普通的一般人也没什么区别。

    对三代目这件事,他不可能彻底的无动于衷。

    更何况虽然一切都是三代目自己的决定,但羽衣也在其中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所以后果和责任他也需要承担一部分。

    虽然并不会有人追究和苛责他。

    “有时候,有些错位让我有一种是自己杀了三代目的感觉……除了大蛇丸还活着之外,一切都走上了三代目生前的设想和计划,但……这就是所谓的有意义吗?”

    “有跟生命等价的意义吗?”

    羽衣突然开口问道,他这并不是精神错乱的自言自语。

    这里有可以回答他问题的人。

    “对于一个忍者来说,死亡是随时都能发生的事情,它充满了突发性、偶然性乃至……寻常性,所以对我们,死总是不可避免的。”

    “可如果能够选择自己死亡的方式,那最好不过了,因为如果在有意义和无意义之间进行选择的话,自然前者才是必选。”

    “对于有着‘影’这种身份的忍者来说,更是如此。可‘有意义’永远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或许对于三十岁的三代目来说,这样做的话意义不大,但对于七十岁的三代目来说,这大概是他自身实现最后价值的最佳选择了……”

    “猿飞老师的牺牲,或者我比你有着更深刻的理解,毕竟不久以后我也会到他那样的年纪了……所以,比较一下的话,当年水门的事情才会让人觉得那么遗憾。”

    能在这个时候第一时间来到这里并且做出这样的说明的人,大概也就只有自来也了。

    羽衣没有回头,他只是背对着自来也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实际上刚刚他的话也不过是一时的感慨而已,并不需要这样的劝慰。

    自我劝服比他人的劝慰更加根本且重要。

    “村子内部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纲手真的成为五代目,而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只剩下了一个……”

    “现在木叶面临的最重要问题应该是怎么处理与砂隐之间的关系了,所幸的是双方都比较克制,不过……千代已经死去是消息是事实么?”稍微沉默了一段时间之后,自来也开口又问道。

    这个问题还算重大,所以他需要向羽衣证实一下。

    羽衣离开村子的行动,最初是为了守鹤,后来他跟自来也的说法是要主动去追踪千代,因为那个时候他隐隐有一种感觉,好像对方能够使用特殊方式救回我爱罗的一样……后来这种事情果然发生了。

    再后来他又找到了鸣人,而这个时候说法又变成了去捕捉蛇叔了。

    最终他虽然去追上了蛇叔,可实际上的目的却是为了解决鸣人身上的九尾……当谎言已经成为一种习惯,那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

    “确实如此,千代的死亡是我亲眼见到的事实。”以羽衣当时看到的状况而言,千代确实已经死了。

    “那也就是说在中忍考试期间,砂隐接连损失了四代风影和顾问千代……”自来也稍作思量,然后接着说道,“这样的话,对方的高端战力已经承受了相当程度的损失,更重要的是风影的突然失去会让砂隐陷入一定程度的混乱,在有三代风影前车之鉴的情况下,想来砂隐也不会在现在借机向木叶发难了。”

    自来也的这种判断没什么问题,虽然木叶这边也同样失去了火影,但是对比一下双方之间的实力差的话,砂隐大概不会做出什么不智的举动。

    “本来他们就没有什么战争的借口,四代风影是大蛇丸杀的、木叶与砂隐的争端是大蛇丸利用双方之间的不信任挑起的,这件事上我们同样是受害者……总之把全部的责任都推到大蛇丸的身上就好了。”

    好吧,羽衣的最后一句话说出了本心。

    虽然本次的搞事是大蛇丸起的头,但是从过程上来说他不应该承担全部责任。

    不过让他背锅也没什么错,只要把这件事全都归咎于他,那木叶和砂隐就都有了台阶可下,而和平解决事端的可能性也就更大了。

    反正大蛇丸是流浪老光棍一个,多在他身上加点恶名也没什么关系,大概连他自己都不在意这种问题……不管在意不在意,羽衣就当人家不在意了。

    所以……大蛇丸究竟招谁惹谁了,要被扣上满头黑锅?

    如果责任相互归咎的话,在双方都失去了现任的“影”的前提下,木叶和砂隐必然要打起来不可,但好在有了大蛇丸。

    大蛇丸是大家的大蛇丸,他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刚刚好,且在不久前在中忍考试之中他确实搞了事,所以责任不是他的还能是谁的?

    千错万错都是阿丸的错,这件事上砂隐只能打着哈哈应付过去,否则的话,难道要跟木叶硬怼么?

    所以大蛇丸还能怎么样?别人的说的话,随便听一听、自己做决定吧,只能在周末晚上,放弃所有的逻辑,委屈窝在沙发里……

    而实际上这事都不用羽衣都建议,木叶和砂隐目前就是这么干的……大忍村流氓起来,可比羽衣要流氓多了。

    “纲手大人呢,接下来我把此行详细的过程跟你们说明一下吧。”

    砂隐的问题不只在于损失了千代和风影,更在于永远的失去了守鹤,但可能出于种种顾虑,这件事他们没有向木叶做出说明。

    这是理所当然的,毕竟砂隐要是贴过来很热情的高速木叶守鹤没了那才显得奇怪……更何况,守鹤究竟是怎么消失的,他们还没搞清楚呢。

    同样的,木叶在没了九尾之后,羽衣也需要向五代目说明一下。

    “纲手当然在办公室,虽然她看起来不太情愿……”自来也说道。

    要让纲手一直呆在火影办公室,以她的性格来说,能够想象到会相当的为难和不适应,特别是在最开始的适应阶段。

    搞不好她会时常罢工……不过好在有大保姆静音一直敦促她。

    羽衣和自来也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准备从这里离去。

    但羽衣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事情,他还有什么必要的事情还没有做出说明吗?可总是想不起来的话,应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

    好在自来也给他提了个醒。

    “对了,从中忍考试以后,宇智波一族的末裔、第七班的宇智波佐助就消失了,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羽衣一愣:

    喔,还有这么回事来着。

    好吧,这个最后的宇智波貌似应该是一个重要角色,但似乎他对羽衣的目的不会造成什么干扰,所以那不是白夜叉同学需要重点关注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