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火影忍者

作者:红叶知玄

    “凯,你这家伙……不管如何,这种招式也应该教给他们这种年纪的忍者吧?”卡卡西对着迈特凯说道,而且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神色里透露出了极大的不解,凯不应该是这种拔苗助长的人才对。 .

    卡卡西的意思当然不是说不应该把八门遁甲教给洛克李,而是不应该教到现在的这种程度,毕竟这位小朋友现在可是连开了四门。

    如果小李开到八门遁甲的第三门生门的话,卡卡西是不会有现在这种态度的,因为前三门虽然同样会对施术者造成不小的身体负担,但是从各种意义上来讲,还是处在八门遁甲的安全区的。

    可是第四门伤门不一样,伤门之所以被称之为伤门,那是因为这一门之后,使用者的身体能力会在极限的基础上进一步得到加强,力量、速度和杀伤力都会再次得当相当程度的提升,从这一门开始,八门遁甲才是真正的八门遁甲,但是在这些“提升”都是以使用者身体的损伤为代价的。

    维持术的时间越久,它造成的伤害越大。

    从此时开始,无论是对敌人还是对使用者自身而言,八门遁甲都成为了极其危险的术。

    现在小李的身体周围充盈、甚至更应该说是激烈的奔腾着剧烈的查克拉,同时他的肤色因为查克拉的高速流动和身体的极限活性化开始变得发暗,但是眼球却炽白一片……无论怎么看,这都应该是算作一种非正常的状态,八门遁甲产生的这种变化,是施术者的身体无法完全适应这种状态带来的反应。

    正因为有这样的负面效果,所以卡卡西对于凯说话时的语气里才带上了轻微的指责,因为这种风险和负担,怎么看都是对学生的不负责。

    但是这种指责是不应该成立的,相比于卡卡西,羽衣对凯的做法就不会多说什么,因为他并不了解其中的具体情况,所以不会简单的做出是与否的评价。

    这个就类似于从很小开始他就对未来和鸣人进行了雷遁的刺激一样,不明白的人看到的话肯定只会觉得他在虐童而言。

    只有羽衣自己才知道不是这样的。

    “卡卡西你看着就是了,我这么做,自然有这么做的理由。”一向逗逼的凯此时却换上了很严肃的态度对卡卡西进行了回应。

    凯当然也明白八门遁甲不应该过早的教给小李,因为他个人就有着此类的经历,知道这个术会带来什么样的痛苦,但卡卡西这种指责看似关切实则指责的态度去欠妥当的,因为他压根不会明白体术对于小李这样的忍者意味着什么李只能使用体术,没有体术他就一无所有,所以如果想要成为出众的忍者的话,八门遁甲几乎是他唯一可行的路。

    所以凯的做法是正确的,起码他自己觉得是这样的。卡卡西此时也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态度似乎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于是也就暂时闭嘴了。

    之后再详细的了解一下其中的因由吧。

    …………

    “接下来我的速度会越来越快,招式的威力也跟先前不在一个等级上,请做好迎接的准备。”

    在交战场地之中,小李对着君麻吕说道。

    碰到眼前的这种局面,他可以使用八门遁甲这张底牌来应对,这是小李事先就得到的许诺。

    在考试开始之前凯就曾经告诉过他,一旦在对战之中碰到第六班的成员的话,他可以得到使用禁术的机会,当时小李并不太理解为什么老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毕竟八门遁甲这个术是被严格限定着使用范围的,而仅仅是同村忍者的较量的话,显然不是能使用这个术的状况。

    直到他见识到了君麻吕的实力之后才理解了凯老师话里的意思,对手很强,想赢的话他就不得不全力以赴,于是小李果断的选择了连开四门,以求以最佳状态速战速决。

    而对于小李的提醒,君麻吕只是点了点头表示听到了却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的脸上也难有新的表情变化,但实际上此时他已经高度重视起来了。

    他的速度当然也还可以继续提升,但不可能做到八门遁甲那种地步,以他现在这个状态的话,估计很难在“绝对速度”意义上跟得上小李了。

    可不管八门遁甲强到什么程度,他得先尝试一下才能知道。

    所以面对这种状态的小李,君麻吕非但没有选择避让,而是采取了更加积极的进攻尝试。

    他的背后是刚刚自己造成的极大破坏的墙面,而李在前面正对着他。

    而后,君麻吕就拖着平目鲽向着四门状态的小李直接冲了过去,在进入到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后,他毫不犹豫的挥砍出了一刀。

    这一招的攻击跟以往不同。

    不得不说,直到此时平目鲽在君麻吕的手中用出来之后才有了一种“刀”的感觉,而不再是锤了,因为这一击他的出招迅速且轻盈,很明显这是攻击速度追求大于攻击力度追求的一击,就像是拔刀斩一样。

    用这种笨重的忍具造成这种攻击方式,无疑比一通乱砸要有技巧性和困难的多,但是这样的迅捷一击在命中小李之前,君麻吕突然发现眼前失去了对手的踪迹。

    这一瞬间,君麻吕的感受是“不愧是八门遁甲”,如同小李自己所说的,现在他的速度跟刚刚不可同日而语。

    但他依然能够知道此时小李在什么地方。

    一击不中,君麻吕迅速停步,甚至才挥出一半的招式也被他生生停了下来。急停、变招然后迅速转身,君麻吕向着自己的身后自下而上斩出一击撩击。

    小李此时果然就在他的身后!

    而这样突然而流畅的招式衔接也并非有效,此时君麻吕的攻击在小李的视野中仿佛变慢了一样,他甚至可以从容躲避。

    小李侧移身体,躲过了平目鲽的轨迹,非但如此,接下来他以极高的速度、极大的力量顺着平目鲽的移动方向一脚踢了上去。

    这一刻,君麻吕的重装武器居然脱手而出了。

    平目鲽以斜向上的方向疾旋着飞了起来,然后它的身影在稍微站的靠前一些的卡卡西眼中快速的放大了起来。

    面对着这样的“无妄之灾”,他倒是很淡定的选择了闪身避让,然后此时就成了他侧后方的羽衣首当其冲了。

    你妹的,就不能把它接下来吗?

    羽衣微微踮脚,然后单手向着空中一捞,就把那刀柄握到了自己手中,然后带着巨大冲势的刀身却顺从的在他手中转了个弯,接着随着轰的一声响动,平目鲽就被他直插进了二层的地板上,半个刀身都没入了进去。

    但此时观战的诸位却没人在意羽衣的举动,因为他们都意识到了正是要分胜负的时刻了。

    磕飞了君麻吕的武器之后,小李开始围着他高速旋转,在以两手的绷带对君麻吕的行动作出了一定的限定之后,小李终于使用了极限的攻击招式。

    毫无疑问,他是准备用这一招进行决胜负的:八门遁甲里莲华。

    一般的对手面对这一招的时候只能选择避让,但是避让跟本行不通,因为小李的速度更快,但是令小李乃至凯想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君麻吕根本不闪不避,他居然以单手硬接这一拳,而且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接住了。

    此时君麻吕的手指苍白如骨,紧接着小李发现拳头非但被接了下来,甚至他都无法抽回自己的手臂。

    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君麻吕的双膝、双肩、手肘、乃至最后是掌心,一根根骨刺如刀,就那样生长了出来!

    卸掉了君麻吕的刀绝对不是什么好选择,因为这一刻,他从横冲直撞的狂战士正式专职成了轻灵无比的游骑兵了。

    接下来大家能够欣赏到的,应该可以视作是精灵的剑舞了……

    尸骨脉柳之舞。